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雯被四个男人拖进工地 公车上把腿张开让农民工摸

“那个孩子我认识,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从小就善良懂事,只可惜父母去世得早,生活得很艰辛。还早早的没了,可惜了可惜了。”

雯雯被四个男人拖进工地 公车上把腿张开让农民工摸

苏小小看着许弋尘,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神色。她不说话,让许弋尘自己冷静冷静。



在韩旭的墓前,许弋尘落下了眼泪,自言自语地讲着近些年韩允儿的点点滴滴,说自己最近没照顾好她,以后会尽自己所能不让她受到伤害。



“他会理解你的,相信我!”苏小小拉着许弋尘有些冰冷的手。



心里话讲出来的许弋尘顿时轻松了许多。



一个月后,在苏小小和护工的精心照料下,韩允儿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可韩允儿实际上并不领情,依旧心中记恨苏小小。



许氏集团一直热衷于公益事业,几年内建立了好几所希望小学以及孤儿院养老院。



到了一年一度公司去孤儿院给小朋友们送去温暖的时间,会议上员工们绞尽脑汁要给孩子们设计一个完美的计划。



销售部总监提议今年让苏小小跟着一起去,许氏夫妇是时候一起出席出席活动了。



一整天可以和老婆一起工作的日子,许弋尘表示这是个有价值的建议迅速答应了。



“明天我们公司有个活动,去看望孤儿们,以许夫人的名义。”



苏小小本来就喜欢和小孩子相处,善良的她每年都会去做志愿者,这些单纯的孩子们,可以使大人们心无杂念,只是开心地享受他们天真的脸庞。



许夫人……



苏小小很满意这个称呼。



孩子们早已站在操场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员工们,他们穿着统一的卫衣,一一和孩子们击掌。将准备好的几大箱礼物搬到屋子里,任由小朋友们挑选。



苏小小和公司女员工帮着孤儿院工作人员准备着今天的饺子以及新鲜的水果。



孩子们太久没有见到这么多人,兴奋过了头。一群高大威猛的男人以及许弋尘跟孩子们踢着足球,说笑打闹,孩子们的笑容就是对他们最好的馈赠。



丰盛的食物摆在孩子们面前,老师说了开动所有人才开始安静吃饭。



苏小小和许弋尘在餐桌旁看这群小可爱们吃得那么开心,相视一笑。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唯独一个小男孩,撅着那樱桃小嘴,迟迟不动勺子。许弋尘苏小小走到他身旁,蹲下身子问他怎么不吃饭。



老师告诉他们这个小男孩叫小七,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他特别希望能有父母,亲口叫声爸爸妈妈。



苏小小的眼眶湿润了,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都不应该被抛弃。她抱起小七在操场的长椅上坐下:“你知道吗,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那么多人关心爱护着你,你忍心让他们伤心难过吗!”指向许弋尘:“你看那个叔叔,你愿意的话可以叫他跟我爸爸妈妈,我们会常来检查你呦!”



小七很是满意,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



“我给你认了个儿子!”



许弋尘扯扯苏小小的袖子:“老婆你是不是想要孩子了……”



淡然抬眸,踮起脚尖吻了他。



次日公司举办慈善晚会,宴会厅布置的很温馨,一面墙上贴满了活动时的照片,照片中所有人脸上的幸福是他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许多重要人物都会出席此次活动,许弋尘想借此将苏小小介绍给大家。



许弋尘早早将苏小小的礼服送去,请了一位化妆师为苏小小打扮。



由于工作性质特殊,要跑来跑去,苏小小几乎天天穿着运动鞋,而这双闪闪发光的高跟鞋对于她来说难控制得不是一点点。



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地走进会场,许弋尘走向她,伸出胳膊,示意苏小小挽着自己。



一身黑色西装,衬出许弋尘完美的身材,苏小小今天的打扮很精致很显气质,这一对一登场,所有人都不自觉多看上几眼,因为实在是很养眼。



许弋尘和苏小小走到台上:“给大家郑重介绍一下,旁边的这位是我的妻子——苏小小。今天由我们在这里进行开场致词。”台下一片鼓掌声。



许弋尘看苏小小神色有些紧张,便牵手带着她到处逛逛,为她讲述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小小听的不亦乐乎。



穿着高跟鞋的苏小小实在不适应,脚后跟已经磨出了血,仍在坚持着,许弋尘看在眼里,叫助理拿来一双白色布鞋,蹲下身亲自为苏小小换上。在这种公共场合苏小小实在不好意思……



远处拿着酒杯的韩允儿看见这一幕,她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盘算着如何让这个比自己幸福的女人出丑。



苏小小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整杯红酒从洁白的礼服上淌下,留下一片红酒印记。



“不好意思,没看见你!”韩允儿没好气地说。



站在那里的季启明本想上前阻止,可还是没来得及,他将自己的衣服给苏小小披上,想带她把衣服换了,苏小小拒绝了。



依照苏小小的脾气,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委屈而不去反抗,但今天这场合特殊,绝不能给许弋尘丢脸,只能压住心里的怒火,而且韩允儿身体刚刚回复,不能刺激她。



许弋尘看见要离开的苏小小,向助理大概交代了接下来的流程,追了出去。



“我们去约会吧!”



苏小小撒着娇跟许弋尘说她饿了,苏小小带许弋尘来到自己经常吃的一家大排档。



“大少爷今天委屈委屈跟着我这个平民吃大排档,我保证吃过后你绝对爱上!”



点了一大桌,苏小小向饿了几天一样狂吃起来,许弋尘在一旁默默剥着虾放到小小的盘子里。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分钟也不想分开。



许爸爸在家里看见电视里播着的新闻,儿子儿媳妇站在一起十分恩爱,心里满意极了。幻想着有一天孙子孙女围着自己,尽享天伦之乐。



幸福往往很简单,爱我的人,我爱的人……



吃完饭后,苏小小和许弋尘在附近的公园坐下。月色正好,苏小小摸了摸吃撑了的肚子,感叹着许弋尘有一天居然会去吃大排档。



许弋尘伸手,轻轻的让苏小小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手牵着手。



对面坐着一对老夫妇,老爷爷细心的给老奶奶擦拭着老花镜,看见老奶奶有些冷,特地将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



多么让人羡慕的爱情,老了老了,你成了我的伴,我成了你的伴,相互依偎。



苏小小希望自己老了以后也可以像这样,拥有亲情般的爱情,彼此依靠,共度余生。



电话铃声想起,打破这寂静的夜晚,是许弋尘的爸爸打来的。



“弋尘那,你跟小小最近怎么样了?你知道的,我现在也上了年纪,家里就我跟你妈,冷冷清清的,我们呀总是盼着……”



没等许父说完,许弋尘妈妈在那面喊着:你干脆直接把小小接回老房子,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多好,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抱孙子了!



旁边的苏小小听到这话,瞬间涨红了脸,推了推许弋尘,许弋尘满心欢喜:“听到了吧,这可是我爸妈说的,不关我的事哦!”



爸爸去世后,一直以来许爸许妈把苏小小当做亲生女儿对待,这么多年过去,苏小小对两人心存感激,为了不让老两口的希望落空,苏小小答应了搬去许家老宅。



第二天,苏小小找来小青帮自己收拾行李,准备搬家。



搬家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向巨大的工程,小青不明白她怎么不让许弋尘找人来帮忙。



一个房子住久了,就会产生感情,角角落落都是回忆,亲力亲为即使会很麻烦,但辛苦的过程中,可以因为某一物件、某一张照片回忆起点点滴滴。



“话说时间过得很快,都看不出它的痕迹,上学时候的我们没什么烦恼,对人也是,喜欢了就喜欢了,讨厌了就讨厌了……”苏小小翻到一张毕业照,照片上的她穿着校服,笑容挂在脸上。



当年的同学早已各奔东西,为生活奔波着,辛苦着。早已不记得那讨厌的上课铃声,也想不起当时暗恋的那个阳光大男孩。



时间是个神奇的东西,他经过的地方,都不自觉的发生了变化。



物品大致打包完,赶着工作的小青临走前建议苏小小给老人家准备小礼物,才不会显得失礼。要不是小青提醒,苏小小简单的大脑结构还真就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苏小小瘫坐在沙发上,身子软绵绵的,闭着眼睛思考要买什么,浓密的睫毛,精致的五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的格外漂亮。



自从自己和富商深夜开房的事被曝光以来,韩允儿认识到不可能赢得许弋尘,但她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他,既然得不到,韩允儿也绝不让他们过的舒服。



韩允儿把季启明约了出来。



“你是不是还喜欢苏小小,既然这样我们可以联手。你继续追求苏小小,破坏他们的关系。”



季启明从许爸许妈那里得知苏小小近些天要搬来,这可能是给自己的一个接近她的机会。



“许爸许妈要苏小小搬进老宅,她同意了,最近几天会搬进去。”季启明抿抿嘴角的咖啡。



为排解气愤的韩允儿来到商场疯狂的刷卡购物,碰巧看见不远处正在纠结选哪个颜色按摩椅的苏小小。



转念间,想到了一个整苏小小的方法。



她联系经纪人让她马上找一个群演到定位地址。



递给那个女生一大笔现金以及一枚价格不菲的钻石戒指,指了指远处的苏小小吩咐到:你要做的很简单,把这枚戒指放到那个女人包里,说是她偷的,这笔钱就归你了,有什么事我负责。



独自来大城市打拼吃过太多苦吃住都成问题的她咬咬牙,同意了这个可以快速赚到钱的提议。



选个礼物纠结了这么久,终于选好了,填写好送货地址,苏小小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专注于做一件事的确很耗费经历,不知不觉间,苏小小肚子饿得已经叫出了声音。



前面的餐厅正好是自己最喜欢的湖南菜,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女生看着苏小小跟在她身后一起进入餐厅。



苏小小麻利的点了好几个特色菜,手提包顺手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平时大大咧咧的苏小小从没有随时拉好背包的习惯,去卫生间洗手。



女生看见苏小小去了洗手间,觉得机会来了,她的双手发抖,手心已经出汗了,走到苏小小座位,偷偷将戒指放进苏小小背包里,回到自己座位。



点好的菜已经上齐,苏小小拿起筷子,吸了吸鼻子,准备好纸巾和水,满桌的麻辣菜,那架势像是要把自己撑死……



那个女生突然站起身来,让服务生把店长叫过来,说自己的戒指丢了。店长耐心的向顾客解释,希望客人们能帮这位小姐找一找,也许只是掉在了餐厅里某个角落。



大家纷纷低头帮忙找着,善良的苏小小看着她焦急地眼神,俯身搜寻这自己桌下,一不小心刮掉了椅子上的背包。



一颗戒指从背包里掉出来,发出响声。戒指居然在自己包里!苏小小惊慌失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的戒指!是你偷了我戒指,你为什么偷我戒指!人赃俱获!”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