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每走一步就用力往上撞 抱着公主走一步撞一下

叶悠然放下心来,安心的笑了一下,昏倒在他的怀里。

楼梯每走一步就用力往上撞 抱着公主走一步撞一下

凌忆雪站在窗前,不时的向窗外望去,焦急又激动的眼神让这张苍白的脸上多了些少女的羞涩。



“阿雪,你怎么又下床了?你躺在床上等就好了,我已经打过电话,他很快就来。”邓薇端着药推门看到忆雪站在窗前,连忙走进来说道,”快过来,先喝药。”



凌忆雪乖乖坐到床上喝了药,又向窗外望去,”妈妈,明哥哥怎么还不来?”忆雪担心的说道。



窗外车灯照了进来,紧急的刹车,下车,关门一气呵成的声音传来,凌忆雪微蹙的眉头展开了,眼神期待的看着邓薇说:”妈妈,明哥哥来了!明哥哥来了!”说完跑去梳妆台照镜子,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期待的躺在床上。



邓薇看着女儿这么激动的样子,欣慰地笑了,说:”我去准备蛋糕。”转身退出房去,在楼梯间碰到了厉修明。



厉修明修明一脸担心,眉头紧蹙,恨不得立刻冲进凌忆雪的房间,看到邓薇礼貌又着急地问到:”邓阿姨,忆雪她……?”



邓薇伤心地看着厉修明,哽咽地说:”进去吧,她有话想对你说。”



厉修明冲向凌忆雪的房间,从接到邓薇的电话那一刻开始,厉修明的大脑一片空白,那个乖巧听话的需要被他保护的女孩子,为什么要经受这一切?!他不能想象没有忆雪的人生,想起忆雪在床前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一声声的”明哥哥”让厉修明心如刀割。



听到楼梯上急促的脚步声,床上的凌忆雪欣喜的笑了,又立刻整理情绪,装作虚弱的昏睡过去。



门开了,厉修明看到凌忆雪虚弱的躺在床上,跑到她身边,握住她微凉的手焦急地说”忆雪,我来了,我来了,睁开眼睛看看我阿。”眼里充满了心疼。



“明哥哥,你来了……”忆雪虚弱的睁开眼睛,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明哥哥,我很想你……”



“我知道,我也是!”厉修明看到忆雪这么虚弱的样子,立刻打断她的话,握着她的手,担心地对她说”不要说了,好好休息,我就在这里陪着你。”说完把她的手放在嘴边暖手。



凌忆雪看着厉修明着急的样子,心里默默开心起来,抬眼幽幽的看着厉修明,有些调皮的问道:”明哥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沉浸在忧伤里的厉修明听到凌忆雪有些活泼的语气,愣了一下,困惑的看着凌忆雪。



凌忆雪坐了一起来,拉着厉修明的手,用撒娇带着责备的语气说:”明哥哥,你都忘记了,哼,今天是我们相识的周年纪念日阿~”



厉修明突然明白了一切,这时邓薇推着蛋糕走进房间,粉色的心形翻糖蛋糕,蛋糕上有一个穿着白裙子长发披肩的女孩拉着穿着西装高大帅气的男孩。



“祝你们相识周年快乐!永远幸福的在一起~!”邓薇笑着对床上的两个人说。



凌忆雪看到厉修明一脸呆萌的样子,淘气的凑到他脸前,笑嘻嘻的说道:”surprise~!”虚弱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杏仁眼弯成了月亮。



厉修明非常生气,原来一切都是假的,而他像个疯子一样逃离晚宴,不顾一切地冲到她身边,自己的担心、心疼全都是玩笑!这时厉修明耳边突然响起叶悠然的那句”救命”,和那张在电梯里绝望的眼神。



厉修明看着眼前没事的凌忆雪,生气的说道:”你害我这么担心,就为一个惊喜麽?”起身,”你知道我有多难过麽?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你觉得我会为这个惊喜感到开心麽?既然你没事,我先走了。”离开了凌家。



“明哥哥……”凌忆雪万万没想到厉修明会这么生气,着急的哭了,”妈妈,明哥哥会不会不喜欢我了?”凌忆雪抬起头,两眼泪汪汪的望着邓薇说。



邓薇看着凌忆雪挂满泪珠的脸,心疼的为她擦泪,柔声安慰道:”傻孩子,修明是个稳重负责的好孩子,他对你的感情妈妈都看在眼里了,他那么爱你,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他只是有点生气了,别难过啦,一次他来看你的时候好好跟他撒撒娇,什么都过去了,乖~”说罢给她掖了掖被角,笑眼柔声说,”早点休息吧,我一会儿给修明打个电话,问问他。”



“妈妈,”凌忆雪止住哭泣躺在床上拉住邓薇的手说,”你不要怪明哥哥,今天是我不好。”



“好,我知道啦,快休息吧,不许难过了哦”邓薇宠溺的对凌忆雪说,温柔地揉了揉凌忆雪的头,起身离开了。



看着凌忆雪安静的睡下,邓薇关上房门独自坐在客厅里,想着自己心爱的女儿的病,想着厉修明今天的态度,若有所思,呢喃到:”叶悠然,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医院里,一片平静,吊瓶里的药有节奏的滴答着,季伦坐在病床边,看着面前这张昏睡着的平静的面庞,几年埋在心里的困惑终于解开了。



他仔细端详着这张精致的脸,白皙的脸颊上有一丝绯红,笔挺又小巧的鼻子下微厚的樱桃唇好不可爱,英气的剑眉,眉头微蹙,右眉头下一颗性感的小痣,紧闭的双眼和纤长的睫毛,组成了这张让人忘不掉的脸,季伦看着叶悠然,微笑了起来。



眉头紧蹙,微微动了一下,叶悠然慢慢睁开眼睛,虚弱的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手上打着吊瓶,床边坐着一个清秀的男子正看着自己,想动,身体酸痛不听使唤,仿佛在别人的身体里。



“咳咳……”叶悠然嗓子干痛,刚想说话,开始咳嗽起来。



“你醒啦,慢点慢点。”季伦看到叶悠然醒来,赶紧对她说。



叶悠然才慢慢清醒过来,想到刚才在酒店发生的一切,明白眼前这个和善的男孩子是她的救命恩人,虚弱又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没事没事,我也是听到你的呼救才找到你的,你现在很虚弱,要好好休息,刚才你昏倒了,医生给你打了点滴,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来,给你再检查一下。”说完,季伦起身往外走。



“不用了不用了,咳咳,不用麻烦你了,我还好,没有什么不舒服。”叶悠然赶忙说道。



“还是让医生再检查一下吧,身体不是小事。”季伦看到叶悠然有些不好意思,笑着安慰她说到,转身出门了。



叶悠然看着出门的那个背影,叶悠然依稀记起了自己昏迷前,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冲进房间,一拳打到赵总,接住自己倒下的身体,在耳边说着”我会保护你的。”那个温柔的有坚实的怀抱,心里不禁小鹿乱跳。



正在叶悠然发呆的想着被救的事的时候,季伦走进来,眼带笑意温柔的对叶悠然说:”医生来了。”



“有什么不舒服吗?”医生看着叶悠然苍白无力的脸问到。



“咳,嗯,没什么,就是头还有点晕。”叶悠然回过神来赶忙回答道。



“嗯……药效还没过去,点滴打完了,量一下体温,这么虚弱再打一瓶葡萄糖吧。”医生摸了摸叶悠然的头,确定没有发烧,用听诊器听了听心跳,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对身边的护士说。



叶悠然呆在床上,乖乖的接受医生的检查,目光却偷偷的跑向站在窗边的季伦。



笔挺的银灰色西装在阳光下格外耀眼,栗棕色的卷发散在额头两侧,高高的眉骨下深邃的眼睛炯炯有神,鼻如悬胆,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间温文尔雅,文质彬彬。



叶悠然突然发现,眼前这人是当红影帝季伦,可是他又为什么救自己。



就在叶悠然望着季伦好奇的时候,季伦转身看她,四目相对,叶悠然像被发现的小偷,心跳骤然加剧,似乎要从口中跳出来了,脸突然像发烧一样烫,她赶忙躲开目光装作不知所以的样子向窗外望去,却又忍不住瞟季伦,看到季伦看向别处,才放下心来。



医生走后,叶悠然准备着开口向面前这个救了自己的人道谢,却被季伦抢先说道:”看到你没事我放心了,刚才太着急忘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季伦,季节的季,伦敦的伦。”说完给了叶悠然一个大大的微笑。



叶悠然之前准备的话被这一个微笑全部打乱了,愣了几秒,说到:”你好,我叫叶悠然,叫我悠然就好了。谢谢你救了我。”叶悠然真挚诚恳的看着季伦,”还送我来医院,照顾我,真的太谢谢你了。”



季伦看着眼前这个真诚的女孩,心里的话冲到嘴边却转口说道:”没关系啦,我也是在楼梯里听到你的呼救,才赶忙跑去的,如果我再快一点就好了。”



“没有没有,你能救我,我已经非常感谢了。”叶悠然看到季伦有些失落,赶忙安慰道,说完又小心的问到:”不过,冒昧的问一下,你也是盛天娱乐的人嘛?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等我出院了好好报答一下你的救命之恩。”叶悠然真诚的笑着说。



“阿,你看我这脑子,容我好好自我介绍一下,”季伦连忙说,”其实我是你师哥,我是何娇一手带出来的,那天你去找何娇,我正好在附近录完节目,就过去看了看,看到你了,何娇对你评价很高,所以对你有些印象。”



“哦~原来是这样啊~”听到季伦这么一说,叶悠然终于放下心来,原来是自己人,开心的笑了,有些调皮的说道:”那以后我可要多麻烦师哥照顾啦~等我出院先请你吃大餐,一来感谢你救我一命,二来正式认你为师哥!”



“阿?那一顿可不够啊。”季伦古怪的回答道。



门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打破了两人相谈甚欢的愉快气氛,整个病房都冰冷了下来。



叶悠然应声望去,是厉修明。



“你还好吗?”厉修明平静的语气问到,听不出一点担心或是困惑。



“嗯。”叶悠然没有看他,低下头咬了咬嘴唇,“这位是季伦,我的师哥,是他救了我。”



季伦看了看低着头的叶悠然,起身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伸出手说:“你好,我是季伦。”



“嗯,谢谢你救了悠然,我是她丈夫。”握手,厉修明坐到叶悠然旁边,爱抚着她的头发,温柔的问她:“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语气完全变了一个人。季伦看到这一切,愣了一下,坐下了。



突然的温柔让叶悠然有些不习惯,轻柔的手在她头发间游走,有节奏的鼻息穿过她的耳畔,刚刚平静下来的脸又红了起来。叶悠然躲开厉修明,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没有了,医生刚刚检查过,说是休息一下就好了。”



“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厉修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着两人问到。



“嗯……”在叶悠然不知从何说起时,季伦开口愤愤说道:“她喝了下药的酒,差点被那个畜生性侵。”



叶悠然抬头看到季伦生气的样子,心里有些惭愧又十分感激,却有种被保护的安全感。



听到这些,厉修明眉头皱紧了。



“其实……三年前他就差点……后来我把他打伤逃过一劫,不过后来就处处被打压……那件事……一直是我的噩梦……”叶悠然低着头断断续续的说着,一旁厉修明的拳头攥的紧紧的,指甲几乎嵌进肉里。季伦听到这些,之前的疑惑终于解开了,心里狠狠地骂着那个畜生。



“对不起,我当时没有注意到,我不应该留你一个人的。”厉修明自责的说道,说罢搂住叶悠然的肩,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又霸气的说道:“以后我不允许你离开我半步,要永远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嗯?”叶悠然被这一顿告白搞得一头雾水,不会还是答应下来,这么深情的厉修明怕是只有在那个忆雪面前才这样吧,想到这叶悠然不自在起来。



“是该怪你,没有来救我……”叶悠然顺势责备的说,扭头转向季伦,“当时我在电梯里,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差一点能逃出来,又被拉回去了,不过还好最后季伦师哥救了我。”叶悠然笑着说。



听到叶悠然在电梯里并没有看到自己,厉修明松了一口气,但还是非常内疚,如果不是忆雪,自己不会让这件事发生,心里暗暗决定好好教训这个赵总,手里的拳头攥的更紧了。



季伦看着两个人甜甜蜜蜜,不由得有些多余,便主动起身找个借口离开了,留下两人在安静的病房里沉默。



叶悠然看着厉修明脸色很不好,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安慰他说:“你不要担心了,我没什么事了。”



厉修明若有所思,抬头看着叶悠然说:“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嗯……”叶悠然低下头,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悲伤的看着窗外,窗外的梧桐树在阳光下摇曳着身姿,茁壮的屹立在窗前,阳光透过树叶稀疏的照射近来,在白色的床单上留下各种形状的斑驳,在阳光的照射下,梧桐的叶子愈发的翠绿,健康。



“真是一颗坚强的树阿。”叶悠然嘴里呢喃道,低下头看着自己细瘦如柴的胳膊,骨节突出,血管鲜明,露着手筋,胶布下的吊针连着输液瓶,药水滴答滴答的滴落,“真是憔悴阿。”叶悠然伤感的说。



时嘉的背叛,闪婚,跑龙套,到昨晚的事,一切就像一场可怕的梦,而现在这片刻的安宁,就像暴风雨来前的宁静。



当年的自己,勇敢无畏,什么都能抗,为了时嘉,什么都去面对,得到的却是背叛,这些年来,时嘉从来没有真的关心过自己的感受,自己过得好不好。



那场的噩梦又出现时,却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救了自己。一切一切,让叶悠然应接不暇,心突然没有了防备,累倒下来,想到这里,叶悠然的眼泪去破堤而涌的河水汹涌而出,哭累了,叶悠然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季伦离开后发现自己没有拿车钥匙,便转身准备回病房,却看到厉修明皱着眉头,生气的打着电话走进车库,不放心叶悠然一个人在病房的季伦赶回病房,在门口看到了这一切。季伦的心,突然像针扎一般隐隐的疼,这个女孩子,这些年一定吃了不少苦。



车库里,厉修明生气的上车,咬着牙想着怎么教训那个畜生,拿起手机给助理打电话,“明辉,昨晚酒店的事,你调查一下那个老总的信息。”



挂掉电话,厉修明一脸阴沉,牙齿不停的咬着咯咯直响,紧蹙的眉头能夹死蚂蚁,阴冷的眼神如寒冷的利剑要杀死眼前的敌人。



一串欢快的铃声打破车内的冰寒,“嗯,嗯,好,你去准备。”厉修明低沉的回答,挂掉电话,抬头对司机说:“掉头,去东盛大厦。”



东盛大厦顶层办公室,昨晚被打的赵总在电话里抱怨着:“尹小姐,不是说你都安排好了麽?昨晚我可被人打的不轻啊!我这脸现在是鼻青脸肿的,让我怎么见人!我昨晚都没敢回家见我老婆!什么?你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不管,这事你看怎么解决吧!”



尹子函在电话这头也生着气,万无一失却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她的好事不说,赵总这她也不好交代,“哎呀,赵总,你消消气,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这次是我不对,你想怎么解决,我一定全力去做。”



“怎么解决,我要让这个女人永远抬不起头,永远身败名裂!”赵总生气的怒吼到。



“是是是,赵总,这也是我的心愿,你看,我们这不就达成一致了,昨天绝对是个失误,以后我一定确保万无一失,也希望赵总多多配合,我们合作愉快阿~”



挂掉电话,尹子函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站在窗边,望着高楼大厦,眼中露出凶狠的目光,阴险的微笑,得意的说:“叶悠然,昨天算你命大,我就不信每次都有人保护你,哼,你给我等着。”



赵总挂掉电话,生气地冲助理发脾气,一想到自己到嘴边的鸭子被抢跑了,气就不打一处来,生气的摔着面前的文件夹说:“叶悠然,得罪我,你别想好过!!”



“赵总这是在发什么脾气呢?”王明辉悠然自在的推开赵总的办公室门,身后是两排穿着黑西装黑墨镜身高体壮的保镖,中间围着厉修明走了进来。



“厉……厉修明!”赵总突然开始有点结巴。他东盛公司的大boss就是厉修明,他的祖宗阿,从任职到现在只见过厉修明一面,突然这么大的排场来到他的办公室,他不免心里开始犯怵。



“厉总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王明辉挑着眉,发出略带威胁的警告。



赵总赶忙摇头,吓得脸色都白了,“不不不,是厉先生,厉总。”



“哎呦~赵总这脸是怎么回事?”王明辉明知故问。



赵总擦了擦头上的汗,尴尬的说道:“昨天下楼,没注意摔得。”



王明辉笑着配合他说:“哦~摔得阿,摔得可不清阿。”给了厉修明一个眼色。



厉修明看都没看赵总,径直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



门外,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围观者。



黑衣保镖关上了门,更填了几分神秘感,一时间公司上下议论纷纷,赵总这是怎么得罪大boss了,厉修明一句话就决定了公司的死活阿。



厉修明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吓得不轻面色惨白浑身发抖的赵总,挑眉问,“刚才我在门外,听见你说,叶悠然什么



“什……什么……”赵总心虚的说。



“说我嫂子什么了?怎么?刚才不是很嚣张么?现在怎么不敢说了?”王明辉上来一巴掌扇在赵总脸上。



本文重要说的是楼梯每走一步就用力往上撞 抱着公主走一步撞一下 希望大家喜欢的多看看。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