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 校花被迫撑开颤抖高潮求饶

陆柔居然还在?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 校花被迫撑开颤抖高潮求饶

“好久不见啊,林沐!”私底下,她叫她‘林沐’,如果说五年前,陆柔觉得自己配不上林沐的话,现在她已经足够和她抗衡了。



“呵……”



林沐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耸了耸肩,“文件我先放这儿了,等他自己来看吧!”



她在避免和陆柔正面接触,林沐一贯心思缜密,在她知道陆柔真正的目的之前,她是绝对不会和她发生冲突的。



陆柔自然也看得出来,林沐忌惮的,是沈微成。



只要他的心向着她,林沐永远不敢对她做什么。



“等等。”



陆柔在林沐即将走出办公室的那个瞬间,突然叫住了她,“不如,我们去咖啡厅喝一杯吧?就像以前。”



就像以前?林沐微微一怔,搜寻着脑海里的记忆。



那一年,父亲终于答应帮助沈微成,她理所应当进入麟晨,成为副总,那时候沈微成还没有对她恨之入骨,他离开青城之前还将陆柔和公司交付给她。



就是他离开之后,陆柔找到了林沐。



两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谈成了一笔无人知晓的交易。



“你不会拒绝我的。”陆柔笃定地说着,随后就先走出了办公室,林沐的确没有拒绝她,她比任何人都想要知道陆柔这次出现是为了什么。



咖啡厅的桌上摆放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不同于当初的是,此时的麟晨地产无数次的扩大,翻修,早已经没了当初的样子。



陆柔慵懒地咀嚼着口香糖,“林沐,没想到我还会回来吧?”



她肆无忌惮地笑着。



林沐看了她一眼,风轻云淡,“你为什么来与我无关,不过……”



她轻轻地抿着红唇,像个胜利者一般,“陆柔,其实你早就计划好了吧?”她轻声问道,白净的脸颊上透着几分无谓。



时至今日,林沐才终于看清楚陆柔的真正目的。



她嫁给夜司辰,说白了,就是为了钱,一旦她将大部分财产转移到自己名下,她就会迫不及待的选择另一个下家,就好像五年之间一度崛起成为青城首富的沈微成。



“计划什么?亲爱的林沐姐姐,你别忘了,当初可是你把我包装好送给夜司辰的呢?”她不看林沐,显摆着手指上蔻丹红的指甲油。



林沐蹙了蹙眉,莫名的多出了几分恶心。



什么包装好,根本就是陆柔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当初她还有些震惊她这样‘纯洁’的女孩子,怎么会懂得那么多,可现在看来,这一切根本就是个阴谋。



可林沐怎么也想不到,陆柔最后一个算计的人是她。



“不过……”陆柔轻轻地笑着,“林沐,你该清楚,沈微成心里只有我,从一开始你就输了!”



从一开始,她就算好了。



算好林沐这些年的付出无果,算好了沈微成只喜欢她一人?林沐蹙着眉,她暗自嘲笑自己当初竟然劝过陆柔去沈微成那里当说客。



“不过,林沐你是个聪明的女人,识趣的话,最好离开他!”陆柔终于切入正题了,她眯着眼定定地看着林沐。



“凭什么?”林沐从容不迫,处变不惊,“你凭什么肯定我会把沈微成拱手让给你?”



她眯着眼,仔细地打量着陆柔。



却见她拿起手机,微微晃动两下,将照片放在了林沐眼前,“这就是我的自信,如果沈微成知道,你偷偷生下他的孩子……”



她正说着,林沐却失神了。



小乖是她唯一的软肋,也是她的全部,她猛地起身,一把将手机抢过来,迅速删掉了照片。



“你以为,删掉了,就可以否认他的存在了么?只要你儿子还活着一天……”



话音未落,只听到‘啪——’的一声响,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了陆柔的脸颊上,林沐大口地呼着气,灼热的眸光里透着怒火。



“陆柔,你敢这么做,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的,甚至已经隐约感觉到自己病情的复发,可林沐却不愿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来。



“林沐!”



就在这个时候,低迷的话音从身后传入耳内,林沐甚至不用回过脸,都知道是沈微成来了。



她不得不承认,陆柔算的太精了。



“微成哥哥,不是的……”火上浇油的一句解释,霎时间点燃了沈微成的怒火,他自然不知道这两个女人讨论的话题是什么,可是在看到陆柔这样楚楚可怜的模样的时候,他心中的天平就已经倾向了曾经喜欢的那个人。



“给她道歉!”



他带着命令的口吻,几乎没有察觉,和自己距离只有半米不到的林沐正在大口大口地呼气,她死死地咬着牙,“不!”



仿佛,一个字都已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沈微成自然听到了她倔强的回答,男人一双眼眸顿时间沉了下来,“林沐,现在就给她道歉!”



他咬牙切齿地说。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们究竟在谈什么?我为什么打她?”林沐咬着牙,小声地问。



他不会问,她也不会说。



沈微成冷冷地笑了笑,带着鄙夷,“林沐,不管是为了什么,你打人就是错!”



“那么……我错了……沈总,我可以走了吧?”她咧着一抹清冷的笑容,颓废地询问,可沈微成正在气头上,哪里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他一把抓住了她,“林沐,我要你给她道歉!”



“我没错,凭什么道歉?”林沐宁死不屈的模样在他看来滑稽无比,她转过脸来,如同火炬一般的目光里透着失望,“沈微成,凭什么我道歉?”



五年了,五年来她战战兢兢为公司出力,满怀期待地等他回来,五年的青春,她竟然换回的是沈微成的鄙视和不屑。



他甚至连问都不问,就帮着陆柔。



“就因为你打了人!”



“我打的是人么?沈总,你看清楚了我打的是个贱……”话没说完,男人毫不留情地打了她。



林沐怔住了。



她甚至连站在原地的力气都没有,想一根羽毛般没了重心,直接往后倒了下去。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