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麻麻用裙子挡着做h 我和麻麻后车座的疯狂

“潇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咱们有什么误会说开好不好?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明白吗?”叶欣然故作一个长姐的模样,对于她的‘误解’,让她伤心的眼眶内憋出泪水。



“长大了?”叶潇锦可笑的重复了一遍她的话,忽然哈哈大笑了两声,挣脱开顾泽琛的手,朝着叶欣然走过去。“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真的不露任何蛛丝马迹吗,叶欣然,做坏事,终究会被查出来的!”



叶欣然见到这样的叶潇锦,叶欣然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嘴上依旧做着否认,“潇锦,别误会姐姐,我发誓!姐姐从来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你不能血口喷人。”



叶潇锦一把抓住叶欣然的手,狠狠地抓住,五指收紧,“姐姐,为什么你就这么看不惯我呢?我从小到大,到底得罪你什么了,你跟我说,让我明白好不好?如果真的是我做得不对,我改好不好?”



她可以装可怜,为什么她就不可以呢?况且,这件事本来就是她计划的,她有理。



“你在说什么呢?你是我妹妹,怎么可能得罪我,潇锦,你究竟在说什么傻话呢?”叶欣然摇着头,黄豆大的泪水立刻从眼眶里滑下来,样子楚楚可怜。



见到这样的叶欣然,叶潇锦承认装可怜,她真的装不过她,“雷林,当初就是你安排他,在家门口堵着的吧?你知道我的性子,一定不会让别人就把我这么给办了,早就已经打好让我坐牢的想法吧?”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没想到叶欣然依旧装作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委屈的哭出声,满脸的泪水,她抓住叶潇锦的双手,语气伤心极了。



“潇锦,我知道这几年我没有去看你,你心里怨恨我,对不起,是姐姐无能,没有办法买通监狱看管人,没有办法探望你,真的对不起。”



“事到如今了,你继续这么装下去有意思没意思?是不是硬是要把证据甩到你脸上,才知道无话可说?!”叶潇锦已经被她的话逼的濒临崩溃,情绪不受控制的将她往后推了一下。



她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是叶欣然却被后面的椅子跌住,跟着椅子狠狠地跌在地上,手臂不知道在哪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红的血立刻冲了出来。



见状,叶父叶母几乎同时冲向叶欣然,推开挡了路叶潇锦,力气大的让她快摔倒,辛亏一只手及时的扶住她。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被扎血淋淋,捏起拳头,却毫无办法,只是一条口子而已,父母就担心成这样?



何时这么担心过她?坐牢了,一滴眼泪没流,甚至说她是自作自受,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呵呵……是亲生父母吗?



人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顾泽琛早就已经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他就是想让叶潇锦看清楚,她的父母,更关心她的姐姐,这个世界上,能给她关心的,只有他顾泽琛一人。



“进来!”



顾泽琛冷声道,紧接着门被人推开,两个保镖架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进来,松手,男人一下子趴在地上,浑身无力,嘴里一直念着,“都是叶欣然安排的,她愿意出卖自己来跟我做这个交易,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让我跟她联手害叶潇锦,对不起……”



听到这些话,叶欣然猛的一下瞪大眼睛,情绪再也安耐不住,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抓住叶母的衣角,疯狂的摇着头,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我没有我没有,爸妈,是这个男人在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你们要相信我!



叶潇锦靠在顾泽琛的怀里,泪水情不自禁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真够讽刺的,她还想着让叶欣然露出狐狸尾巴,让父母对她失望!



哪里会?叶欣然就算是犯了滔天大罪,她的好父母都不会责怪她一句,她真是会异想天开。



脸上的泪水被人擦去,紧接着一道温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别哭,你不是一个人,明白么?”



叶潇锦再也忍住不了,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抱紧顾泽琛的腰,将脸埋进他的胸口,身子颤抖着,她坚持不住,这样的画面太刺眼了。



顾泽琛将她抱住,丢下一句话,“你们还有七个小时的时间找律师。”说完便抱着叶潇锦离开。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来的时候空中布满了星星,现在却看不到一颗星。



叶潇锦被顾泽琛抱到车上,车子扬长而去。



副驾驶上叶潇锦并没有吵吵闹闹,她很安静,默默地流着泪,安静的让人心疼,这才是最真实的她。



顾泽琛时不时的看她一眼,眼里净是心疼,她的父母,一直以来就这么不公平么,那她是怎么过来的?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她怎么还可以这么开朗活泼?



面具吗?他一点都不想看到她这样的面具。



“一直以来都这样的吗?”



顾泽琛问。



既然要伤心,那就伤心个够,这样以后就不会因为这件事再流眼泪了,如果能够早点该多好?



叶潇锦点头,嘴角扬起一个自嘲的笑:“小时候我很叛逆,老师眼中的坏学生,家长眼中的坏孩子,但是朋友却很多,但每一个都不是真心想跟我交朋友的……”



顾泽琛心猛的一疼,车速加快了些,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听着她的话。



“叶欣然从小父母就很看中她,学习成绩好,又听话,乖的不能再乖,我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叶潇锦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吸了吸被堵住的鼻子,声音浓重。



“每次我最讨厌的,就是回家,因为每次回家都能够看到他们三个人……”说到这儿的时候,叶潇锦停住了,泪水再次从眼眶中滑落下来,她抬手再次擦去,将挡在脸上的头发往后撩去,头靠在椅背上,眼睛通红。



忽然,她露出一个微笑,“辛亏,我有个哥哥,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因为有这个哥哥,我才坚持下来。”很快这个微笑慢慢变得痛苦。



听到哥哥两个字,顾泽琛有些疑惑,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叶潇锦有个哥哥,他确实不够了解她,她口中的哥哥,应该对她特别好,是她的精神支柱,可是一提到他这位哥哥,为什么会变得更加痛苦。



“你哥……”



“三年前殉职了。”



叶潇锦打断了他的话,她的哥哥三年前殉职了,死了……唯一一个疼她爱她的哥哥,离开她了。



她这个人生是不是很悲哀呢?



听到殉职二字,顾泽琛便已经明白,她的哥哥是一名警察,心狠狠地抽搐了两下,“以后,你不需要你的父母。”



“……”



叶潇锦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的话,最后说一声,“谢谢你。”如果不是他,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这其中的真相,更不知道叶欣然竟然这么讨厌她,并且暗地的这么害她。



“不需要你的谢谢。”



她这声谢谢,他并不想听到。



叶潇锦现在特别想睡一觉,想忘掉今天所发生的这些事,但可能是睡了一觉的原因,怎么睡都睡不着,没有一点困意。



“顾泽琛,我想喝酒。”



叶潇锦要求道,扭头看向正在开车的顾泽琛,她想把自己喝醉,这样就不会想这些事了。



顾泽琛再次加快车速,“因为这样的人值得么?”



“可是我不能够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毕竟是我的亲生父母,亲姐姐……我的家人,我怎么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不能做到事不关己的态度,虽然他们对她这般冷漠,但是这却是她一直渴望得到父爱母爱。



“不希望看到你这样!”顾泽琛忍住心里的怒火,语气并没有特别差,想到现在她情绪不好。



“……可是,我真的很难受,喝酒了就不难受了,喝酒了什么都忘记了。”叶潇锦难受的捂住眼睛,抽噎了一下,身子微微颤抖。



顾泽琛没有在说话,而是一直往前开着车,车速惊人,一旁的叶潇锦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有点享受这样的刺激的车速,但是一想到顾泽琛,她不得不提醒道:“顾泽琛,你开慢一点。”



不能因为她,他出了什么意外。



顾泽琛并没有听她的话,一直沉着脸,如果不是看在他们是叶潇锦的亲生父母的份儿上,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两个人。



“顾泽琛,我害怕……”



这一句话一出,顾泽琛很明显的降了车速,就因为她一句:她害怕。



车子一路飚到顾家,叶潇锦自己推开车门,脚刚刚碰到地上,整个人忽然腾空,被顾泽琛抱了起来,朝里面走去。



“顾泽琛,你放我下来,你干什么?”叶潇锦挣扎着,要从顾泽琛的怀里下来,但是他却抱的很紧,根本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



但是叶潇锦疯狂的挣扎,力气在顾泽琛这里,却毫无用处,顾泽琛抱着她直接进了酒窖,然后将她放了下来,“喝吧。”



叶潇锦看着满是酒的酒架,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她拿起酒架上的一瓶红酒,准备喝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打开瓶塞。



“我打不开,你帮我打开。”



叶潇锦将手里的酒瓶递给他,让他帮忙打开,第一次对顾泽琛用这种命令的口吻,让她意外的是,顾泽琛居然没有拒绝,接过她手里的酒瓶,拿起一旁的开酒器将瓶塞拔了出来。



在叶潇锦接过酒瓶的时候,抬头疯狂往自己嘴里灌酒,可能是因为太急了,弯腰扶着酒架剧烈的咳嗽过来,狼狈至极。



见状,顾泽琛直接夺过她手里的酒瓶往地上一甩,酒瓶立刻被摔得粉碎,红色液体四溅。



“喝不了逞什么能!”顾泽琛还以为她会喝酒,就想着让她解解气,没想到她根本就不会喝酒!



“你……”



看着地上被摔碎的酒瓶,她推了一下顾泽琛,“你干什么?”说着就要拿下一瓶,但却被顾泽琛一把抓住双手,腰立刻被一只手紧锁住,往前一拉。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