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流出来了高cbl 够了够了已经满到c了

够了够了流出来了高cbl 够了够了已经满到c了 “够了够了,都流出来了!皇上,真的够了!”

够了够了流出来了高cbl 够了够了已经满到c了

“朕觉得爱妃不够,再来一杯吧!”



我被迫举起酒杯接受皇上的“好意”,仰头喝下杯中的白酒,可是还没的等我咽下去,杯子又满了。



目前为止,我已经喝了不知道第几杯了,但是依旧没有停下,现在的我已经感觉到脑子有些不清楚了,眼前的皇上都有了重影。



没过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的向皇上怀里面倒去,喝醉后的最后一秒,我就想:不管了,侍寝就侍寝吧,反正也回不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寝室的大红床上,不知道是不是婢女觉得我好不容易侍寝还是皇上对我的宠爱太深,居然给我弄了个大红色。



此时的我只有一个感觉,就是身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碾过一样,好酸,好痛,尤其是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



看来皇上还是没有放过我,我现在已经成为他真正的“爱妃”了,看来真的是喝酒误事,就不该那么容易的受刺激,结果被皇上惩罚喝了那么多酒。



果然还是把自己赔进去了,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和自己心仪的人已经没了机会,还不如让自己在宫里面活的好一点。







皇后的位子拿不到,那就要皇上的宠爱吧,权利没有,皇上的势力总要借一借,当初被父亲送进宫里面来,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从小父亲就告诫我,成为他的女儿,长大后便没有了姻缘上的选择,除了给家族做棋子,便没有其他出路,可即便我自小就明白这个道理,我也心有不甘。



最终逃不过命运,我还是进了宫,也怪我自己认不清形式,还想着和喜欢的人双宿双飞,造孽啊。



醒来后又躺了一会儿,婢女过来伺候我梳洗,本以为皇上昨天晚上来只是心血来潮,来看看我这个一直不争不抢,对他没有占有欲的人。



可事实证明我想错了,我刚用完早膳,皇上刚上完早朝,他就过来了,他来的时候我正在院子里面散步消食,和婢女聊聊天,谈谈自己的想法。



但是说着说着我就觉得婢女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于是我一转身,就看到了皇上近在咫尺的脸,我着实被吓着了,于是没有站稳的往后倒去。



不过皇上一把便把我抱住了,让我免于和大地接触的机会,我没有忘记礼数,连忙给他行了一个礼。



他把我拉起来,然后走进卧室里面,问我有没有身体不适,这种问题真的有些羞耻,我小声的说没有,他看我这个样子低声笑了起来,我的脸更红了。







皇上在我这里待到了用完午膳,用午膳的时候,按照规矩,我是应该站在旁边伺候的,可是皇上心疼我,让我跟着他一起吃饭。



这份宠爱在宫里面可是独一份,所以没有多久,就传遍了后宫,我所居住的宫里也变得热闹起来,平时没有关系的人,也硬是找关系来我宫里坐坐。



我知道这些女人是想在我这里找机会见到皇上一面,让皇上想起她们,借此机会得到皇上的宠爱。



既然她们都来了,我就给她们这个机会,于是她们想坐多久就坐多久,中途就算没有我作陪,她们也总能找到待下去的理由。



可还是让她们失望了,这几天皇上并没有来我的宫殿,慢慢的就有流言说为已经失宠了,皇上前段时间来,只不过是心血来潮而已。



我没把这些话当做事情,因为我明白皇上前段时间的反常只不过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而已,把所有的目光都往我这里吸引,他真正爱的女人自然就不会受到伤害。



那个时候后宫上下所有的视线都盯在我这里,羡慕的、嫉妒的都有,可能还有想要加害于我的。



帝王的心思总是难测的,不然也称不上帝王了,不过我没有什么恨不恨的感觉,反正从小做棋子已经做习惯了,现在只不过是下棋的人换了一个而已,并没有什么不同。



当然,如果没有危机性命的话,我是不会计较的,可是一旦危机了性命,就不要怪我站起来反击了。



话又说回来,在这后宫里面,哪个有地位的妃子手上是干净的,不管是无辜的还是罪有应得的,多多少少总要有些血腥。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如果皇上真的喜爱一个人,断不会叫她受如此的委屈,说到底,还是不爱罢了。



也许真的是太久没见到家人了,云若初挽着卓淑琳的手不肯放开,“妈,我好想你”,伏在卓淑琳的肩膀上轻声地说着。



听着云若初语气里明显的抽咽,卓淑琳愣了愣,一脸的心疼和无可奈何,“小初,是妈不好”。



“妈,你说什么呢,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是我自己犯下的错。”



看着妈妈一脸的歉疚,云若初努力的笑了笑,“妈,我只是太久没见你想你做的菜了,好啦,我帮你弄柠檬汁”,说着的同时便拿着柠檬,似是不想再说下去。



卓淑琳微微叹了口气,“小初,苦了你了”在心底默默说着。



“小初,和郗决相处的怎么样”



云若初愣了愣,不想让她为自己担忧,“还不错,虽然郗决现在还没有完全接纳我,不过时间久了,我相信他一定会原谅我的。”



“那就好,郗决那孩子,我也接触过几次,是个外冷心热的,是我们对不起他”,说完望着若初,“小初,郗决常年忙于工作,你在墨家就多多帮忙照顾他的父亲和奶奶”。



“我会的”云若初轻声回答,只是心里却是苦涩,三个月来她才见到他一次,又怎么可能见到他的家人呢,他也不会让自己见到吧。



“这里就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叫刘姨进来,你去陪郗决,别让那孩子尴尬。”



“妈,我……”云若初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话还没说完。



“你去陪郗决,你爸那个老古板,郗决肯定不适应,快去!”卓淑琳快速打断若初的话,催着若初。



虽然不愿,还是走了出去。



看到的却是大厅处两人对弈的场面,看着手执黑子的墨郗决,一双纤长的手入肉均匀,像是上天给予的最好的鬼斧神工,手指指腹捏着棋子,拿起,放下,一举一动间都像是王子般优雅,带着难以复制的魅力。



不知不觉间,云若初竟然看的痴了,澄澈的双眼定定的看着墨郗决。



墨郗决嘴角噙着笑,这女人,居然也会有小女人般娇柔的表情,虽是在下着棋,可心思却全在不远处的云若初身上。



当然,还在努力思索着下一步棋该怎么走的云权松,是不可能知道的。



黑子再一次落下,却看着云权松身后的若初,嘴角的笑意慢慢扩大……



云儿,过来”墨郗决笑着对云若初说着,嗓音变得温柔,像是寒冰融化时,褪去了所有的冷冽。



云若初站在棋盘旁边,看着两人的棋局,虽然不懂,但是被惊讶到。



在她印象中,爸的棋艺是很好的,可现在却被墨郗决的黑子围得没有丝毫出路,这个男人,布局实在令人无法想象。



也许,是他洞察人心的能力太好,明知道爸的性格是比较多疑的,却故意让他疑上加疑。



“云儿对围棋也感兴趣么,那我们以后少睡觉,多下棋怎么样!”看着若初望着棋盘,故意暧昧的在云权松面前说着。



他可没错过,云权松一闪而过的异样,不过,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然,回家又有什么意义……



云若初却笑了起来,“爸,你看郗决他就是这样,喜欢开玩笑”



墨郗决一愣,这女人竟然会撒娇……



“可以吃饭啦,都去坐吧,都站在棋盘旁边做什么,小初,我不是叫你好好陪郗决吗?”卓淑琳解开围裙,从厨房出来,似是在责怪云若初。



云若初松了一口气。



“郗决,快坐吧,”一脸热情的唤着。



“多谢云夫人。”



卓淑琳愣,“郗决,不用这么客气,我们都是一家人了”。



只顾着说话的卓淑琳根本没注意到当她说着‘一家人’的时候,墨郗决一闪而过的恨意和暴戾。



“爸,妈,你们先坐,郗决他长期工作,平时都是这么称呼人的,只是今天还没有习惯而已。”



两人坐在左下方。



云若初抬手便准备夹自己最喜欢的柠檬鱼,抬头时,便看到卓淑琳的示意,瘪了瘪嘴角,于是……



看着碗里突来的鱼,墨郗决皱眉。



云若初却是面带‘微笑’,“郗决,我记得你最喜欢吃柠檬鱼了,多吃点”。



谁不知道A市墨家总裁墨郗决最讨厌吃鱼,可身旁的女人却故意,墨郗决嗤笑,随即抬手,夹了一片苦瓜,“来,云儿,昨晚你累了,吃点苦瓜,降火”。



看着从小的‘敌人’,若初拿着筷子的手僵了僵,却是不能拒绝,只好接着,心里却想待会把它丢了。



“云儿,你不吃么,还是对我不满意,我知道昨晚我太用力……”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