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扒开让我添个痛快 脱了她的内裤让我添

萧瑶抬头看到展颜面色苍白,神情里有着忧伤和悲凉,这是她认识的那个快乐无忧的大小姐吗?她不由得疑惑起来,挽起她的衣袖,白皙的手臂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色,唇角也微微有着紫青色。

把腿扒开让我添个痛快 脱了她的内裤让我添

虽然已经消了不少,可是依稀却还能看得见那深深的痕迹,那淤青并没有完全的消散。



“这是谁干的?是谁?”



“瑶瑶……”展颜泪水一下子便忍不住落下,一颗颗的晶莹,像是破碎的水晶般,“我的爱,是不是错了?”



“是傅北辰?”萧瑶替她放下了袖子,然后擦去她眼角的泪水,“他是不是对你……”



展颜沉默不语,只是直直的掉着眼泪。



“颜颜,他是不是对你用强了?!”



展颜想说,傅北辰是因为喝醉了酒,是因为他心情不好,可是这样的蹩脚的借口,她连自己都说不服不了,拿什么去说服自己最好的朋友?



看她的样子,萧瑶就知道,她猜得一点都没错,越想越气,恨得直跺脚。她的颜颜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展爷爷可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地疼爱,容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还有与她从小一起长的那个人,慕言,她的言哥哥,也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爱。



这事儿,还真不能告诉展爷爷,他身子不好,只怕闹出点什么事儿来。



“颜颜,跟我去找阿言,这事儿还真不能就这样算了,才新婚,他就这样对你,以后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瑶瑶,不要……不要告诉言哥哥,会惹祸的!”展颜的声音中有着莫名的哀伤,如同即将消逝的霞光,“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北辰哥哥,他并不想这样的,他恨我,我知道,是我赶走了林思微。”



“林思微?”萧瑶微微蹙眉。



“嗯,林思微,是北辰哥哥在英国剑桥留学时的同学,他们在一起两年了,”展颜笑了笑,将裹在身上的披肩拢了拢,“瑶瑶,你知道么?我是真的想过要成全他们的,可是林思微根本就配不上北辰哥哥,所以我才会答应妈妈,陪她一起去给了林思微钱,赶走了林思微!可是我没有害死她,我没有害死过她的!”



阳光下,展颜的脸苍白得近乎透明,有种孤独寂寞的味道缓缓流淌。她们并肩坐在榕树下的长椅上,温暖的光细细地洒在她们身上,展颜耳边的蓝钻灿然生辉。



“我知道的,你不会害人的,颜颜!”萧瑶伸手抱住了展颜,她微微蹙眉,“颜颜,你怎么就这样傻呢?为了一个傅北辰值得么?”



“值得!”展颜淡然一笑,“即使你过了很久再问我,我还是会告诉你,值得!早在嫁给北辰哥哥之前,我就知道,嫁给他之后,我和他会是什么样的,可是我还是嫁了,我只想要守在他身旁,不想他难过,只想看他笑,我所想要的,只有这样而已!”



“颜颜,你爱得太痴,爱得太傻!”



“也许吧!”展颜笑了笑,如同面对镁灯般的笑靥,脸颊边的梨涡也渐渐显露了出来,“瑶瑶,这事儿,不要告诉言哥哥好么?他与北辰哥哥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不想他们因为我闹得不愉快!”



“……”萧瑶无语的看着展颜,但不得不承认,那个任性妄为的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瑶瑶,你会答应我的,是么?”



“颜颜,这次我可以不告诉阿言,那么下次呢?或是再下次呢?”



“我知道,我跟你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瑶瑶,你就替我瞒一次,好么?”



萧瑶看着展颜的眼,想了许久,却还是赖不住她的祈求,就答应了她的要求,他们也不可能会这样快就离婚,不管怎么样,她总得要顾及家族的颜面。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