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上课伸进内衣里揉我的奶 被同桌伸进内裤揉捏到尿出来

同桌上课伸进内衣里揉我的奶 被同桌伸进内裤揉捏到尿出来 a这些小姑娘都这样疯狂的吗?

不过她这些年也不是白活的,薄聿司的小心思瞬间明了。

唐言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主动起身,挽住薄聿司的手臂,拉进和他之间的距离,在一道道仇视的目光中,笑盈盈的说道:“走吧。”

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柔软,薄聿司身子一僵,震惊的看着身边的女人。

他原本只是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可怕,不要随意的侵犯他。可谁知道居然反攻为主?

唐言不等薄聿司回过神来,头也不回的就拽着他往外走。

安宁站在身后。看着两人逐渐消失的背影。咬牙切齿的直跺脚。

“安宁小姐,您是喜欢少爷?”一道突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安宁的扭过头面色不善的看着章起辞:“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

章起辞轻声的笑了笑说道:“安宁小姐不用有这么大的敌意。如果您真的喜欢少爷,也许我可以帮您。”

“你帮我?”

安宁愣了一下,眯着眼细细的打量着章起辞,虽说只是薄家的仆人,但如果说这些人中最了解薄聿司的,恐怕就属章起辞了。

如果真的能得到他的帮助,自己岂不是近水楼台?

原本前一秒还有些仇视章起辞的她,言辞闪烁扭捏的说道。:“章小管家你不要胡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但是她那绯红的脸颊,依旧出卖了她的真心。

章起辞的眼球转动了一下:“老爷之前说过,想让少爷找一个知冷知热,可以心疼他的人。这样以后他就也不会有什么担忧了。”

“真的?”安宁愣了一下,喜出望外。

“当然是真的,少爷一直都是老爷的心头肉,虽说父子二人关系不好,但老爷终究还是记挂着少爷的。”

“我…我…”

安宁红着脸,眼睛里闪烁着莫名的光。

章起辞面露难色地说道:“可是…”

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安宁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怎么?难道还有什么事情?”

“我看少爷对唐言小姐的感情好像有些不大一般。”

唐言…又是她。

她的存在简直就是多余的。

看着安宁眸子中不停闪烁的怨怼,章起辞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

唐言几次三番可以提醒他只是薄家的下人,处处针对,早就让章起辞心怀怨怼。

“下人”二字,可是他的禁区。

虽说是薄家将他收养,但是在他看来,薄家只不过是收了一个仆人而已。

人生来平等,凭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

凭什么薄聿司处处都不如他,他却要处处受制于薄聿司。

他不服,不甘于现状,一辈子为别人服务。

既然薄家对他不公,那就不要怪他,觊觎薄家的一切。

稍有一点不顺,就会觉得生命的不公。

章起辞眯着眼,眼中布满阴翳,他的人生可要由他自己做主。

学校,天台。

一道修长的身影倚靠在墙壁上,阳光打在他微长的刘海儿上,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薄光。

薄聿司嘴角噙着邪魅的笑容,半眯着眼眸看着面前晒着太阳的女人。

“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什么处境?”

唐言笑了笑,满眼都无所畏惧,丝毫没有因为薄聿司的行为而感到慌乱。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你已经成为全民公敌,你以后在学校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薄聿司笑着说道,因为他有这个本事。

他的长相加上家世,可是大家心中的钻石王老五,不可高攀的存在。

唐言不可置否,薄聿司的自信不是盲目的,像他这个层次的人,一般人都匹配不上,所以以前即便是在她为他试药变胖之前,即便是心中有着再多的喜欢,也不敢说出口。

所以在从章起辞那里得知,薄聿司爱她爱了多年的时候,才会那样的震惊,惶恐,无措。

而刚刚他对众人冷漠,温柔的对待唐言,让唐言显得与众不同。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唐言处于众矢之的。

像薄聿司这个层次的人,是大家心目中的男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谁要是夺得他的青睐,定会成为所有人的敌人。

但唐言可是活了三十多年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还会怕了这一群小丫头片子?

“就算成为全民公敌又怎样?要是真能和你在一起,这波不亏。”

唐言自信的笑容,朝着薄聿司挑动的眉头。

不光没有畏惧,反而有着兴奋。

不亏…

薄聿司黑着脸,目光阴沉的盯着唐言,难道她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这种话居然能恬不知耻的说出口。

唐言走上前,伸出纤细的手抵在薄聿司身后的墙壁上,将他钳制在她与墙壁之间,另外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细细的打量着。

真是好英俊的一张脸。

妖异,妩媚,眉宇间的冷漠拒人千里。

这样的气质放在这里,怎能不在人群中闪亮?

“真帅!”

薄聿司的瞳孔陡然睁大。

这是…

壁咚?

这个女人居然敢壁咚他?调戏他?

这二十年来,可从未还有个女人敢对他如此放肆,更何况壁咚和调戏。

一股子羞耻之心浮上心头,薄聿司涨红着一张脸,胸口更是气的一鼓一鼓的。

唐言看着脾气快爆发的薄聿司,嘴角裂开一道笑容,伸出一只手拉住他的领口,微微用力,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近在咫尺,女人香甜之气扑鼻而来,将薄聿司围绕其中,一瞬间居然有些痴迷…

只见唐言的红唇一开一合,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绽放开一道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要不我们打个赌?”

唐言呼出来的气息,扑打在薄聿司的脸颊上,酥酥麻麻的感觉席卷全身,僵硬的身体不敢乱动。

“什么赌?”

“赌你会爱上我。”

唐言自信的笑容挂在嘴边,越发的灿烂。

薄薄的日光打在她细腻的肌肤上,镀上一层柔光,一双明亮的笑眼,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度。

薄聿司怔了一下,这双眼睛…好亮,好清澈。

待他回过神来,目光中带着一丝危险的看着唐言:“你在白日做梦?我不会爱上任何人。”

父母的关系早就让薄聿司看清,人与人之间哪有什么一辈子的真心相爱?

他也不相信会有永恒的爱情。

就连他和大哥的存在,也不过是父亲年轻时赫尔蒙爆发留下的成果而已。

父亲和母亲在一起,每日的争吵,不过是互相折磨而已。

这样的爱情,薄聿司宁可不要。

唐言看着眼神陡然冰冷下来的薄聿司,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看来伯父的行为,家庭的不和睦,在他的心理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如果是前世的唐言,自然不敢如此的大胆。

可现在她知道,薄聿司的心里一直都是有她的,只是从未说出口而已。

唐言轻声笑了笑,嘴巴上说着不相信爱情,可到最后爱她爱的连性命都可以丢掉。

薄聿司…真是个口是心非的人。

“不敢赌?那我就当你是怕了哦。”

唐言激将法薄聿司。

薄聿司眯起眼,在他的字典里,什么时候有过怕字?阵阵冷笑:“就怕你血本无归。”

唐言灿烂一笑,将嘴唇放在男人的耳边。故意的呼了一口气,吹打的他的耳唇上,“那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温热的气体,让薄聿司的心跳都能加快。

砰砰砰!

疯狂的跳动着,好似随时都会从胸口里跳出来。

唐言松开手掌,看着脸色绯红的薄聿司,这些时日越发的喜欢看他脸红的样子了。

这样的他,还真是有些可爱。

此时的薄聿司略显窘迫,整理了一下领口,恶狠狠地看着唐言,几次开口都未发出声音,气呼呼的从天台离开了。

唐言嘟嘟着嘴巴,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他这样可爱呢?好像错失了什么很有趣儿的事情一样。

其实刚才唐言特意打开透视,时刻观察着薄聿司心脏搏动的频率,即便是在这一世,他对自己依旧没有什么抵抗力。

学校的教学楼整整九层之高,唐言刚走到八楼拐角处的时候,就看见三个染着奇怪颜色头发的女孩儿倚靠在墙壁上抽烟。

唐言皱着眉头,看她们这身打扮,恐怕是学校里的刺头。

这种人还是不要招惹的比较好。

唐言默然地从她们身边走过。

“站住。”

一道突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唐言扭过头,只见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女孩儿将手中的香烟掐灭,扔在她的脚下。

“你就是勾引薄聿司的女生?”

“秋桐,我看她也不怎么样嘛。”另外一个女孩儿讥讽的笑了起来。

秋桐冷笑,满脸的高傲和不屑。

唐言皱皱眉头,这三人恐怕来者不善,应该也是是薄聿司的仰慕者了。

难道想要替天行道?

除掉她这个亵玩薄聿司的祸害?

只不过…

她们怎么会知道她和薄聿司在天台?

唐言站在那里,面色清冷的看着三人,即便一对三,她也是不怕的。

“恐怕你们说反了吧,主动邀请我的人可是薄聿司。”

三个女孩儿眉头一蹙,秋桐冷哼一声,“你的底细我都调查过了,居然还是薄聿司的私人医生?你的目的恐怕不单纯吧,难道以为可以成为他的女朋友?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不不不,我的目的很单纯的。”唐言十分认真的回答着。

“单纯?”秋桐愣了一下。

唐言十分真诚的点着头,她的目的真的很单纯,只是单纯的…

“我只是单纯的惦记薄聿司一人。”

啪!

另外两个也将手中的烟扔掉,秋桐更是伸手推了一下唐言的肩膀。

唐言脚下踉跄一下,真挚的说道:“我劝你们最好放尊重点。”

听见唐言这么说,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像是看着傻子一样的看着唐言。

“你知道自己现在处境吗?真以为薄聿司会为了你替你出头?你算什么东西?”

秋桐伸出一根手指,一下一下的点击着唐言的肩膀,一点都没有打算放过唐言的意思。另外两个则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唐言略显无奈的摇摇头,“我真的不想这样对你们,都是一群小孩子。”

“小孩?你以为自己比我们大?”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秋桐冷冷的笑着,扬起巴掌朝着唐言的脸就扇了过去,“不好好教训你一下,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就是,现在的转校生,恐怕还不知道学校的规矩,今天就让你好好的体验一下。”另外一个女孩儿在旁边补充道。

可是巴掌声并没有应声响起。

只见秋桐扬起来的手掌僵硬在半空中,手腕上出现另一只手掌,被捏的死死地,不得动弹分毫。

唐言不废吹灰之力的钳制着她的手。

秋桐拽了几次,都没有拽出来。

“松开我!”

秋桐大吼着。

身后的两个女孩儿见秋桐不妙,连忙朝着唐言走过来。

“我真的不想这样的,这都是你们自找的。”

只见唐言脚尖抵在地面上,轻轻一转,身子轻巧的躲开两人的攻击,捏着秋桐的手掌逐渐用力,只见后者疼得脸色煞白,早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还不快点放开她!”

其中一个女孩儿见大事不妙,朝着唐言大吼着。

唐言耸了耸肩膀:“如果我就不放呢?你来打我呀。”俏皮的朝着两人眨巴着眼睛。

这一动作可是真的刺激到了另外两人,唐言眉头一挑,满脸的不屑。

眼看着对方的巴掌就快要落在身上,突然手掌用力一拽,将秋桐挡在身前。

唐言连忙松开手,举起双手大喊着:“这可不是我做的,和我可没关系。”

“你…”

秋桐气急败坏,脸色铁青,朝着两人吼道:“还不给我上去教训她

看着她们的架势,唐言心中了然,这三人平常在学校里作威作福惯了,一定没少欺负人。

两声巴掌声应声落下,只见两个女孩儿脸上出现五根指节分明的手印。

不等她们反应过来,唐言前进的身子并没有停止,反而继续追进。

两根手指,在两人身上轻轻一点。

只见两人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地面上,面色惊恐地看着唐言:“你对我们干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身子虚软无力?”

唐言高冷的站在中间,看着瘫软在地上的三人:“今天我也好好的给你们上一课。不要以为所有人都会认人宰割,总有一天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唐言…你知道自己招惹了谁吗?”

秋桐惊恐地看着她。

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她是谁么?

“存在?”唐言自顾自小声的嘀咕着,突然嘴角上扬起一道弧度。

可是这笑容在三人看来却是如此的恐怖。

只见唐言朝着秋彤走过去,蹲下身子,一只小手捏住她的下颌,直视着秋彤的眼睛。

“我管你什么存在!”

咔嚓!

指节用了巧劲儿,轻松地就将秋桐下颌骨松懈下来。

“呜呜呜…”

秋桐几次发声,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了,下颌更是合不起来。

唐言…居然…居然敢对她动手?

在这个学校里,除了薄聿司以外,她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唐言冰冷的眸子在他的身上扫了一眼,只见后者浑身一颤:“还不快带着她们两个滚。”

秋桐生怕唐言发起疯来,再对她在做出过激的事情来,踉跄的从地面上爬起,扶着两人踉踉跄跄的离开了。

秋桐脸色阴沉的可怕,她在动手之前就已经调查过唐言的底细,不过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孩子。

居然还有这份魄力?

“秋…秋桐,你的口水…”其中一个女孩儿惊恐地看着秋桐。

秋桐擦了一下嘴角,只见手背上有着晶莹的水珠,她居然不受控制的让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

唐言,你一定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唐言目视着三人离开,身子突然踉跄了一下,眼前阵阵发黑。

一只手扶着墙面,这才让身体稳固下来,一股虚弱席卷全身,死死地咬着牙齿。

“这是…怎么了?”

眼前一片漆黑,身子虚软无力的朝后倒去,彻底的失去意识。

突然一只大手接住唐言滑落下去的身子。

薄聿司看着躺在手臂上昏迷过去的女孩儿,眉头紧锁。

其实刚刚他去而复返,刚好看到秋桐三人为难唐言的情形,他就是想要看一下唐言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可万万没想到,这个女孩儿居然一人轻松解决掉三人。

如此的霸气侧漏,怪不得面对他的时候也有恃无恐的。

当唐言苏醒过来的时候,鼻腔内充斥着消毒水儿的味道。

环顾四周,映入眼帘一片雪白。

她怎么到医务室了?

记得之前正在教训那三个小太妹的啊,突然身子虚软无力,便失去了意识。

唐言从小身体不好,父母为了让她强身健体,从小就开始练习散打,虽说不出彩,但是对付三个女学生还是轻而易举的。

可是…怎么会昏迷呢?

唐言自己也是医生,伸出右手摸着左手腕的脉搏,除了虚软无力以外,并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是因为透视的副作用?

看来回去应该查一下家中古籍了。

唐言强撑着身子想要从病床上下来,却发现双手无力,就连下床都有些困难。

苦笑着摇摇头,这副作用,还真是有些大啊。

“这次真的是摊上事情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医务室内响起。

唐言将目光投射过去,只见一道修长的身影掀开帘子,缓缓走来。

薄聿司站在病床旁,眯着眼打量着唐言。

“我连你都不怕?难道还怕别的事情?”

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唐言苍白着小脸儿笑着。

薄聿司眯起眼眸,明明都虚弱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这人怎么这么没心没肺…

“秋桐,秋氏集团唯一千金,上有三个哥哥,老来得女在家里十分受宠,主要是她的要求,家里定会满足。”

薄聿司眼中存着戏谑,他还真要看看,唐言在知道秋桐的身份之后会是什么模样。

惊恐?胆战心惊?懊悔?

可是这些都没有,唐言依旧是面不改色。

“那又如何?”

唐言挑了挑好看的眉头。

“真是不知者无畏。”薄聿司冷笑。

唐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倚靠在床头,眼中却是存着柔和的光。

“是你将我送过来的?你不是都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是不放心我?”

在面对秋彤的事情,此时的唐言更关心薄聿司的心境。

被唐言这样问着,薄聿司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真是自恋,我只是不想自家学校里出现人命。”

“所以你还是在乎我的咯。”

唐言咯咯地笑着,那双漂亮的杏核眼闪闪发亮。

“荒唐!”

薄聿司略显狼狈的离开,这个女人,真是让他搞不懂。

唐言依靠在床榻上,脸上的笑意依旧没有散去,明明就是不放心她,明明是担心,非要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这个臭毛病非要好好给他改一改。

然而此时的唐言并不知道,薄聿司的心境已经被她彻底的给打乱了。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