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对我的尺寸还满意吗 你的那太大我的那里装不下

很意外,展越没有气恼,神情微微停顿了下,然后越发靠近了温柠,近得都能看见她细腻通透的皮肤上细微得几乎不存在的毛孔。

宝贝 对我的尺寸还满意吗 你的那太大我的那里装不下

“就是这样……”温柠想躲开,可她紧贴在靠垫上,眼看着那张熟悉的俊脸在眼前放大,她却丝毫不能动弹。



还真死鸭子嘴硬!



展越神情冷起来,粗糙的手指从温柠的肩膀慢慢滑到了脖颈,粗糙的指腹和细腻的肌肤呈鲜明的对比。



他的轻抚,让她心尖轻颤,连说话也变得不利索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蒙的瞪着:“展越……”



这还在大马路上。



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展越冷笑,低沉的嗓音轻喃:“车已经停了。”



见温柠抿着唇不说话,委屈的眸子里却快蕴出雾气来了,他神情微微停顿了下,“温柠,收回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在欺骗自己。”



收,怎么收?



“我没有,你先放开我。”温柠用力想要推开展越。



他靠这么近,她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不可能。”展越坚持。



温柠彻底恼了,也不管她四面八方都围着一个叫做展越的男人的气息,她狠狠甩了甩脑袋,提高了声音:“我说的就是事实。展越,你别再固执了!”



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她不会再出现在他眼前。



“是我固执吗?”展越眼底划过了一抹戾气,等温柠意识到危险,他已经抬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用力一带,她整个人便更加贴近了他。



温柠的身子撞在他的胸口,让她不自觉的僵硬,但固执作祟,她还是仰起头迎上了他的目光。



温柠的毫不示弱,更勾起了展越隐匿在心底的征服欲,他想也没想,薄唇已经贴上了温柠清凉柔软的唇瓣。



“唔……”温柠挣扎。



展越抬手将她抗拒他的两只手捏在自己宽厚的手掌里,绕过她身子,扭到了后背。



“展越,你疯了!”



那并不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等展越主动放开,温柠感觉自己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她狠狠的抽回自己的手,按在胸口大口大口的吸着新鲜空气,稍微缓解后,又怒目瞪着展越。



“我如果不疯,你以为你这次回来,还能见到现在这个我?”粗粝的大拇指指腹在自个儿的唇瓣上划过,似乎还能感觉到温柠留下来的气息。



展越笑了,“既然你喜欢那幅画,那么我给你机会,你随时可以再画一幅。”



温柠愕然一怔。



啥?他要让她再画一次他的裸体吗?有这种好事?



她的眸子里顿时泛起了一道明显的波动。



“但是在那之前,你要先替我完成任务!”看着怔住的温柠,展越眸光高深,意味深长:“温柠,你不会拿你母亲的生命开玩笑吧?”



温柠收回遐想,的确,自己应该马上逃离这个危险的男人,可是母亲,真是她的软肋!



“好了,我想你也不会随便拿你母亲的生命开玩笑。”



展越神情微微停顿了下,冲温柠扯笑。



一脚油门还没踩下去,展越的手机先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显示屏上面的号码,展越凝神,迅速划过了接听键。



“……嗯,好。”



温柠再抬头,展越已经丢下了手机,“家里打来的电话,可惜今天你的样子也不适合执行任务,改天吧,我先送你回去。”



温柠扭过脑袋,从后视镜里面看见她果真蓬头垢面的模样,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展越将她送到了景江公寓八号楼前,等温柠下车,他油门一轰,迅速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



唇畔,似乎还有她嘴唇的温度。



当劳斯莱斯行驶至宽阔的大道上,展越面前,似乎还有温柠那张略显清冷的小脸。



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她见到他,永远避之不及。



现在想起来,他都有点开始怀疑,当初被她吸引的时候,那张巧笑倩兮的面孔,到底是不是真的她了。



可是今天多少也算是有点收获。



那幅画是温柠的宝贝,她为了找到它,竟然连命都不顾了。



而他亲吻她的时候,他清晰的感觉到了她呼吸的变化,还有那微僵的身体。



说她不爱他,那是她在说谎!



景江公寓八号楼前。



温柠伸手拢了拢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心底五味陈杂,竟然不知道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今天的她,严重失态了。



“阿柠?”



温柠进门的时候,沈悠悠刚从卫生间出来,一看见她一身狼狈,吓得快步走过来,“你这是怎么了?”



几个小时前温柠出去的时候,她就觉得她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此刻瞧着她这一脸狼狈的样子,她就更加认定了。



一进门,温柠浑身的力气如同被抽干了一样。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软倒在沙发上,面对沈悠悠的关心,只能无力的摇头。



“你找宋天星干嘛?”沈悠悠接了一杯热水递给温柠,神情担忧,“先喝点水吧。”



温柠依言抿了两口热水,感觉被抽掉了精力的身子稍微好一点了,才强打起精神,“他抢了我的一幅画,我刚才找他去了。”



沈悠悠一脸错愕,“宋天星抢你画?”



温柠对画的宝贝程度,宋天星不是不知道。



“可是,宋天星怎么知道你回国了?”沈悠悠醒悟过来,连忙一脸紧张的瞪着温柠:“你们联系了?”



宋天星自从那件事后几乎消失在他们的圈子里面,“不对,你们要是联系了,你干嘛问我他的消息?”



温柠深深吸了口气,在化身推理专家的沈悠悠面前,她感觉自己似乎舒服了一些,干脆将在路上遇到宋天星的事情简单的跟沈悠悠说了一遍。



“我的天。”



沈悠悠在旁边坐下来,一脸受到了惊吓的模样,“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