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麻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麻麻装睡用屁股迎合我

叶潇锦已经名誉扫地了,只能给他抹黑,而她才是可以帮到他的那个人,不是她叶潇锦。

麻麻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麻麻装睡用屁股迎合我

一直坐着没有开口说话的叶父,看向顾泽琛,语气带着恭敬,“顾总,快坐下用餐吧。”



听到父亲对顾泽琛的语气,让叶潇锦有些意外,平常严肃的父亲,竟然会有这么一面。



顾泽琛到叶潇锦旁边坐下,叶潇锦也明白,他这次带她过来,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不会是想当着她父母的面,来揭开叶欣然的真实面目吧。



想到这儿,叶潇锦在吃惊的同时,也有些小感动,或许跟顾泽琛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坏处,现在唯一愿意替她讨回公道的男人,就是他顾泽琛了。



这时候,顾泽琛扭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让人难懂,叶潇锦不知道他接下来又想说什么。



“叶总,没记错的话,潇锦当年应该是被判刑五年。”顾泽琛说话并没有拐弯抹角,开口直说。



潇锦……顾泽琛第一次这么叫她的名字,听着竟有些不自在。



“是。”叶父点了点头,对此事,他更多的是愤怒,并不是心疼女儿。



叶潇锦一直看着自己的父亲,对于父亲的态度及反应,让她有些心寒,回答的这么淡然么。



“作为父亲,难道不应该相信自己的女儿么?五年,说不上有多长,但也不短,你忍心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在牢房里待五年吗。”顾泽琛淡淡的道,说话的时候一直注视着叶父的脸。



当然,他觉得并不是叶父残忍,毕竟也是亲生女儿,一定是有人跟他说了什么话,所以才导致不想帮叶潇锦,而这个人,不用猜也知道是叶欣然。



叶父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叶潇锦,失望的眼神如同一把匕首,狠狠地扎进叶潇锦的胸口,疼的厉害。



“她自己做了些什么事她还不清楚吗,如果不吸取一些教训的话,她怎么记得自己犯下的错!”叶父说这些话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视线一直盯着叶潇锦的脸。



而叶潇锦听到这样的话便觉得可笑无比,对眼前的这个父亲,她都觉得有些陌生,她反驳道:“吸取教训?我做错什么了?”



“做错什么了,还需要我来讲吗?叶潇锦,从小我就跟你说,姑娘家,要自尊自爱!而你呢,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说到这儿的时候,叶父激动的站了起来,指着叶潇锦的鼻子道,声音有些沙哑。



听叶父这段话,叶潇锦听出了不对劲,“是不是有人跟你们说了什么?”自尊自爱,这几个字,她一直铭记于心,因为自保,她被判刑五年!



还不够自尊自爱吗?



“说了什么?自己做的丢脸的事还怕别人说了!”叶父恨不得打醒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判刑五年,原本想让她吸取教训后再救她出来的,令人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和顾泽琛混在了一起,还结了婚!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女儿结婚,自己竟然一个通知都没有收到,这算什么?生这个女儿跟没生有什么区别,还把她养这么大!



叶潇锦朝着叶欣然看去,一定是这个女人,不然她想不到会有别的人会害她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叶欣然又跟他们说了些什么,父亲居然可以直接不要她这个女儿。



“可有的人就是想故意挑拨离间呢?”叶潇锦看着自己的父亲,淡漠的反问,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了,他们还不清楚吗,为什么偏偏要相信叶欣然的话?



也是,叶欣然从小就是一个乖乖女的模样,不争不抢,有一个好姐姐应该有的样子,所有人都喜欢她,说她懂事。而她呢,性格大大咧咧的,一向都是仇必报,长辈眼中的坏事做尽。



这么想一想,自己确实不如姐姐,怪不得父母这么相信她,相信那些叶欣然口中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你自己不做这样的事,有谁会挑拨离间!事到如今,你竟然还不知悔改,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叶父气的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眼睛瞪的极大,红了眼眶。



父亲对她失望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上学期间,她确实做过很多不光彩的事,逃课、打架、喝酒她都干过,确实是令人失望的,但没有比这个更过分了。



读了高中之后便慢慢懂了点事,也明白那是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不应该,后来她已经尽全力的在改了,想要在让父母看到,她不是一个坏孩子!她已经很尽力了。



可是,他们从来就没有看过到她的改变,甚至是没有想着去了解她,只看到她的不好,永远都是。



就如今天这样,他们毫无疑问的相信叶欣然的话,认为那些荒唐的事,就是她所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能从叶欣然口里说出来的,一定坏的彻底!



叶潇锦冷笑了一声,“现在不是已经当没生过我一样了么?三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了对吧?”



听到这句话,叶母心疼的看了她一眼,但同时眼中的那抹心疼又消失的一干二净。



听到这话的叶父,顿时火冒三丈,恨不得立刻教训这个不懂事女儿,自己做错了事,竟然还不知悔改!“你这个逆……”



“叶总。”



顾泽琛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叶父的话,“你是不是对两个女儿有些不太公平?叶潇锦现在是我顾泽琛的妻子,既然当初你已经不想认这个女儿了,说话就放尊重点,顾夫人这声称呼过分么?”



听到顾泽琛的话,叶父心漏跳一拍,顾泽琛不是他可以得罪的,但是,教训女儿他没有错,“顾总,我想您弄错了,潇锦是我的女儿,我从来没有说不认她的话,教训女儿,我这个做父亲的难道过分了?”



“哼。”顾泽琛冷笑一声,眼中透出一抹阴冷,“放任女儿三年不管不顾?你自认为这个做父亲的有多称职?潇锦这辈子能有你这样的父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叶父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她应该为她自己的行为买单!”



“一个人做错了事,最亲的人都不愿意包容她,并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冤枉,一个人在牢房过三年,途中没有一个人愿意去看她,你认为这是教训?三年前,她才二十岁。”



听到这些话从顾泽琛嘴里说出来,叶潇锦鼻子忽然一酸。



这个人,她认识不超过五天,就能够说到她的心坎里去,而他的父母,跟她生活了二十年的父母,却一点都不懂她。



从小到大,她没有感受到过父爱母爱,唯一给她的,就只有钱,她上学期间为什么会做出那些叛逆的事,就是想引起他们二人的注意,想要他们把一点点心思放到她身上来。



而不是永远都只关心着姐姐。



一个女儿,渴望得到父母的爱有错吗,如果不是哥哥一直陪着她,可能她都不会活到今天吧。



叶潇锦苦涩的笑了笑,自己的命还真好,在她最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哥哥走了。



紧接着,自己放在膝盖上捏紧的拳头被一只大手给覆盖住,使她冰凉的手有了些温度,叶潇锦扭头看向一旁的男人。



叶父被顾泽琛的话堵的哑口无言,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反驳,一张脸涨的通红,却一句话说不出来,视线又落在叶潇锦身上,指着她的鼻子,“你……”



顾泽琛脸色忽然沉了下来,对叶父的这个动作,他已经忍无可忍,厉声警告道:“现在潇锦还叫你一声父亲,我不想对你怎么样,所以从现在开始,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一旁的叶欣然已经气的不行,顾泽琛竟然这么帮着叶潇锦说话,他怎么可以这样?



叶欣然的语气依旧装作很温顺,一副为他好的模样,同时也有些生气,“顾泽琛,你知不知道潇锦她……”



“住嘴!”



不等叶欣然说完话,顾泽琛便一记冷眼甩过去,厉声止住她要说的话,今天就是冲着她来的,她还敢说叶潇锦的不是?



叶欣然被顾泽琛忽然提高的声音给吓住,震惊的看着他,即便他对她有多冷漠,但是从来没有这样跟她说过话。



“叶欣然。”叶潇锦连名带姓的叫出她的名字,对于眼前的这个人,她没有必要再尊重的称她一声姐姐,她不配。亲姐姐,竟然会这么害她!



叶欣然装作一副无辜的模样,“潇锦,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姐姐,你怎么能够直呼我的名字呢?”



“姐姐。”叶潇锦十分好笑的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哪有姐姐连通外人一起害妹妹入狱的?你叶欣然哪来的脸让我叫你一声姐姐?”后面的话,叶潇锦忍不住大吼出来,面前的碗被她‘啪’的一声扫在地上。



叶欣然装作被她的举动吓住一般,拉了拉叶父的衣袖,“爸,潇锦她……我怎么可能做过这样的事呢,我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妹妹?潇锦,这些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不能随便冤枉人。”



见到她一张乖巧无害的脸,叶潇锦就觉得恶心,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是这样的戏精!“叶欣然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说的都是实话吗?”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