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你 是不是等不及我来满足你了

叶妈妈看到叶悠然回房间,确定她关好门后才放心。叶家三人看着厉修明,一片沉默。厉修明乖巧的坐在对面,等着对方开口。

来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你 是不是等不及我来满足你了

沉默片刻,叶爸爸开口说道:“你看上我女儿什么了?”叶悠然听到声音,使劲的听着,心里又有些好奇厉修明的回答。



厉修明礼貌的说:“然然她,性格很倔强,聪明机智,善良孝顺,有梦想而且很勤奋。在鱼龙混杂的娱乐圈里,出淤泥而不染,很清纯。”



叶悠然在门后听到,心里暖暖的,虽然明知道这是演戏,不是真的,但能得到这样的评价,叶悠然心里还是很开心。



叶爸爸点了点头,满意的说:“悠然是我唯一的女儿,你能这样评价她,我很开心。”叶昊然抢着说道:“姐夫,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你要是敢欺负我姐,我不会饶了你。”说完就被叶妈妈赶回房间学习了。



叶悠然听着,心里不是滋味,昊然那小子,从小就跟她对着干,两个人一见面就吵架,现在却说了这样的话,叶悠然从门缝看着走过的叶昊然,那个当年追着自己跑的小屁孩,已经长成大男孩了。



叶悠然鼻子突然酸酸的。



叶昊然走后,叶爸爸支开了叶妈妈,客厅里只剩两个男人。叶爸爸看着厉修明,自顾自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给悠然起这个名字么?”



没等厉修明反应,叶爸爸继续说道:“我们当时有这个孩子的时候,生活很困顿,我自己还惹了麻烦,差点就没命了。那个时候啊,我就希望我们的孩子不要和我们一样过那么苦的生活,我希望她一辈子悠然快乐。”



厉修明没说话,继续听着。叶爸爸看了看厉修明,“我就这一个女儿,我可以为了她上刀山下火海,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儿子,那时候悠然已经8岁了,因为我们的关系,在村子里没有玩伴的,所以我们又要了一个孩子,陪她长大。”



“其实也是,害怕哪天我们不在了,她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我这个人,一辈子没什么出息,年轻时候的梦想就是有一个家,有了孩子之后,就希望她们平平安安的长大。”



叶爸爸惭愧的笑了笑,“我从没给过悠然太多物质上的东西,我害怕她被你们这种富家公子骗了。不过这两天,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人。”说罢给了厉修明一个期望的眼神。



“修明啊,悠然是我的心头肉,是我捧在手上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我把我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你了,希望你务必好好珍惜。”



厉修明看着叶爸爸眼里难过又不舍的表情,心里不是滋味,点了点头。叶爸爸起身拍了拍厉修明的肩膀,走进院子。



而此时门后的叶悠然,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自己从来不知道,原来爸爸是这么爱自己,原来自己以前是那么幼稚,原来爱就在身边。



而她要感谢厉修明,因为他,她才经历这一天,她才知道这些秘密。



厉修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心里羡慕着叶悠然,也被叶爸爸这番话深深感动,却又独自伤感起来,自己的爸爸,会做什么呢?自己的存在,到底对他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时叶妈妈走了过来,温柔的坐在厉修明身旁,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孩子,“修明啊,我们同意你们结婚了。找个时间,让我们长辈见见面吧。”



厉修明抬头看着叶妈妈,点了点头。房间里的叶悠然调整了情绪,听到妈妈的话,放下心来,一个人坐到书桌前,看到了以前的书。



那本用粉色的彩纸手工包的书皮,是叶悠然送给自己的十八岁礼物。那时候时嘉还是叶悠然唯一的朋友。叶悠然从书架上去下取下这本书,翻看到自己以前的字迹,笑了起来。



那时候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没有什么能打的跨她。敢做梦,敢去闯,后来为什么变得懦弱不敢面对了呢?什么时候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只想做一个妻子了呢?那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叶悠然想了想,摇了摇头,心里突然开始感激时嘉,还好没有骗她一辈子,还好自己没有一直傻傻的等着,还好现在及时发现了一切。



叶悠然自嘲的笑了笑,回忆起那天,遇见厉修明的那天,那天她刚下班,得知时嘉有重要的戏不能回家,只好一个人孤单的回家,不料天不作美,晴空骤变,下起来雷阵雨。



叶悠然慌张的躲在咖啡店的屋檐下,心想是雷阵雨应该不会太久,便靠着门边从背包里掏出木心的诗集《云雀叫了一整天》看了起来。读到:“冰是睡熟了的水。”时,一个震耳欲聋的雷声吓了叶悠然一跳,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料这时咖啡店门开了,叶悠然一闪向后倒去。



就在叶悠然慌张的时候,身体却沉沉的落入一个温暖宽大的怀里。叶悠然不好意思的起身,低头抱歉,抬头看到了一张冰冷又俊美的脸。



微卷的棕发散在额前,英眉如剑,深眸如星,挺直的鼻尖上一颗小小的痣,薄薄的嘴唇紧闭,棱角分明的脸透着高傲又冰冷的气质,让人背后凉凉的。



可叶悠然却在某一刻恍惚看到了他眼中闪过一丝温柔,也可能是看错了。叶悠然不好意思的连连道歉,厉修明没有说话,径直从她身边走过,一旁的助理为他打着伞,上了车。



叶悠然有些发呆的回味,却不料车子启动,溅了她一身水。叶悠然有些气愤,抱怨着怎么开车的,厉修明缓缓要下车窗,不耐烦的说:“你是怎么躲雨的。”说罢开车扬长而去。而叶悠然脑子里却又回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句“冰是睡熟了的水。”



那时候的叶悠然从没想过会和这个骄傲自大的公子有什么关系了,更没想过会和他协议结婚。那日的一面之缘后,第二天在公司她被请到一个高级办公室,叶悠然进门就看到了那张俊美的脸。



叶悠然心里正纳闷,坐在厉修明对面不明所以,厉修明的助理给了她一个文件夹,她打开看到赫然五个大字“结婚协议书”。



叶悠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厉修明,厉修明像没事人一样,叶悠然挑了挑眉毛说:“这是什么意思?”厉修明回答道:“上面写的很清楚,和我,协议结婚。”



叶悠然靠在椅子上轻笑,“你我只有一面之缘,还不是什么好印象,你哪儿来的自信?”“我可以给你钱。”厉修明面不改色地说道。



叶悠然嘴角微微上扬,不愧是富家公子,以为什么事都可以用钱来解决么?阅人无数了吧,把感情当儿戏么?真可笑。



叶悠然站起来,目光坚定的看着厉修明说:“我绝不可能签字。你们这种仗着有钱就以为什么都能买到么?真可笑,我反而可怜你们永远得不到真的感情。”说罢高傲的离开。



而就在那天,叶悠然听时嘉的助理说时嘉下午没事,一直在排练室排练,叶悠然便去看他,推门却看到时嘉和楚梦云缠绵在一起的场景。



叶悠然忘不了楚梦云得意的眼神,也忘不了当时泪流满面却不敢上去问时嘉的懦弱的自己。一夜的辗转反侧,懦弱化为愤怒,她同意了和厉修明的协议结婚,拿到钱狠狠地报复了时嘉。



不,不是报复了,这只是一个开始,她要成为影后,把时嘉这个烂人狠狠踩在脚下。



推门声打断了叶悠然的思绪,叶悠然扭头,看到厉修明走了进来。沉默。



许久,厉修明说:“明天出发,我会安排长辈们见面。”叶悠然点点头,“提前和我说,我好和剧组说。”



“脚不要紧吧?”厉修明柔声问道,叶悠然笑着摇了摇头,“谢谢你啊。原本可以不用这样的。”厉修明没说话。



叶悠然看了看窗外,偷偷地说到:“你想不想去吹吹海风?”



海边,两个人坐在白天坐的岩石上,叶悠然肩上披了一个毯子,两人中间还摆着几罐啤酒和小菜。叶悠然开了一罐啤酒,满足的喝了一口,“啊,真爽。”



厉修明看着叶悠然,也打开了一罐。两人碰了碰杯,叶悠然喝完说到:“其实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特讨厌你,觉得你和那些拿钱买一切目中无人的富家公子一样。”



厉修明没说话,叶悠然继续说:“其实你不是,对吧?”厉修明看了看叶悠然有些泛红的脸,长发随着海风在空中摇摆,“别想着了解我。”



“谁想了解你了。第一天你帮我出气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个好人,善良的人。”说完叶悠然笑了笑,继续喝酒。



厉修明听到这句话,心里不知不觉暖暖的,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



夜晚的海面,远处黑的看不到天际,海面上零星能看到灯塔,点缀在海面上就像暗夜里的星星,白色的海浪不停地拍打着岩石,海风从耳边穿过。



叶悠然喝大了,絮絮叨叨不停地讲她的事,从认识时嘉到发现他出轨,说了好多好多。厉修明一面静静地喝酒欣赏着海面,一面听她说话。



忽然叶悠然停了下来,凑到厉修明脸庞,一脸好奇又真诚的问:“你不和我讲讲你的忆雪么?”厉修明被她突然凑过来的脸吓了一下,近看微红的脸上还有几颗小雀斑,呼吸里有酒精和她身上自然的香气,整个空气都沉醉了。



厉修明推开她,“你喝醉了。”叶悠然笑了,声音很好听,“我喝醉了?不是都说喝醉了就感觉不到心痛了么?为什么我的心,还是这么难过?时嘉,时嘉,你个大骗子,你个负心汉。”



叶悠然对着海面大喊着,厉修明无奈地拉住她,怕她出什么事,只好耐心的说:“别喊了,我给你讲。”叶悠然听到笑着乖乖坐到他身边,期待的看着他。



厉修明面无表情的看着海面,“忆雪是我妈妈住院的时候,我在医院遇见的,她和你一样大,却没你这么活泼。”厉修明的语气温柔下来,望着海面的眼神也无比的宠溺。



对他而言,凌忆雪是他的心头好,别人碰不得。他对凌忆雪的印象,是那双忧郁又单纯的眼睛,苍白脆弱的脸庞,和当时在医院住院的妈妈的脸一样,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能在凌忆雪身上找到妈妈的影子。



妈妈爱看的书,凌忆雪都喜欢看,妈妈喜欢的作家是凌忆雪的偶像,两个人从未见面和接触,却有太多相同的喜好和习惯。



可能凌忆雪就是妈妈留给自己的礼物。如果不是外公外婆的阻挠,他一定会立刻娶凌忆雪,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想到这些,厉修明眼神变得忧郁了,他呆呆的望着海面,轻声说了一句:“妈妈,我好想你。”可能是酒精作用,厉修明说完回过神,低头却看到叶悠然不知何时枕着自己的大腿睡着了。



在做梦吧,厉修明看着叶悠然的脸想,眼睛不停地转动,绯红的脸颊不是的动一动,平静有规律的呼吸,任头发在耳边凌乱。



厉修明拍了怕她,看她睡得很死,便给她盖好毯子,一个人望着海面继续喝起酒来。



宁静,只有海风在耳边的呢喃,夜晚,安静却又神秘,厉修明看着熟睡的叶悠然,想起刚相遇时的场景。



那日和邓薇相约在咖啡馆,厉修明靠着窗心里不耐烦的听着邓薇的安排。因为外公外婆的拒绝,自己不能立刻娶凌忆雪,于是邓薇让他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协议结婚。



厉修明心里自感荒唐,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好办法,与其和尹子函在一起,不如协议结婚干净利落。



就在两个人谈完准备离开,外面突然下起来阵雨,厉修明靠着椅子向窗外看去,却看到一个温婉的女子,白色的连衣裙,肩上挎着一个简单的帆布包,长发挽在耳后,低眉垂眼在屋檐下看着书,嘴角时不时笑起来,全然沉浸其中。



厉修明被这个气质独特的女子吸引,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女人,安静温婉,没有伞在屋檐下躲雨也能感到乐趣。



厉修明不想再听邓薇说话,心里厌烦,找了个理由起身离开,走到门口,一阵雷声,拉开门一个女子倒在自己怀里。



一阵厉修明从未闻到过的清香扑面而来,厉修明定睛,是那个看书的姑娘,一脸慌张的表情,四目相对,厉修明心头一紧,离开后只记得她眉头的痣。



回到办公室,助理把邓薇找的人的照片送来,厉修明不耐烦地打开信封,眼前一愣。眉眼清秀,眉头的痣让厉修明愣住了,是今天躲雨的姑娘。



厉修明回忆起邓薇的话,找了一个不入流的女星,没什么背景却贪财,给她点钱就可以。厉修明皱了皱眉毛,是这个人么?和今天看到的不太一样。看着照片背后的名字,厉修明淡淡的念了一遍“叶悠然”



第二天厉修明高冷的坐在办公室,等着叶悠然过来,开门,和昨日一样的衣服,不过化了淡妆,没有背包,感觉少了些什么。



昨日里打过照面,让叶悠然也有些惊讶,厉修明神色严肃,眼神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的人,看到叶悠然打开文件夹惊讶的表情,厉修明挑了挑眉毛。



出乎他的意料,在叶悠然的脸上没有看到惊喜而是困惑,厉修明傲慢的说出要协议结婚后,又补了一句“我给你钱”。厉修明好奇的看着叶悠然的反应,出人意料的是他没有看到喜悦,反之是愤怒。



看着叶悠然坚定的眼神,厉修明觉得眼前这个姑娘和邓薇说的不太一样,和昨天自己看到的反而一样。看着叶悠然潇洒的背影,厉修明心里多了些好奇和对她出淤泥而不染的傲骨默默赞许。



“叶悠然”厉修明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就在厉修明喝着酒回忆过去的时候,叶悠然迷糊着,开始背起诗来,“那年秋天,一段欢乐时光,周围农村收成好,烟草价格,市场上坚挺不坠,炎炎长夏过后,最初的凉爽……”



厉修明低头看了看迷糊的叶悠然,闭着眼睛喃喃背诗,是木心的诗,妈妈最爱的诗人,小时候妈妈经常读木心的诗哄他睡觉,他看着叶悠然,心里伤感起来。



海风继续吹着,厉修明感觉夜色渐凉,准备叫叶悠然,看到她脚上的淤青,醉的不省人事,背起她往回走。



厉修明能清晰地听到叶悠然均匀的呼吸声,头发轻轻躲在他的脖子里,有些痒,身上的香气伴着酒气混在空气中,这时厉修明第二次背人。



叶悠然趴在厉修明的耳边喃喃道:“哪有这样的你。”厉修明不明所以,“嗯?”



“作者,木心。十五年前,阴凉的晨,恍恍惚惚,清晰的诀别,每夜,梦中的你,梦中是你,与枕俱醒,觉得不是你,另一些人,扮演你入我梦中,哪有你,你这样好,哪有这样的你。”又开始背起诗来。



厉修明温柔的笑了,听着她的诗,慢慢往回家走,安静的夜,村子里静悄悄的,听得到风吹过树叶是沙沙声,偶尔几声狗吠,墙头悠闲地走过一只猫,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慢慢的一直走下去。



叶悠然背累了,趴在厉修明的肩上睡着了,偶尔会发出几声笑声,厉修明慢慢的走着,感受着片刻的宁静。



他人生中前两次背人,都给了叶悠然。叶悠然安详地呼吸,给厉修明一种错觉,错觉自己背着的是凌忆雪。在他的印象里,凌忆雪从没有活泼开朗的和他一起玩过,这一刻,他多希望是身上的人是凌忆雪。



是凌忆雪在给他背妈妈喜欢的诗,是和凌忆雪坐在海边喝酒吹海风,是和凌忆雪结婚。



想到这些,一股伤感涌上心头,厉修明眼前闪现那是凌忆雪犯病时奄奄一息憔悴的脸庞,他已经失去了妈妈,不能再失去凌忆雪,想到这些,厉修明握紧了拳头。



回到叶家,把叶悠然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厉修明坐在书桌前想心事,抬眼看到一本木心的诗集《西班牙三棵树》,翻看起来,一些好的句子,叶悠然都用笔勾画,还会写一些批注,和妈妈的习惯一样。



厉修明一边看着书,一面回忆着妈妈,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夜好眠,叶悠然朦胧的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床上,惊吓的看了看被子里,没有脱衣服。好险,叶悠然长松一口气,一定是昨晚喝多了,是厉修明把自己弄回来的吧,想到这些,叶悠然自责的拍了拍头,怎么就喝多了呢!



巡视一周,房间里没人,叶悠然起身换了衣服洗漱,下楼看到厉修明正和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饭。“懒猪睡醒啦?”叶昊然看了她一眼,戏弄地说道。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