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伯母……不对,妈。我们没法解除婚约了,前几天我和厉宸已经领了结婚证了,今天来,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件事情。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苏妍不卑不亢的说完一番话,口吻中带着强势,惊得在场的两人睁大了眼睛。



顾丽欣和欧母拿过茶几上的结婚证,确确实实就是苏妍和欧厉宸,不敢置信目光的向欧厉宸求证,最后一丝希望在欧厉宸的点头中灭亡。



客厅中霎时间陷入了寂静,仿佛时间停止。



顾丽欣咬牙切齿的克制情绪,最终嫉恨的目光射向气定神闲的苏妍,掩面跑了出去。



欧母在震惊中回过神,同样的用看仇人的眼光不屑、轻蔑的盯着苏妍,随即看也不看她一眼,失望的转向儿子。



“我是不会承认她的身份的,结婚了没关系,照样可以离婚。厉宸你太让我伤心了,来人,把苏姑娘给我‘请’出去。”



“那,伯母,我就不打扰您了,有空再来看望您。”



临走前看了欧厉宸一眼,随即利落的转身向外走去。



“妈,我既然和她领了结婚证,就不会再离婚,更何况苏妍本就是我的结婚对象,希望妈慢慢接受她。”



欧厉宸知道母亲一直想让他娶顾丽欣可是他对顾丽欣完全没感觉,眼下也急不得一时,只能慢慢来。



追着苏妍的身影跑了出去。



苏妍在外面等着欧厉宸,见他走到面前,调皮的笑着问他。



“我表现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棒?”



求表扬的语气,调皮的小模样让欧厉宸郁闷的情绪不知不觉间慢慢散去,冷硬的脸庞上头一次绽放了笑容。



这一笑,惊艳了眼前的苏妍。



不知何时,苏妍越来越能影响他的情绪了。



另一边,蒋文轩上一次没有见到苏妍,计划没办法实施,所以又一次来到苏家。



期待着这次见到苏妍的身影,没成想,又扑了空。



想着苏妍不在家,还有一个苏曼妮,轻车熟路的走去了苏曼妮的房间。



不一会就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苏……妍呢?家里有人。”



“放心,她不在家。”



苏妍带着满脸的笑容回到家,口里还高兴的哼着歌,脑中回想着刚刚欧厉宸的笑。



等到上楼的时候,她发现了不对劲,细想一下,门口是多了一双男人的鞋。



加快脚步走到苏曼妮的门前,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开了房门……



苏妍面无表情地看着门内的两人,唇齿间溢出一声冷笑,这冷笑声就像是点开了什么开关一样。



蒋文轩摸了一把脸,一把拽住了苏妍的手,颤声道:“妍妍你听我解释,都是她!都是她……妍妍我是爱你的啊!你要相信我啊!”



苏曼妮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上一秒还和自己你侬我侬呢,这一秒就成了……



蒋文轩隔着苏妍狠狠的向苏曼妮使了一个眼色,一边儿不断的哀求着苏妍,苏曼妮心中梗着一口气,始终下不去,她挣扎了半天,见蒋文轩始终没有和自己站在一起的意思,她终于不甘不愿的低下了头。



苏曼妮上前一步轻轻扯住苏妍的衣角,低声下气道:“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见姐夫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她抽抽噎噎的哭着,眼睛红肿,不时抬头小心翼翼的看苏妍一下,那姿态仿佛就是自己受了多大的欺负一样。



苏妍早就习惯了,从小到大,只要苏曼妮摆出这副娇弱的嘴脸,不管是不时自己的错,最后受到惩罚的一定会是自己。



她不耐烦在看着这两个人唱大戏,不屑一顾的说道:“你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



苏妍把苏曼妮拽着自己衣角的手掰开,道:“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可千万把对方看紧了,省的再去祸害别人!”



蒋文轩怔怔的看着苏妍,颤声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话音刚落,正好苏家的人也都听到动静出来了,苏父看到这一幕当下就沉了脸,他指着苏妍的鼻子大声道:“你一回家就生事!你说你到底要做什么!”



苏妍不在乎怒气冲冲的苏父,看着人都聚齐了,才道:“正好今天的人都全了,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我已经和欧厉宸领证结婚了。”



苏家人大惊失色,蒋文轩一把扯住苏妍,质问道:“你居然和欧厉宸领证了?谁给你的权利这么做?!你把我放在什么地方?”



苏妍好笑的看着他,不客气的怼道:“我以为你和苏曼妮卿卿我我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了呢!怎么,蒋先生恍惚了?”



蒋文轩一时语塞,苏妍才不给他还口的机会呢,她直接通知苏家的人,道:“明天我会带着欧厉宸来家里商量婚礼的事情,还请你们明天不要出门!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她径直起身离开,留下一家子的人面面相觑。



蒋文轩仓皇的看着苏父,“叔叔您不能这样啊!苏妍怎么能没有经过您的同意就随便的嫁人呢?”



苏曼妮是个有眼色的,看到苏父烦躁不已的皱着眉,急忙拉了一下蒋文轩,把他推出门去。



“你先走,明天若是有事情,我就打电话通知你过来!”



蒋文轩没办法,只能先离开苏家。



第二天一早,苏妍果然带着欧厉宸敲响了苏家的门,苏父没好气的看着欧厉宸。



任谁知道自己的女儿不声不响的和不是家里一直看好的男人结了婚,都不会高兴的。



欧厉宸倒是光棍的很,苏父到底是苏妍的父亲,所以他才愿意尊敬一下,若是他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苏妍现在有他疼爱,不在乎别的人。



其实这是欧厉宸想多了,木已成舟,证都已经领了,苏父也不会真的强压着人去离婚,况且,欧厉宸的各方面的条件也还不错。



苏父扫了一眼欧厉宸带回来的礼物,道:“怎么就你一个人?这种事情你的家长也不参与的吗?”



欧厉宸刚想说点什么,门铃就突然想起来了,保姆前去开了门,之间盛装打扮的欧母进来。



欧厉宸看了苏妍一下,心中突的升起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果然,欧母派头十足的坐下之后,瘪了苏妍一眼,不阴不阳的说道:“苏家养的真是好女儿,吊男人真是一把好手!”



苏父的脸一下子黑了,欧厉宸也有些下不来台,他急声打断道:“妈你来这里就是捣乱的吗?”



欧母瞪了欧厉宸一眼,怒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这个姓苏的狐媚子到底是给你下什么迷魂药了?你居然这么向着她》我告诉你,你不听我的话将来有你的苦头吃!”



欧厉宸闭闭眼睛,道:“如果你只是来捣乱的,就请先出去吧!这里不欢迎你。”



欧母被欧厉宸气的脸色惨白,她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声道:“我永远不会承认苏妍,只要有我在苏家一天,苏妍就别想进门!”



苏父的脸更黑了,自己的女儿莫名其妙的结了婚,闹了半天还人家的父母根本就没有同意,真是丢脸丢大了!



他怒气冲冲的指着欧母和欧厉宸,“你们给我滚出去!还有你!”他对苏妍怒目而视,“你看看你做出来的好事!”



几个人都没有想到,客厅的这场闹剧被躲在角落里偷看的苏曼妮看了一个正着,她偷偷溜进洗手间,打电话通知蒋文轩让他赶紧过来,蒋文轩接到消息之后就直接跑了过来,正好碰到了愤而离去的欧母。



他拦住欧母,装出一脸的情根深种,“你就是欧厉宸的母亲吧?我来只想告诉您,拜托您管好您的儿子,我和苏妍才是情侣,我真的很爱她,她之所以会和欧厉宸结婚是因为欧厉宸诓骗她的!我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蒋文轩的一番听得欧母是怒火中烧,对苏妍的印象是越来越差,瞧瞧吧!这才结婚几天啊!就有外面的男人找上门来了!



她一把推开拦着路的蒋文轩,急匆匆的上了车。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