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男朋友找他朋友一起上我

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男朋友找他朋友一起上我 唐言清了清嗓子,一双漂亮的杏核眼弯成月牙状,嘴角挑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当然有所图谋了。”

咯噔!

薄聿司只感觉一拳狠狠地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之前还以为这个女孩儿有多特别……现在看来,依旧是觊觎薄家的某种东西。

伸出手捏着唐言的领口,手腕用力,只见唐言的身子居然被他给拎了起来,只有脚尖才能勉强的触碰到地面。

“你刚刚究竟给我母亲喝了什么?如果她有什么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在担心你的母亲?”

唐言突然开就说道,凌厉的目光像是直刺进薄聿司的内心一样,将他彻底的剖析。

薄聿司愣了一下,眼神有些闪躲。“你胡说什么?”

眼前一片幌白,视线里的事物逐渐变得清晰,到最后直接看到了薄聿司体内筋脉的流动方向,而且心跳加速,心律不齐。

唐言嘴角上扬,目光落在了他的胸口上。

察觉到异样的目光,薄聿司冷目一瞪:“你在看哪里?”

“再看你的内心啊。”

“说的好像真能看到一样。”

薄聿司充满不屑,这个小丫头油口滑舌的,从见面第一天开始就对他图谋不轨,现如今更是将念头打在了林婉竹身上,薄聿司又怎么会不生气?

原以为是个特别的女孩子,现在看来,都是一样的。

唐言伸出一根手指,抵在薄聿司的胸口上,“我能看到你的内心,你心跳加速,你担心薄夫人的安全。”

唐言十分肯定的说着,不容薄聿司质疑。

薄聿司眉头微蹙,这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总感觉她对他很了解,像是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人一样。

可他们才刚刚见面没两天。

“我偷偷的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那就是我真的能看见。”唐言笑眯眯的说道。

薄聿司:“……”

心想着这孩子难道傻了不成?

“我不管你进到薄家到底有什么企图,但是不要想着打我母亲的主意,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薄聿司冷哼一声,将掌心上抓住的唐言放下。

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回走。

“我的企图就是你!”

身后响起一道声音,薄聿司的身子陡然僵住。

她说什么?她的企图是他?

薄聿司死死的抿着嘴唇,另外一只手死死地抓紧胸口。

砰砰砰!

心跳陡然加速,在安静的走廊里,显得异常清晰。

薄聿司站在那里,感受着加速跳动的内心,满脸的红晕。

“少……少爷,你的脸红了。是不是感冒了。”突然一道胆怯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只见小女仆端着参汤,原本是想要给林晚竹送过去的,谁知道会在刚上到二楼的时候看见薄聿司……

昨天被薄聿司责骂之后,小女仆一直都胆战心惊的,每天都是躲着薄聿司走,生怕和他见面。

今天自己躲了一整天,谁知道晚上居然会在这里碰到……

薄聿司面色略微发青,现在什么人都敢过来看他热闹了不成?这家里的小女仆一天天可真是反了。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去做事情?每天就这么清闲?”

薄聿司说完就气呼呼的离开了,在这途中,居然看都没看唐言一眼。

女人嘴角含笑,看着落荒而逃的背影,反而觉得十分可爱啊,这种口是心非的人宁可让所有人都误会他,也不会为自己说两句话,而他在家中的口碑,也是越来越差,脾气被传得更是差到不行。

可实际上呢?到现在薄聿司都没有真的将小女仆从家里赶出去。

小女仆红着眼,眼泪就在眼圈儿里面不停的转动着,任谁看来都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生怕薄聿司大发雷霆真的将她从薄家赶出去。

唐言走过去,轻声的安慰着:“你也不要这样害怕了,他不会真的把你开除的。”

小女仆点了点头,眼泪止不住的连成线的滴落下来,托着手中的拖盘,和唐言道了个安就要离开了。

就在经过唐言身边的时候,后者突然瞳孔一缩,目光凝重的看着她手中的拖盘,“这是什么?”

“这是安宁小姐为夫人准备的参汤,说是可以有助眠的效果,这就让我给夫人送过去。”小女仆哽咽着说着。

唐言点点头,将她手上的参汤接过来:“这个给我吧,我帮你送过去,今天又害得你挨骂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谢谢唐言小姐了,对了,少爷还没吃饭呢。”

小女仆临走的时候,特意的告诉唐言。

唐言怔怔的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这薄聿司……不会是特意的等着她回来的吧。

唐言悄悄地将安宁为林晚竹做的参汤倒掉,眉头却是紧紧地锁了起来,其实刚才她就已经闻到参汤的味道有些不大对劲了,特意的用勺子翻了翻里面的配料,发现刚好有两种相克的草药在里面。

这个小小的差别也是唐言用自己身体试药才发现的,即便是在书本上面也从来都没有记载过,这个参汤要是给林晚竹喝下去的话,不光不能起到安眠的作用,反而还会让情绪暴躁,失眠多梦,心神不安。

这安宁……真的不知道么?

哗哗哗!

从花洒喷出来的水流打在那道健美的身体上,阴湿男人的头发。

水流顺着薄聿司的脖颈处往下流着,眉头微微蹙起,心思却十分的复杂,其实父母吵架的时候,他就已经回来了,烦躁的将自己的一个人锁在房间内。

当听到楼下关门声音的时候,才特意的出去想要看一下母亲的状况,而他刚好看见了唐言劝解林晚竹的一幕。

薄聿司从没想过,母亲居然已经癫狂到了这种地步,而唐言的劝解居然也起到了作用。

那些话,真的会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儿说出来的话么?

“怎样都是一辈子……苦也一辈子,乐也一辈子……”

裹好浴袍,将那健美的线条隐藏起来,薄聿司从浴室里走出来。

目光一瞪,只见唐言居然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

“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来给你送饭的。”

唐言扭过头,看着刚刚洗澡出来的薄聿司,这两天已经能够逐渐的控制得住透视的能力了,至少不会再莫名其妙的开启了。

不过……哪怕是看他穿浴袍的这个样子,看样子浴袍里面,恐怕还是什么都没穿吧……

“咳咳……今天换了个菜式,你可以看一下。”

唐言轻咳一声,将自己的目光收回来,虽说内心是将近四十的灵魂,可这薄聿司终究还是个充斥着荷尔蒙的年轻男人。

要是在这么看下去,自己也不一定能够肯定的控制得住……

“管好自己的眼睛!”

薄聿司有些愠怒,刚想着让唐言把这些饭菜拿出去,可那飘过来的味道,却是一下子打开了他的味蕾。

肚子更是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那就……勉为其难的吃一口吧。

可当薄聿司走过去的时候,却是发现一丝异样,眉头也轻轻地挑了起来。

两副碗筷!

除了他的那一副,另外一副又是谁的?

薄聿司眯着眼,细细打量着唐言。

只见后者顺其自然的坐了下来,拿起一副筷子,朝着薄聿司招手:“快坐下吃饭啊。”

“你在这里干嘛?”

“当然是陪你吃饭了。”

唐言甜甜的笑着,前世后来薄聿司每一次吃饭的时候都会让唐言坐下一起吃,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薄聿司一直以来最希望的事情,就是能有个陪他吃饭的人。

只是前世的唐言,哪里知道?

等她知道的时候,已经都迟了。

咔嚓。

薄聿司感觉到胸口处有着一道裂痕,好像有着一股股温暖的热一下下的沁润着他冰冷的心脏。

这一次,薄聿司没有冷眼相对,乖乖地坐下来。

唐言自顾自的吃着,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吃饭本来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吃呢?人多才热闹,吃的也会多。”

“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薄聿司口是心非的说着,明明很享受现在这种感觉,却还要口是心非的说着,果真是个矛盾的人。

唐言轻声的笑了笑,就这样两人相视无言,就这样沉默的吃完了晚饭。

其实唐言在家里早就吃过饭了,吃的并不是很多,但吃的很慢,刚好能和薄聿司吃完的时间一样。

看着空空如也的菜盘,唐言只是轻轻地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碗筷收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唐言走到门口,突然停住了,“薄少爷,请您相信我的真诚,除了你我别无所求,您想要呵护的东西,我会帮你。”

薄聿司抿着嘴唇,怔怔的看着唐言。

明明比谁都要柔弱,却还要装出一副高大威武的样子,他在意的东西,她真能守护住?

唐言在带上门的那一刻,红润的小嘴一开一合,再一次的说道:“其实你还是比较适合四角宽松的款式。”

薄聿司:“……”

这个女人……

前一秒还正经,后一秒又开始这样了。

他怀疑她在开车,可却又没有证据……

……

第二天一早,林晚竹的眼眸终于缓缓睁开。

昨夜居然一夜无梦,睡得十分的踏实,心情也好了许多。这样舒适的感觉,已经不知道多久了。

突然想起昨天唐言对她说的话,洗漱好之后,便钻进到了厨房里。

也许她的儿子……真的是心疼她的呢……

结果刚一进到厨房,就看见唐言在里面。

“薄夫人,昨夜睡得怎么样?”

“很好,你的安神汤真的起了很大的作用。”林晚竹今天的气色格外的好,容光焕发,像是一夜间年轻了十几岁一样。

看着像重新年轻起来的女人,唐言的嘴角离开了一道好看的笑容。

能看到他们这样开心,她自然也是开心得,等一下薄聿司醒来的时候,一定会高兴地不得了。

半个小时后。

薄聿司面无表情的坐在厨房里,任由仆人将准备好的早餐端上来。

阵阵香气飘向薄聿司,后者紧闭的眼眸陡然睁大,怔怔的看着桌上的菜肴。

拿起筷子的手轻微颤抖着,带着怀疑,期盼的落下筷子。

滑到口中,口齿留香。

可薄聿司的手却是停滞在半空中,像是丢了一魂一魄一样。

眼睛里面闪烁着莹莹泪光,突然闭上眼睛,大吼着:“唐言!”

听见外面的声音,唐言身上的围裙都还没摘下就跑出来了,只见薄聿司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这早饭怎么回事?”

“不好吃么?”

唐言愣了一下,走过去拿起筷子刚要尝一尝。

突然纤细的手腕被薄聿司抓住,男人手掌强大的力道让唐言有些吃痛。

看着女人额头上浮起来的一丝冷汗,薄聿司的心轻颤了一下,力道也减缓了几分。

“这是你做的?”

“当然不是我做的了。”唐言有些埋怨的将手抽出来,轻轻地揉着发红的手腕。

在唐言话音刚刚落下,只见另外一个身穿围裙的人从厨房里钻出来,纤细的身影被从窗户射来的日光镀上一次光。

女人的嘴角挂着一丝紧张的笑容。

“是我做的……不好吃么?”林晚竹紧张的看着薄聿司,她已经很久没有下厨了,对于味道的控制,也大不如以前了。

生怕做的不好吃,会让薄聿司不满意。

毕竟自己这个儿子,一向都是最严格的。

薄聿司抿着嘴唇,突然开口说道:“不好吃!”

愤愤的将筷子放下,推开大门就往外走。

林晚竹怔在原地,满脸的落寞。

唐言走过去,轻轻地挽住她的肩膀,“薄夫人,您也不要怪薄少爷无情,毕竟这些年来,您和薄先生之间的感情,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心性,也要给他一些时间的。”

林晚竹惨笑着点点头,她也没想过儿子会一下子就接受她的示好,毕竟这些年来,自己也从未尽过一个做母亲的职责。

循序渐进,急不得。

“少爷,这么早就去学校么?”章起辞嘴角含笑的看着薄聿司。

他原本正在外面让司机启动车子,只见薄聿司黑着脸气冲冲的从家里出来,整个人的气氛都不大对劲。

薄聿司冷冷的看着虚伪的章起辞,一阵冷笑:“今天你坐后车,让唐言坐我的车。”

章起辞眉头一挑,唐言……

“好。”

章起辞也不多说,便前去安排。

薄家上学出发时间,都是按照薄聿司的习惯来的,因为他早早出发,其他人便也就出来了。

唐言朝着她的那辆车走过去,却突然被章起辞给拦住了去路。

“干什么?”

唐言对章起辞没好气的说着,每一次看到他那张脸,唐言都抑制不住对他的恨意。

一个人,怎么可以如此的狠毒?

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

章起辞看着瞬间竖起刺的唐言,眉头微蹙,却还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少爷让你去她的那辆车。”

唐言愣了一下,让她去他的车?

抬起头,发现章起辞也是狐疑的看着她,想来也不理解薄聿司为什么会让唐言上他的车。

唐言朝着薄聿司的方向走过去,身后的章起辞却是将唐言叫住。

唐言目光冰冷的看着章起辞,“什么事儿?我和章小管家你并不熟悉。”

章起辞轻声笑了笑,恭恭敬敬的说道:“看来唐言小姐深得少爷的喜欢,希望您能照顾好少爷。”

“那是自然,毕竟我是他的私人医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至少不会像你这样的笑面虎,知人知面不知心。”

唐言讥讽的看着章起辞,只见后者猛地抬起头,嘴角的笑容也僵硬在了脸上,看起来那样的诡异恐怖。

难道……装不下去了么?

他章起辞什么时候这样按捺不住了?

唐言冷笑,只见章起辞只是一瞬间的阴暗,嘴角再一次的扬起一抹柔和。

“我和唐言小姐一样,会忠心于薄家的。”

“希望如此。”

……

当唐言坐上薄聿司车的时候,心里头还有着对章起辞的怨怼。

薄聿司欣赏着看着这个想事情想的出神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笑意。

“看来和章起辞聊得不错啊。”

刚刚薄聿司在后视镜都已经看到了,章起辞和唐言聊了三两句,只是唐言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看来她对章起辞的意见真的蛮大的。

唐言回过神来,不屑的撇了撇嘴巴,“就他?除非我瞎了。”

唐言说话时,特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司机。

章起辞在薄家上上下下深得人心,在整个薄家,除了她和薄聿司两人,恐怕不会再有人对章起辞有意见了。

虽说是个老司机,但谁也不确定,他会不会将唐言和薄聿司之间的对话告诉给章起辞。

其实这一世的唐言也想过,前一世章起辞之所以一帆风顺,毫无阻碍,他一人之力恐怕还不足以撼动整个薄家,在他的身后,一定有助力。

恐怕薄家的下人中,就有拥护他的人。

在一切还未搞定之前,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不能给章起辞任何机会。

轿车缓缓前行,十分的平缓,唐言通过后视镜刚好能看到薄聿司,但是却知道,他并没有睡着。

薄聿司虽说是闭目养神,但却从眼缝中偷偷打量着唐言,这个女人……究竟打着什么主意。

“我妈地事情,难道你没有一个解释么?”

一直未开口的薄聿司终于开口问着。

唐言挠了挠头,满脸的狐疑,“我只是看薄夫人的气色不好,便为她煮了一碗安神汤,今天看来起色还不错,睡得好了,心情也就好了啊。”

薄聿司眯着眼打量着唐言,两人从后视镜里面互相对视着。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唐言还真是会装傻充愣,在这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么?难道她真的会听不出来她话语间的意思么?

聪明而又强势霸道的唐言,怎么会不懂?

薄聿司嘴角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笑盈盈的看着坐在前面的女人,如果不是听到了她说的那些话,和在学校里面看到的事情,也许薄聿司真的就被她给蒙骗住了。

这个小家伙,究竟还有着什么本事和底牌。

此时的唐言并不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薄聿司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

而她还沉浸在能和薄聿司坐在一辆车中的幸福感。

相反另外一辆车的气氛,可就不是如此了。

安宁黑着脸,咬牙切齿的捏着小拳头。

章起辞看着安宁,缓缓开口:“安宁小姐何必沉不住气?有些事情还没有落定的时候,都是可以改变的。”

“聿司哥哥为什么让唐言去他的车?”安宁突然开口问道。

到现在她可是还从未坐过薄聿司的车子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她让夫人睡了个好觉吧。”

“薄夫人?”

安宁眉头一挑,满脸的疑惑。

薄夫人的饮食起居一直都是她负责的,如果真的有了什么起色的话,也应该是她的功劳,凭什么还被唐言抢了去?

“昨天的安神助眠的汤明明是我做的,凭什么被唐言抢去?”

安宁不服气的说着,好似她的功劳被人给抢了去的感觉。

章起辞轻轻地摇摇头,看着安宁的眼神有些怪异。

“你这是什么表情?”

安宁没好气的说着。

章起辞依旧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无欲无求。

“我听下人说,昨天唐言小姐也为薄夫人做了一碗安神汤,而安宁小姐做的……”

“我的哪里去了”

安宁连忙问道。

“我看到……被唐言小姐给倒掉了。”

章起辞言辞闪烁的说着,好像在考虑要不要说出来一样。

“你说什么?被倒掉了?”安宁一下子就火了,在她看来,唐言故意耍心机在薄聿司面前展露一把,实则是抢了她原有的功劳。

章起辞不再开口,而是淡漠着神情的看着她。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