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是不是听到女生越疼越起劲 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

一开始她觉得自己是外人,这是程安妥家里面的私事,她一个外人没有本事去插手,可如今她也算是看明白了,光是刚才那句话她就大概摸清楚了这个男人是什么品行。

男生是不是听到女生越疼越起劲 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

只见孙星琪一把冲了上来,一把握住了程奇又要落下去的巴掌一边连连冷笑道:“想不到你的父亲真是出色,连自己的女儿都下的去手,还口口声声的说这是孝敬,我真是佩服。”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和程安妥有几分相似,都有那么一个不近人情的父亲,只是比起自己,程安妥却可怜多了,起码她父亲还是讲道理的。



程奇狐疑的看了一眼孙星琪,在确认她不是来催债的后,脸色一瞬间就变的不耐烦了,只见他用力的甩开了孙星琪的手一边厌恶道:“你是谁?好端端的跑来我家做什么?我家的事情不要你管,去去去,哪里来的给我回去哪里,别这么八婆。”



这年头哪里来的这么多热血青年,别人家的家事也要插手了?



看见孙星琪踉跄了几步后,程安妥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现在孙星琪可是陈晟杰的妻子,万一在这里出了点什么事情,追究下来的话,到时候她一定会被炒鱿鱼的。她现在实在是不能丢了这个工作!



程安妥顾不上那么多,直接起身,利用自己的身体阻挡在了孙星琪的面前一边呵斥着自己的父亲道:“星琪姐,没事吧,你疯了吗!这个是我们部门的经理,你要是对她乱来的话,我们总裁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可在程奇的耳朵里听来,他却只捕捉到了经理两个字,既然是经理的话,那一定很有钱,而且她既然要帮程安妥出这个风头,就说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定是不错了。



一想到这个后,程奇一瞬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主动的露出一丝笑容来,而后往孙星琪的方向挪移了一会后这才讨好道:“原来是安妥的经理啊。经理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这里也是着急过头了,可能语气对你比较不好,你也不要往心里去啊。这个什么,您也看见了是吧,我们家里头的情况确实是比较不如意,不知道经理有没有多余的钱能够帮忙一下呢,我这外面欠了点钱,最近被追的紧,您看您和我女儿的关系似乎是不错的样子,我女儿一定会还你的,您看,怎么样?”



说着的时候,程奇还忍不住挑了挑眉头,谄媚的表情让人看的几度犯恶心。



孙星琪唇角微微扬起,这才顺着程奇的话语继续往下接道:“对,我是有钱,如何?”



在看见孙星琪的这个态度后,程奇立马觉得借钱有戏,越发的开心了起来,更是美滋滋的谈起了能借多少钱的问题来了。



“星琪姐,你别答应他,我爸就是一个赌鬼,他根本就不可能还钱的,最后还是我来,我已经没有精力在偿还……”



程安妥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的时候,却被程奇一脚直接踢在了地上。



对此程奇似乎没有愧疚,反而还大声的呵斥道:“程安妥你给我闭嘴!我生你养你这么久就是为了让你来帮我赚钱来卖钱的,要不然你以为我白养活你这么多年做什么,如果不是看在我们父女情面下,我早就把你拿出去卖了,外头的大哥也都说了,拿你来抵债能还个十万块!在说的话,我就直接把你啦出去!”



不着痕迹之间,孙星琪换了个位置,站在了程安妥与她母亲的面前而后笑道:“该死的!这是你说的人话吗?我告诉你,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程安妥今天也会搬离开这里,我也报警了,程先生,你需要为自己负责任。”



报警?



这个女人似乎太看的起自己了。



正在程奇想要说话的时候,门却突然一脚被人踢开,可是来的人并不是孙星琪所期待的警察,而是来催钱的人。



只见一个男人缓慢的走了进来,扫视了一圈凌乱的卧室后,这才嘲讽道:“程先生,我们老大已经等你很久了,你不是说只需要半小时就可以拿出钱来吗,钱呢?还是说,你是在骗人的?”



原本还气焰茂盛的程奇一瞬间温柔的像是一只小猫一般,点头哈腰的来到那男人的身边连连讨好道:“马上,胜哥,在给我一点时间。你说吧这老娘们不老实,死缠烂打的,在给我几分钟时间,我马上!马上就能要到钱了,瞅啥呢,说你呢,老女人,快点把你钱拿出来,否则我们都别想活!”



正在程奇催促着的时候,被称呼为胜哥的人却突然将自己的视线锁定在了孙星琪的身上。细细打量了一番后,这才左右环绕道:“这个女人我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呢……”



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孙星琪的心头缭绕而过,而门外很快的也迎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门被一脚踹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趾高气昂的男人,只见他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程安妥后,这才嗤笑出声道:“这不是程奇么,怎么又回来要钱了?别这么激动的看着我,我是不会代替你还钱的,而且,我今天过来就是来说事情的,我和你女儿的婚事,要不然就这么散了吧。你们的名声越来越臭,不能侮辱了我们莫家。这是五十万,就当做是我们莫家最后的赔偿,大家好聚好散。前几天你不是找我借钱么?叫你卖身过来还钱你还故作神秘清高?不是要钱么,给你!”



说完后,那男人直接将保险箱打开,将里头的五十万取了一些出来,用力的扔在了程安妥的脸上。



这种羞辱,简直是叫人难以忍受。



顾不上胜哥的打量,孙星琪将程安妥给扶了起来这才转身扫视那自称为莫家的男人反驳道:“你够了,凭什么这么羞辱人,有几个钱了不起?”



而程安妥由始至终都是压低着脑袋,说不出半句话。程奇则是在看见那散落的钱后,狼狈的像条狗一般,爬在地上不停的捡着那些散落了一地的



面对着孙星琪的指责,莫敬思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反倒是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程安妥继续炫耀道:“我告诉你,当初我看上你不过是因为你在陈晟杰公司做事情罢了,可是你一点都不争气,根本就争取不到我想要的东西。现在你对我来说没用了,再见了啊程安妥,狼狈死了你,当初我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这种女人。”



说完后,莫敬思转身就离开了,孙星琪刚想追上去的时候,却被胜哥一把拉住了手腕用力的拉扯回了原地。



只见胜哥突然大笑了出来,连连拍手叫好一边兴奋道:“我刚才说你为什么这么眼熟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前几天陈晟杰娶的那个老婆吧,没想到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竟然自己送上门了。程奇,这个女人会更值钱,你女儿我暂时就不要了,我在给你最后一星期的时间,你要是凑不到一百万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带走这个人!”



这个女人既然是陈晟杰的老婆,只要给陈晟杰去个消息,说是他老婆被绑架了,到时候能收取到的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啊。



孙星琪眉头皱了皱,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在一边的程安妥却已经被吓破胆了。



一直都强韧泪水的程安妥终究还是崩溃了,只见她狼狈的在抱住了胜哥的脚,一边磕着响头一边恳求道:“我求你了,你带我走吧,我愿意抵债,我什么都愿意做,求你了,胜哥我求你了,我爸欠下的钱我会还的,但是你不能带走她。”



她真的什么都不要了,她爱了那男人十几年,好不容易最近要开始举行婚礼了,结果,她丢了身体,丢了爱情,之后恐怕连工作都要丢了吧?



或许死亡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解脱了。



正在几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警察终于到场,而胜哥也只能碎屑了一口而后灰溜溜的离开,成功的避开了被逮捕的危险。



可程奇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当场就直接被抓去了警察局,而程安妥和孙星琪则是被喊去做口供。



程安妥擦了擦眼泪,而后偷偷摸摸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悄悄的塞进了她母亲的手心里一边低声嘱咐着:“妈,你先在这里呆着,我一会去了就马上回来。你自己注意安全知道吗,这个卡里面还有一万多,我这个月的钱还没来得及给你,你一会快些换个地方,晚点我想办法联系你,知道了吗。”



蒋美琴内疚的摇了摇头,片刻后又点了点头。



若是她能在强大一些的话,她女儿就不用着的这么为难的日子了。



录完口供后,已经是接近傍晚了,程安妥的情绪有些低落,而程奇则是被拘留了一星期并且罚了款,暂时对程安妥也构不成威胁了。



马路边,孙星琪和程安妥坐在椅子上。



程安妥将自己的脑袋轻柔的靠在了孙星琪的肩膀上,片刻后,这才轻启薄唇茫然道:“星琪姐,你说我我怎么办?我感觉我太弱小了,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保护不了。”



孙星琪有些心疼的叹气了一声,而后伸出手,主动的将程安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一边安抚着:“钱不够的话从我这里拿,你家里面的情况我也大概了解了。平日里倒是没有看出来,摸摸头,不哭了,关于房子的问题我这边帮你想办法,看开点,总会有路能走的。”



此刻除了哭泣外,程安妥想不到自己还能做什么了,好在,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孙星琪,让她感受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丝温暖的。



正在两个人交谈着的时候,马路边却骤然停下了一辆黑色的车。



“孙小姐,我们家老爷身体不太舒服,希望您能回陈家一趟。”



下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生。



程安妥的情绪好不容易才平稳下来,在看见苏生的时候又炸裂开来了。



伸出手,程安妥直接拽住了苏生的衣角而后咆哮道:“就是他……星琪姐,昨天就是他。苏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把我送去苏昊泽那边,你不是保护我的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倘若不是这个男人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自暴自弃的境地?



“苏生,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苏生的阐述下,几人这才明白,原来这陈晟杰吩咐的没有错,苏生也执行的很完美,可苏昊泽却理解错了意思,这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闹剧。



一瞬间,程安妥 瘫软在了地上。原来,都是一场可笑的戏剧,而她便是这场戏剧里的牺牲品。



苏生由始至终都是紧绷着一张脸,片刻后,这才往前走了几步,将自己的声音给压低道:“其实程小姐也不必灰心,您是孙小姐的朋友,想要去讨个说法也不是不行,起码会有一笔不少的酬金。还有,孙小姐,我们老爷的身体很不舒服,希望您尽早回去,也希望孙小姐不要让小的难做。”



老爷?陈家?



孙星琪唯一能想到的便是那个有恩于自己的老伯伯了。



迟疑了一会后,孙星琪这才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只见孙星琪主动的打开了自己的包包,利索的将自己的银行卡抽了出来置放到了程安妥的手心一边叮嘱道:“我知道了,安妥,你先回去好好照顾伯母,等我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就过去找你,你一会把你银行卡号发给我,我给你转一点过去,别拒绝我,你就当做是借钱,晚些时候有时间在慢慢还我,我暂时也用不到钱。这个卡里还有点钱,迷茫是我工作牌号码,不许拒绝,好了,不哭了,我先回去了。”



交代完这一切后,孙星琪这才火急的上了车,而后匆匆离去。



望着那远去的车影,程安妥朝着那方向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后,这才转身离开。



孙星琪给她的这个恩情,她这辈子就算是拼了命也一定要还上去。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