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洗澡叫我进去摸下面 校花撩开裙子求我桶她

林沐笑了,抬眸,沈沉的目光像是一把匕首,直接看穿对方,“孙小姐来之前,不就已经把我查清楚了么?明知故问?如果你是为了装无辜,大可不必。”

老师洗澡叫我进去摸下面 校花撩开裙子求我桶她

她的话,让孙浅死死地攥紧了拳头。



不愧是林浩的女儿,一针见血,聪明智慧,根本就不给她机会,可她既然来了,自然已经有十足的把握拿下林沐。



“林副总,对我给你准备的见面礼,是否还满意呢?”



孙浅示威性的笑着。



这次,林沐笃定,幻灯片就是孙浅精心策划的,只可惜……



“满意!不过,孙小姐,你还真是胸大无脑啊,你这么做不但没能让我难堪,反倒……把沈总气的不轻。”



她好笑的瞟了一眼孙浅,声音悠扬的似故意给一些人听见,然后她直接绕开孙浅兀自离开。



“怎么可能?”孙浅气急败坏,明明就是林沐这个女人得罪了沈微成,凭什么怪罪到她身上?



想到这儿,她慌忙止住了步子,转了身就往会议室疾步走,才走了几步刚好撞上了走出正厅的沈微成,男人刚硬伟岸的身形站在她的面前,虽然随意却不减半分寒霜,而他墨色的眸中在看见她的刹那,闪过了一丝的不耐。



“你来这里做什么?”



和明显的厌烦!



“微成……我……”



像是被这道声音给扰了,沈微成拧起剑眉,冰冷的眸光径直的扫了她一眼,然后压根就不等她继续说下去就毫不犹豫的大步迈开——



孙浅的心倏的虚了,手里握着精致的小包,踩着高跟鞋就追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



总裁办公室内,文件散落一地,沈微成坐在正中间的黑色椅子上,工整长裤包裹的长腿交叠,尽显出他英挺的身材。



一地烟头足以告诉孙浅,这个男人可没什么好脾气。



大理石的晶亮地板拉长了孙浅的身姿,她握着手袋的五指有些发软,却还是婀娜多姿的走上前去。



“出去。”



看到孙浅之后,沈微成只说了两个字,偏生有人不识好歹,投怀送抱,“亲爱的,你生气了么?可别因为那样的人气坏了身子……”



“说完了么?”



沈微成不耐烦,抽了一根烟后靠在椅背上,五官在薄薄的烟雾中忽明忽暗,唯有目光透着摄人心魂的寒冷,“我说过,我最讨厌在我背后耍手段的女人!”



是的,在孙浅身上,他看到了林沐。



他讨厌这样的女人,一个林沐足够让他活在仇恨当中,那么其余的人就注定要下地狱。



孙浅迟疑了很久,愣是无法理解这句话。



明明,她是在帮他摆脱她……



“我……”



“滚!”



沈微成厌戾地目光扫过她,他倾身向前在烟缸里弹了一下烟灰,又猛地抽了几口,掐灭烟灰后见孙浅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才不留情面地拨通了保安部的电话。



半分钟之后,孙浅几乎是被保安拖出了走廊,惨烈的惊呼堪比杀猪,惊扰了公司一群人。



“天哪,林副总也太狠了。”



“哼,对付这种插足的小三,当然要狠心。”



“要我看,这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外面议论声纷纷,办公室里,林沐放下了手中的资料,助理苏暖暖错愕地看着她,说什么都不相信这是林沐的手笔。



“把这个,交上去。”



林沐冷漠的话音打断她,没有丝毫表情。



这是第几个了?借着她恶毒,难以容忍小三的名头,来公司讨好沈微成的女人被她‘命人’拖走。



可实际上呢?沈微成这一招,是借刀杀人,她不会不懂。



“我……我……”



苏暖暖看着林沐支吾半天,她虽然才来公司一周不到,可她觉得,林沐不是那样的人。



“你只有一分钟。”



林沐不耐烦,直接把文件扔给她,随后拿着包起身离开办公室,从偌大的办公区域离开后乘坐专用电梯直达一楼,期间她一直低着头回复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却没发现石阶上站着的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恣意的沈微成。



直到撞进沈微成的怀抱之后,林沐才猛地一惊,手机掉落在地。



“怎么?这么着急投怀送抱?”沈微成冷冷地笑着,眼底像是又一层薄雾,疏离着她的一切。



林沐仰眸,笑靥如花,“所以,沈总是在守株待兔?”



言语之间,不让分毫。



沈微成一双眸子都暗下来,他一直知道她伶牙俐齿,可这样如同刺猬般的林沐,莫名地让他想起了五年前。



当他毫不犹豫将她从水深火热当中就出来的时候,等待自己的却是恩将仇报,是她逼走了陆柔!



林沐,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自以为是了!”沈微成突然抬手,大掌从后而上握住林沐的脖子,微微用力迫着她上扬脸颊,而他却俯了身,森寒的语气游走在林沐的耳畔。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自以为是!



“呵……”这一句话让林沐浑然间打了一个激灵,如同置身于冰窖,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出一声冰冷的嗤笑,“言不由衷。”



笃定,又冷沉的话音响起的同时,林沐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指了指她胸口的位置。



无以复加的痛,却在心里逐渐地蔓延着。



被她无情戳穿的那一刻,沈微成怔住了,浓眉一跳,狭长的黑眸被浓雾遮盖,深不见底,冷冽,冰寒。



林沐视若无睹,在他盯着她的冰冷眼眸中,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吧,沈总,这次什么事?”



上次,他这么夸她,是为了拿到营业执照。



算起来,已经是五年前了。



那么现在呢?现在是什么?林沐好奇。



可她忘了,彼时的沈微成,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他暗着眸光一把将她抵在冰冷的墙上,带着嘲讽,“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林家大小姐么?”



不留情面地提醒。



林沐咧了咧嘴,“既然沈总已经过河拆桥了,又何必说出那样违心的话呢?”



她柔软的话音,仿佛一根羽毛。



林沐抿着唇笑,就在这时掉在地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着,她恍惚低头,屏幕上熟悉的数字,让她心口一软。



沈微成自然没有注意到她面上的神情,因为此时他已经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手机,暗哑的话音低沉至极,传入话筒的另一端,“林沐现在有事,晚点打过……”



来!



最后一个字还没发音,被很没礼貌地打断了,“叔叔,你是谁呀?我妈咪呢?”



沈微成握着手机的手猛地一僵,不等他开口问个究竟,林沐一把将手机夺走。



极有耐心,又带着她一贯高贵的气息,“小乖,妈咪现在有事,晚点给你打好么?”



这,大概是多年来沈微成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温柔的神情,仿佛以往那拒人千里的眸子此时就像蜜罐,引诱着人沉沦



她挂断电话,猜到了他心中的疑惑,淡笑,“怎么?沈总似乎很关心我的养子?”



羸弱的话音,足以彰显了她的心虚。



沈微成眼角的余光扫过她白净的脸颊,冷冷地哼了一声,“林沐,你要是敢给我戴绿帽子,下场你该清楚!”



话闭,他垂握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凛冽的眸光从她脸上撤离,转身大步离开。



林沐靠在走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底却升起浓浓水汽,攥成拳头。



她甚至不敢去想,沈微成要是知道自己有个孩子,会不会大义灭亲把小乖掐死?他那么恨她,怎么能够容忍他们的孩子生下来?



她几乎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泪水莫名地夺眶而下。



从前,他问她,“林沐,你明知道和我结婚无异于迈步地狱,为什么还义无反顾?”



她无数次想要回答,无数次如鲠在喉。



沈微成,因为我想要一个家,有你,有孩子。



可她说不出口,甚至连承认孩子存在的勇气都没有,所以挂断电话,她欲盖弥彰告知他小乖是自己的养子。



林沐大口大口地呼着气,脑子里却是一团糟。



她想伸手去拿手机,却摔在了地上,如同脱水的鱼儿一般,没了力气,她早该想到这一天,早该有心理准备。



五年了,这是她第一次发病,哮喘。



林沐所幸垂下眼眸,她甚至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你躺在这就不怕丢人现眼么?”模糊间,有个低迷的话音入耳,她已经顾不得反驳他。



沈微成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躬身将她抱起,目光沈沉。



这女人,上一秒还在他面前嚣张得不得了,怎么现在就虚脱了?他冷冷地勾了勾唇角,暗自思忖着,如果不是陆柔的离开,或许自己也不会那么讨厌她吧?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刚刚萌生,便被他压制了。



这些年,林浩对他帮助不小,可沈微成一直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都是林家付出的代价,是他们无数次地伤害着陆柔。



可有些事,往往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愈发让人深思,就比如现在,他明明那么恨她,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死,可不经意之间还是流露出了焦急,慌忙抱着她去医院。



林沐是被医院外,钟楼的钟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立刻就注意到站在窗台边的沈微成,男人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仍旧是一身黑色的贴身西服,即使是站在狂风骤起的夜幕之下,也无法掩盖属于他的王者气息。



林沐吸了一口气,卷着被子,心口反复地抽痛。



沈微成,这个名字从五年前那个黑夜就已经注定烙印在她心口的位置,无法磨灭。



失神间,沈微成已经推门走了进来,见她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本来准备好的嘲讽的话语,莫名地鲠在喉头。



“醒了?”



半晌,他只得冷冰冰地询问她,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林沐抿唇笑了,却没有说话。



她知道,或许他们之间,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够换回短暂的温情。



大概是被沈微成会错了意,以为她没力气说话,沈微成走到床前给她倒了一杯水,“饿了么?我去给你买吃的。”



他说完,转身匆匆离去。



反倒是林沐,靠在床上不知所措,端着手里那杯已经半凉的水,反复回想着五年来的点点滴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