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扒开粉嫩的小缝伸舌头

“我说,我认输了,我答应娶你了,展颜!你赢了,赢得很彻底!”

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扒开粉嫩的小缝伸舌头

傅北辰肆意的笑了,他笑得依旧是那么好看,如同他们初见时的模样,可他却字字珠心,句句不留情面。



“你休想,我不会让颜颜嫁给你的!”展博文冷哼一声,随后扶着展颜就往外而去——



到了医院,展颜被送进了急诊室。



展博文站在外面,傅云霆夫妇也跟着赶来了,看到这一幕,他们也不由得有些不自在,而展博文也看出来了,“你们回去吧,我自个儿的孙女儿,我老头子能照顾,不劳烦你们费心了!至于傅展两家的婚礼,就此取消吧,我明天会让展璟去发布这个消息的!”



“别啊,展老,两家的婚约是你和老爷子定下来的,况且两家又是世交,北辰他是一时蒙了心,回头我一定好好说说他!”傅云霆见老爷子是真的动怒了,赶紧上前去说好话。



“云霆啊,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和宛如的性格,我才放心把颜颜交给你们,可你看今天这情形?只怕哪天我在了,北辰那小子不得杀了颜颜?”展博文的语气很固执,也很坚决,“就这样吧,就当作是我展家对不住你们傅家了,颜颜,我是绝不会让她嫁给傅北辰!”



“展老……”傅云霆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林宛如给拉住了,她走上前去,恭敬的说道,“展老,婚约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颜颜,等颜颜好起来,我们再说,好么?!”



展博文看着林宛如却很是无奈,笑了笑,“宛如啊,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可这强扭的瓜不甜,就算让颜颜嫁过去,你们能护住颜颜,可我看北辰那样子,是不会放过颜颜的,所以这婚约就这样,解除好吗?”



林宛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坚定却让人很心疼。



“爷爷,我不会取消婚约的,我会如期嫁给北辰哥哥!”展颜出现在门口处,看着在争吵的大人,因为刚刚做完手术,她还是很虚弱,整个人看起来都是苍白无力的,而她的脸上却带着坚定的神色。



刚刚在急诊室的时候,她没有让医生打麻醉针,机械和刀子划开她皮肤的瞬间,她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疼痛,可她却不觉得疼,因为再怎么疼,也比不过心里的疼。



展博文一听这话,不由得生了好大的气,“展颜,你说什么?!”



“爷爷,我说,我要嫁给傅北辰!”展颜的话淡淡的,声音也很轻。



可这样的声音听在展博文的耳朵里,却让他很震惊,他以为发生这样的事以后,展颜不会再执意嫁给傅北辰了,但竟然不是,她竟然还这样执意嫁给傅北辰。



“展颜,你就这样看轻你自己?!你知不知道那个男人不爱你,他甚至为了其他女人,要杀了你?!就算你嫁过去,不会有好日子过,你也不在乎?!”



展颜微微抿唇,在护士的搀扶下,一步步的走向展博文,爷爷说的事,她都知道,她也知道傅北辰不爱她,可那么多年的执念,她没有办法放手。



她这一生,没有什么其他的愿望,只有嫁给傅北辰,成为他的妻子,这样一个心愿而已。



现在好不容易愿望就要实现了,她不想放弃。



随后,展颜走到了展博文的面前,忽然在众人的面前,跪在了展博文跟前,背脊挺直,她说,“爷爷,颜颜只爱北辰哥哥,求爷爷成全!”



看着这样灵玩不灵,有这样执拗的展颜,展博文差点气得高血压都要犯了,他指着展颜,“展颜,你就这样爱傅北辰,爱到这样的地步了?即便你知道他不爱你,即便他恨不得你去死,这样你也要嫁给他?”



展颜没有说话,只是将背脊挺得比值,苍白的脸色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对不起,爷爷,请恕颜颜不孝,求爷爷成全!”



“好,你真是好样的,展颜,你就真把自己看轻到这样的地步,我也懒得管你了,今后的日子,你受了再大的委屈,莫要回来在我面前哭!”展博文气得说了极重的话,这也是他自展颜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对她说了这么重的话。



他精心呵护长大的孙女,竟这样看低自己,为了爱一个男人,竟然将自己低到尘埃里了。



“爷爷……”展颜哭着抬头看着展博文,一脸的泪水。



傅云霆两夫妻见这样的状况,赶紧上前去劝,“展老,看在颜颜的面上,就算了吧,我们两夫妻向你保证,绝不会让颜颜受一点儿委屈的!



最后展博文没能拗得过展颜,如果他不同意,展颜就在花园里跪着,跪到他同意为止,他也是拿展颜没有办法,也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好在傅云霆两夫妻跟他保证了,会好好的对展颜,不会让她受一点儿委屈。



傅展两家联姻,婚礼自然是极尽的奢华。



展颜身着洁白的婚纱在众人祝福的眼神当中缓缓步入教堂,白纱上面点缀着几千颗的碎钻,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现着耀眼的光芒,白色的头纱将她露出幸福笑容的脸庞遮住。



教堂的大门从里面被阖上,当最后的一丝阳光被无情的大门挡住的时候,新娘已然走到了新郎的身边。



作为今天另一个主角的傅北辰一袭意大利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严肃凛然,透露出浑然天成的贵气与气势。



涔薄的唇瓣微微的弯起一个弧度,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他的心情不错。



身后木椅上面坐满了全市权贵的代表,作为G市最有名的人物,没有一个人在他结婚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不给他面子。



“展颜女士,你是否愿意嫁傅北辰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神父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教堂当中,没有任何人说话,大家都耐心的等待着主角的回应。



“是,我愿意。”



展颜的声音紧绷着,傅北辰深邃的眼眸骤然闪过一丝异样。



“傅北辰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展颜女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傅北辰没有回应。



展颜迟疑地看向他,却一下子望进了傅北辰幽暗深不可测的眼眸中,顿时心开始不可抑制的发凉。



座无虚席的教堂里一下子窜出几许的窃窃私语,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敏感的人群还是察觉到新郎新娘之间的异样。



傅北辰涔薄的唇瓣微微的张启,声音还没有发出来的瞬间——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在响起,大家都面面相觑,都在想着看这么重要的日子,究竟是谁这么不长眼,手机居然不开震动,如果打扰了傅北辰的婚礼,只怕日子不会好过的。



只是听说,这傅北辰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新娘并不是很满意,甚至是厌恶。



这其中的缘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就在大家都疑惑的时候,只见傅北辰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接了电话,说一句,“我马上到!”



神父迟疑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额头上忍不住的冒出冷汗,难怪早上出门的时候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场婚礼要是砸在自己的手中——



可真是了不得了!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