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校长做到流白浆 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

他没有发现待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家总裁已经陷入了呆愣状态。

校花被校长做到流白浆 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

林沐她伤口感染了?



难道是上次的……



沈微成想着,上次把林沐害的得了轻微脑震荡,后脑勺上的那个伤口……好像还没好……



他有些紧张。



林沐的伤他有直接关系,这次的也和他脱不了干系,这本来就跟他有绝大多数关系的伤,刚刚他还针对林沐……



他顿时,不知所措。



黎阳在交代完了事情之后也已经离开了,而在门口偷听的陆柔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居然被整进了医院,看来老天都不喜欢她。



陆柔推开门,看着里边儿变的有些像孩子的沈微成,轻轻拥上去,抱着他的脑袋,轻轻的哄。



“没事没事,我去照顾林副总。”



陆柔一点儿也不在意她说出她在外面偷听的事,女人嘛,总是在脆弱的时候需要男人来哄,男人,其实也不例外。



至于林沐那边,陆柔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她会想办法让林沐在微成的生命中彻底消失!



这时候只能听到略微有些沉重的鼻音,发出的轻轻的“嗯”字。



柔柔都这么在意林沐,而那个女人却一点都不知道领情,只知道怎么诋毁柔柔,柔柔去估计会被欺负的!



陆柔推着一辆小推车在商场里边儿逛,这种这样的补品扔进小推车的篮子里边儿。



捎上一些水果,在“随手”拿起一把小刀放进篮子里。



付款的时候,不经意间瞟见旁边的一个小玩样儿,冷笑一声也拿起一包丢进来。



陆柔直接将一沓钱放下收银台上,拿出自己刚刚丢进来的小玩样儿放进身边的包包里。



“不用找了,直接送到市中心医院去。”



林沐啊,我马上就到。



这样想着,已经向着林沐的那间小公寓走去。



林沐还在和小乖聊着天,突然敲门声响起,望向门口,一个穿着干净的格子衬衫的男子,拿着一束花,以及一些水果放到林沐身边。



“黎阳?”



林沐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来看望自己的男子,沈微成的特助?怎么会知道她在哪儿,又怎么会来,沈微成他没有自己来吗……



黎阳将手中的花放在装满水的花瓶中,转身望着林沐,“林副总,是我自己来的,不管总裁的事情。”



他是林沐一手提拔上来的,林沐对他有知遇之恩,如果不是林沐的话,他估计还在那个犄角旮旯里混日子过。



“我听说了你受伤的消息,就带了些东西来看你,只是尽些小东西,别介意。”



说着已经拿起他买的一个苹果,拿到洗手池那边清洗,任由清水流过手中的苹果,细心的削好皮,并切成小块送到林沐身边。



“真没想到最先来看我的居然会是你,”林沐自嘲的笑笑,居然只是一个自己帮过一把的人而已,而那些其他的人,呵!



小乖走到黎阳身边,拉着他的衣服,“叔叔,你对当我爸爸有兴趣吗?”



黎阳错愕的看着拉着自己衣角的小家伙,这就是林副总的儿子?确实挺可爱啊,但是,他说的,当他的爸爸……



他还没那个胆子跟总裁抢男人,而且……



他偷偷瞄了一眼林沐,轻轻摇了摇头,这个,他就别异想天开了。



身为天才儿童的小乖怎么可能看不懂黎阳那么点儿小心思,摇头的那么点小动作,自然也被小乖捕捉到了。



“小乖,过来。”



林沐瞪大了眼睛,急急忙忙把小乖叫过来,这叔叔可以乱叫,爸爸可不能乱认。



更何况她和黎阳根本没什么关系。



“叔叔,我说的是真的,我爸比不要我了,现在我孤苦伶仃的,只有妈咪照顾我,我这么可怜。”



小乖完全不理会林沐,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认父大业中。



眨巴眨巴着小眼睛,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晃动着,而这泪中闪过的光完好的掩饰了他的想法。



这个男人是妈咪来这里之后第一个来的人,长得也不错,挺符合他妈咪的审美标准,对妈妈也挺好。



妈咪完全不用很多钱的男人,她能自己养活自己,还能多带一个小乖,不过貌似这个男人也能养活自己。



那这样一来就没有问题啦,只要妈咪接受就OK啦,嗯嗯,妈咪那么喜欢小乖,小乖认的爸比,妈咪肯定也会喜欢的。



“你叫……嗯,小乖对吗?”



黎阳沉默片刻,想想确实是叫这个名字。



他轻轻摸着小乖的头发,小孩子从小缺少父爱,所以渴望有一个父亲在身边很正常,不要和他计较。



虽然还有一个大总裁压在自己上面。



“小乖啊,我知道你想要爸爸,但是这个是不可以乱认的哦,每个人都只有一个把爱的,而且,恩……你也可以叫我们总裁爸爸,”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不!”



小乖把他的小脑袋晃得就像拨浪鼓一般,小小的眉头紧锁,全身上下就好像是写满了两个字,嫌弃。



他,最最最,最不喜欢的的就是现在的那个总裁老爸了!



“黎阳,以后能不谈总裁就别谈吧,”林沐知道他尊敬他家总裁,但是对于沈微成,现在的她实在不想听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能不提就不提吧。



“好。”



黎阳点点头,他知道总裁不怎么受林副总待见,虽然两人现在还是夫妻关系。



林副总这么好的女人,总裁放着不要,去宠那个陆柔。“小乖。”



小乖听到黎阳在叫他,蹭蹭蹭就跑到他身边,用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等着他的回答,等着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我跟你妈妈关系不错,比你妈妈略大个几岁。”



想起来曾经的自己,黎阳自嘲的笑笑,当初面对林沐的招揽,还抱着不屑的态度,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丫头能给自己带来希望。



最终还是走投无路了才找上门来的,现在想想还真是庆幸。



“不如,你就叫我阳叔叔吧。”



黎阳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期待,他一开始就想要一个像小乖这样的后辈,不过……



不知道林副总答不答应,这毕竟,是占了人家的便宜啊。



不过他还不敢奢望小乖真的会叫,所以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开玩笑的意思,这样就算被拒绝,也不会有多尴尬。



看着妈妈一脸赞同的模样,小乖就知道他的认父大业是没戏了,忍不住撇撇嘴,还以为黎阳要改主意呢,还以为可以给他找一个爸爸来着。



小乖有些郁闷,但是还是不情不愿的叫了一声,“阳叔叔。”



我这么可爱帅气,我妈咪那么漂亮,你现在拒绝了,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小乖不开心的撅起嘴,小跑到林沐身边,“妈咪,抱。”



黎阳有些惊喜,没想到小乖居然真的叫了他叔叔,但是他没想到小乖在叫他的同时还有个人听到了这一幕。



“滴!”



陆柔冷笑着将手中的录音笔按下终止键,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林沐,这下看你怎么说。



这样想着,就好心情的到一边去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好让她进行下一步计划。



黎阳抬起左手,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林副总,我能待的时间不多,现在该走了。”



他本身就是瞒着公司的人出来的,就算是总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但是出去久了铁定会让人生疑。



他该回去了。



“好”



目送黎阳离开,林沐重新靠在床上,闭目养神,在医院的日子就是这么枯燥无聊,但是却很安静。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进来了个林沐怎么也想不到的人,陆柔。



林沐的精神突然紧绷,她想做起来,突如其来的眩晕让她不得不重新躺回去。



陆柔噙着一抹笑,慢慢逼近林沐,“林沐啊,你现在可是受伤之身,乖乖的别动,不然受罪的可是你啊。”



把手中的提着的大包小包,全部放到桌子上边,放不下的一股脑塞到床底下,然后站起来,用余光不屑的瞟过林沐。



她死死的盯着陆柔,如果陆柔敢对小乖有任何不利的举动,她就算拼了也要救小乖。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