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他把手指伸进了下面揉

今天的沈千裘不像上次那样,对邱云芝一点耐心都没有。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他把手指伸进了下面揉

“陪未婚妻逛街,这应该是男人该做的吧?”



人人都清楚沈千裘是一个怎样的男人,有他陪着逛街,又对她言听计从,就感觉像征服了一头野兽。



邱云芝的心情你变得非常好:“该不会是做了亏心事,觉得理亏了,想要挽回什么吧?”



沈千裘淡淡一笑:“你觉得我需要做这些吗?”



“不是就最好,我最讨厌男人所说的什么补偿,早干嘛去了?”



沈千裘没有应她这句话,看看手腕上的表:“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情没有处理。今天的行程就到这里吧,如果你还要逛的话,我可以找人陪你。”



邱云芝罢了罢手:“那就算了吧,别人陪逛街和你陪逛街怎么能一样呢?我这人吧,绝不能将就。”



“那好,我送你回去。”



两人从购物中心离开,邱云芝坐上沈千裘的车,司机把邱云芝送回去,再转头朝盛集团总公司方向开去。



邱云芝并没有直接回家,站在下车的地点看着沈千裘的车消失在大道上。



“大小姐,您不进来吗?”邱家别墅的门卫恭恭敬敬的询问。



邱云芝看了他一眼:“让人备车,我要出去。”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刚刚趁着沈千裘不注意的时候在他车上安装了定位感应器。



她想看看,这男人之后会去哪里。



司机开着车带她一路跟随定位系统前行,发现沈千裘其实根本就没有去公司,只是他去的这个方向是长盛集团那边。但到了之后,他的车还是一直往前开,已经开到了郊区。



系统显示,邱云芝在郊区的一个小区停下。



而此时,姜羽熙刚吃过午饭正在午休,曾阿姨总是在客厅里看电视打发时间。



她跟阿姨的相处模式很奇怪,除了一天三餐之外,她跟阿姨几乎不说话,也不接触。



姜羽熙也从来不会说曾阿姨什么,就导致这两天曾阿姨在她面前反而不那么恭敬,没事的时候就看电视,要么就是玩手机。



昨天这个时候,姜羽熙睡完午觉起来,发现张阿姨根本不在家里。



不过这也好,要是哪天她弄到了公寓开锁密码,把曾阿姨的手机也给顺走,这样就能从这里逃出去了。



刚想到这里,门铃响了。



曾阿姨连忙把电视关上,从那个监控视频里看到了沈千裘,她赶紧去开门。



“先生,您过来了?”



他淡淡嗯了一声,把脱下来的西装搭在沙发上:“她人呢?在做什么?”



曾阿姨毕恭毕敬的:“姜小姐吃过午饭就睡觉了,到现在还没起呢。”



沈千裘没有再说什么,径直朝着姜羽熙所有的房间走去。



外面的谈话声她都听见了,随即响起了敲门声,还有沈千裘跟她说话的声音:“起来开门。”



四个字,完全不带一丝情绪,听起来更像是命令。



姜羽熙深呼吸一口气,这两天他不在,反倒是让她平静了许多,也想了很多。



反抗是无尽的折磨,是从能够得到短暂的温柔,还不如假意顺从。反正之前都已经这么做过了,被沈千裘怀疑也好,怎么样都行,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就当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你还来做什么?好好的去陪你的未婚妻,忙你的工作,我用不着你操心。”



沈千裘面无表情的盯着她,把她上下打量一番:“怎么?来的时候你嫌烦,不来了你也要抱怨?”



“我哪敢啊?身为沈少的地下情人,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种酸醋不能吃。不光不能生气,您来了我还得像皇帝一样把您供起来,小心翼翼的伺候,千万不能惹你生气。”



沈千裘冷笑:“你要是真有这种觉悟,也不至于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说着,他进屋去了。



姜羽熙顺手就把门给关上,而沈千裘这时候突然转过身,反朝着她走过来。



她不慌不忙,也不后退,一直到他自己面前。



“怎么?沈少是对自己的未婚妻不满意,觉得她没办法满足你吗?”



沈千裘伸手抬起姜羽熙的下巴:“你今天有点奇怪……”



“是吗?”姜羽熙媚眼如丝,唇边带着微笑:“那沈少觉得我怎么奇怪了呢?不妨说来听听,如果是不好的,我现在就改。”



他的手从她的下巴一直往下移,停在她的腰上,还捏了两把:“几天不见,长肉了。”



姜羽熙双手攀上他的脖子:“你以前不是总说我瘦吗?说摸起来一点手感都没有,现在长肉不是挺好的?”



沈千裘唇边勾起微笑,神色也变得不那么冷漠:“看来这几天你还是有所长进的,知道审时度势了。”



“可不是吗?要在您这混口饭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要是在不争取,你指不定哪天把我给踹了,那我岂不就孤苦无依?”



沈千裘拦腰把她抱起来,直接扔到床上:“踹了倒不至于,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这里有总会有你的位置。”



说着,他低下头亲吻姜羽熙的唇,辗转反侧,狂躁之中带着些许的温柔,并不会让人觉得粗鲁。



沈千裘果然是吃软不吃硬的,姜羽熙干脆就任由他来,反正都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反抗还有什么意义?



看她这么乖,居然一点都反抗,沈千裘停了下来。



“你今天很奇怪,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姜羽熙妩媚一笑:“我不要什么,沈少难道认为我顺从就是想要什么吗?难道就不能是想得到满足,或者是……”



话没说完,沈千裘直接把她压在身体下:“这可不是我逼着你的,是你自找的。”



“是,反正就算我反抗结果也一样,还不如乖乖的享受,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沈千裘冷笑,随即开始切入正题。



这一次他显得很亢奋,坚持的时间也比之前更久,姜羽熙不像以往那样抵抗,更多的是迎合,反而就没那么难受了。



这一次,他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完事之后就直接离开,而是暂时留了下来。



“你还不走?”姜羽熙问了他一句。



沈千裘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怎么?你就这么希望我赶紧走?”



姜羽熙淡淡的嗯了一声:“我是想让你赶紧走来着,那女人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要是跟过来发现了我,我还不得被她给大卸八块吗?”



沈千裘听了这话却笑了起来:“她不会跟踪我,如果她敢,后果自负。”



“你就是太傲了,万一她真敢呢?你能对她怎么样?”姜羽熙转过头去看着他,神情很认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那个邱老的孙女儿吧?上次邱老出现的时候,你对人家恭恭敬敬,又怎么敢动他的孙女呢?”



沈千裘刚才还扬起笑容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你实在小瞧我?”



“我不是小看你,只是没想到不可一世的沈少也有害怕的人,觉得有些感慨罢了。”



“我从来不怕任何人,你以为我是在怕邱老,这其中的缘由你根本就不清楚。”



姜羽熙笑了笑:“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我是不会相信的。除非你把邱老一家给收拾了,什么时候能让我当着你的面把邱云芝毒打一顿,兴许我还能相信你。”



沈千裘脸色越发难看:“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这样能解决问题吗?”



“哟!沈少居然会说这种话?我以为包里解决问题一向都是你的最爱。想当初,我……”



“够了!”沈千裘眉头紧皱:“你一定要激怒我,才觉得心里舒服吗?”



姜羽熙却摇摇头:“我只是提醒你罢了,你说想留下这个孩子,说你可以娶我为妻。那你试想一下,现在的情况是你的妻子和孩子被人给欺负了,你还能做到无动于衷吗?”



沈千裘脸上的情绪渐渐恢复正常,看不出生气:“让你闭嘴的时候你就乖乖的听话,否则你的要求我一个都不答应。”



姜羽熙眉毛一挑,柔弱无骨的攀附在他身上,用她那矫揉做作的声音说:“沈少的意思是,只要我听话,就可以让我欺负邱云芝?”



他没有给任何回应,起身拨开姜羽熙的手,开始穿衣服。



临到要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姜羽熙:“明天我会让人陪你去医院做检查,以后每半个月都会有固定的检查时间。另外我觉得洱海需要提醒你,这期间你不要想着跑,我的行事风格你知道,你就算跑也不见得跑得掉。”



“我知道……”姜羽熙淡漠的回应:“你放心吧,我现在不想跑了。”



沈千裘冷冷一笑:“但愿真是这样。”



说完这句话,他就开门出去了。



等他离开有一阵之后,曾阿姨才在外面问:“姜小姐,您今天晚上想要吃什么?先生走的时候吩咐过来,说一定要做您喜欢吃的。”



她喜欢吃什么?



姜羽熙回想了一下,她从前喜欢吃油煎排骨,喜欢喝汤。



爸爸妈妈还在的时候,家里经常做的饭菜都是她爱吃的,永远都是其乐融融。



可是现在,她回想了一下那些菜的味道,似乎也不过如此,真要她想想自己西喜欢吃什么,好像也想不到了。



“随便做点青菜,熬个鸡汤就就行了。”



鸡汤是孕妇必备的,配上青菜是想要荤素营养搭配均匀。



演的电影还在后期制作过程中,要是能够安排上档期,她是肯定会出席的。一般来说今年也是不可能安排上档期,明年孩子也肯定生下来了,她也应该恢复好了。



曾阿姨应了一声好,连忙去做菜。



晚上沈千裘没有回来,姜羽熙很从容的吃过饭之后看看电视,日子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姜小姐,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



姜羽熙斜睨了她一眼:“嗯,想问就直接问,别吞吞吐吐的,我不喜欢说话不爽快的人。”



曾阿姨连忙说:“先生跟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都已经有未婚妻了吗?又让您把孩子生下来,难道打算两边都……”



“你觉得呢?”姜羽熙反问她。



曾阿姨连忙摇头,小心翼翼的观察姜羽熙脸上的神色,确定不是生气,才大着胆子继续说:“我觉得还是要分出主次来,要么就把您给娶回家,要么就……孩子不能要。”



她倒是够有胆的,孩子不能要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要是让沈千裘听见,估计少不了她好看的。



姜羽熙摆出一脸无所谓:“反正孩子不是我想生下来的,是他沈千裘死活要留下来,那照我的意思,当然不能让我的孩子认别人当妈。要么娶我,要么就让我把孩子给带走,否则我死也不会答应。”



“那就最好了,先生把您给娶回家,生下孩子也就名正言顺。”



姜羽熙白了她一眼:“我觉得我的孩子现在是名不正言不顺?”



曾阿姨连忙否认:“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在别人眼里会这么认为。毕竟大众的眼光都是比较苛刻的,我也是担心姜小姐您和孩子受委屈。”



“就不劳你操心了,把家里收拾收回,你就可以回房间去休息了。”



“那您呢?”



姜羽熙指了指沙发:“我今天不想睡床,就睡在这里,你收拾完了帮我把这里清理出来。”



卧室太大,床也太大。



每次翻身的时候,手触碰到的都是空荡荡的一片,让姜羽熙莫名的觉得难受。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