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宝贝,我想要,不想拔出来

苏小小掐准时间,抢在粉丝团队行动之前,就占据了最佳位置。

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宝贝,我想要,不想拔出来

昨天从狗仔朋友那里得到可靠消息,大明星韩允儿将同她的绯闻男友一起出现,她可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毕竟作为传说中的“天桥一姐”,从她手中流出的明星照片,不说上千也有好几百,这就是她的工作,所以这次就算不能从中大捞一笔,也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



“啊!来了来了!”



一声尖叫,全场沸腾。



苏小小扔掉仙女棒,从怀中掏出高清相机,忍着几乎要将耳膜炸裂的声音,将镜头稳稳对准了前方,却愣在原地,迟迟没有按下快门。



前方那个一身大牌,妆容精致的女人,确实是大明星韩允儿,而她身边也确实有一个身材长相都不输明星的男人,他身上散发的气质光芒,完全压过了韩允儿。



两人一路说笑着朝这边走来,旁若无人的亲昵,让所有欢呼与鲜花都成了背景。



世界有过片刻的寂静,紧接着爆发出巨大的尖叫声。



“啊!那个男人好帅啊!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



“我见过他的照片!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



“许弋尘!”



苏小小咬牙切齿的回答,却淹没在一片花痴的欢呼中。



也不能怪大家只记得他的脸。



许弋尘作为许氏集团的新任总裁,早在上任之前就和很多女明星都传出过绯闻,只是碍于许氏集团在娱乐圈的影响力,每次都是刚爆出来没多久,就被人压了下去。



“许弋尘!他是许氏集团的总裁!许弋尘!”



不知是哪个粉丝带头最先喊出他的名字,粉丝们不顾一切的朝着这个方向涌来。



场面瞬间炸裂,堪比某巨星演唱会现场。



许弋尘看着即将要失去控制的场面,绅士的将韩允儿圈在怀中,又引来一片尖叫。



不要脸!苏小小在心中唾弃着。



突然觉着身后被人重重一推,她甚至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狠狠摔在了许弋尘的脚边。



痛痛痛!苏小小脑袋一片空白,只觉着耳边嗡嗡作响,好不容易才回过神。



她忍着全身的疼痛,试着爬起来,但都失败了。



“喂,许……”她终于抬起头,泪眼朦胧的向面前的男人求助。



许弋尘却没有看她,不断地安抚着被她吓到的韩允儿,视她的求助为空气。



“这位小姐,请你离开。”韩允儿的保镖上前,试图用蛮力将她拖走。



苏小小只觉着全身都像是散架了一样,忍不住骂道,“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



许弋尘的目光掠过她身上,淡淡开口,“把她带上车,顺便送医院。”



“弋……”韩允儿皱了皱眉,开口想要说什么,但许弋尘的保镖已经将苏小小拦腰抱起,朝着他的车走去,她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又看了看机场的粉丝。



尽管心中有些不满,但表面上也只能强行挤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大家让一让,我们现在要送这位受伤的粉丝去医院,你们也要注意安全,我爱你们。”



苏小小被人塞进车里,脑袋还是有些懵。



其实她包中有不少韩允儿的海报和照片,如果不是许弋尘,她倒是不介意装作韩允儿的粉丝,抱一波大腿,蹭一波合照的,但现在……



“你怎么随随便便就把乱七八糟的人带上车?”



车门还没拉开,苏小小就听见了韩允儿的抱怨,这……



算了,毕竟人家是大明星,算了算了。



苏小小劝着自己,装作没有听见这句话。



谁知韩允儿拉开车门,看见车上的她,立刻露出了无比嫌弃的表情。



不仅没有遮掩,反而说的更大声了,“我说你还真是不要脸!”



我……我怎么了?苏小小捏紧拳头,好不容易才忍下那句,不要脸的是你们吧?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的忍让,换来的却是韩允儿变本加厉的嘲讽。



“一会随便找个地方把她扔下去,我看有些人就是想红想疯了。”



扔下去?想红想疯了?苏小小的火气一下就窜了出来。



“麻烦你搞清楚,又不是我自己要上车的!”



她看了一眼许弋尘,要不是因为他,自己早都拍好照片走人了,也不会被人挤到,还丢人的摔倒,现在还要被人莫名其妙的嘲讽。



“祸害。”



苏小小说的是许弋尘,没想到戳到了韩允儿的痛点。



“停车!把她给我扔下去!”



她朝着司机甩了一句,却忘了这是在许弋尘的车上。



司机征询性地看向许弋尘,但后者早已挂着耳机闭上眼睛,似乎对周围的一切并不在意。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韩允儿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无视过,想发火又不敢得罪许弋尘的人,只能抱着许弋尘的胳膊撒娇道,“好了好了,弋尘我知道你是顾及我在粉丝面前的形象。”



恶心,苏小小面露不屑。



刚好被韩允儿看见,更不愿意放过她,“你什么意思!给脸不要脸?”



苏小小一向爱恨分明,从没有被人欺负到头上的经历,之前是看在韩允儿的明星身份上已经给足了面子,现在被人抢了台词,开口就反怼了回去。



“没什么意思,就是有点想吐。”



“弋尘,你看她,根本就不是我的粉丝。”



韩允儿摘下许弋尘的耳机,不满地娇嗔道,“早就听说有人冒充粉丝制造事端,谁知道她想给我们惹出什么麻烦,千万别是什么……”



许弋尘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苏小小,大方地开口。



“她是我老婆。”



“这怎么可能!”



韩允儿一脸惊愕,指着苏小小,差点没跳起来。



其实苏小小也觉着有些意外,倒不是他说的这句话,而是他怎么会说这句话。



当初说好不对外公布,他怎么就这样说出来了?



苏小小不解地看向许弋尘,后者一脸淡定,似乎并不想对此做出什么解释。



“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弋尘你别开玩笑了,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韩允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抱住许弋尘的胳膊,声音也软了下来。



“出国前领的证。”许弋尘说的云淡风轻,只是不着痕迹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韩允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表情有些一言难尽,狠狠瞪了苏小小一眼。



搞得好像是我愿意的一样!苏小小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再和韩允儿计较。



这件事说来话长,苏家和许家是世交,苏小小的父亲与许弋尘的父亲又是老战友,退役后各自接管家族企业,就定下娃娃亲,她与许弋尘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可惜苏小小的母亲去世的早,苏家也曾多次遭人暗算,苏小小更是在一次劫匪绑架中落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父亲为了她殚精竭虑,家道也渐渐中落了。



好在苏小小总算是在父亲的关爱下渐渐走了出来,性格积极向上,外表阳光软萌,不说是绝世佳人,但也是妥妥一枚元气美少女。



她瞥了一眼许弋尘,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就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个男人。



外界都说他是绝世美男,气度不凡,其实腹黑毒舌还小心眼,也就只有一副皮囊好看了,私下挥金如土不说,还是一个阅女无数的花心大萝卜!



要不是父亲临死前非要看见他们扯证,她死都不愿意嫁给这个混蛋!



把韩允儿送回家,苏小小终于忍不住开口讽刺道,“哎呀,你说我们许大少爷不在国外招蜂引蝶,非要跑回国招惹我,我是该表现出受宠若惊,还是应该让你滚呢?”



最后四个字她咬得格外重。



许弋尘却不以为然,忽而漫不经心的一笑,让苏小小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一把搂住了苏小小的肩膀,暧昧的贴近她的耳边。



苏小小的脸一下就红了,“臭不要脸!”



她下意识就要推开许弋尘,可惜许弋尘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父母下周回国,你作为许家的儿媳,最好少抛头露面。”



他声音很轻,语气也十分欠揍,温热的呼吸吹在她的脸颊,轻浮而挑逗。



要是搁在以前,苏小小早就一巴掌招呼过去了,但现在她完全被这个消息惊在了原地。



她与许弋尘的婚姻原本就有名无实,两人互不干涉,生活到目前为止,也没出现什么不良影响,但许伯伯和许伯母要是回来了,那就不一样了。



至少,她再想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靠拍照为生,是绝无可能了。



唉!苏小小长叹一声,一把推开许弋尘,拿过了自己的宝贝相机。



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个令人心痛的事实。



她红着眼睛,盯着许弋尘,手上拿着死活打不开的相机,怒火蹭的一下窜了出来。



“许弋尘!你这个祸害!”



这一嗓子,害的司机的方向盘都抖了一下。



许弋尘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看着炸毛的苏小小,勾唇一笑。



“这这这……”苏小小不得不承认,他这一笑不说是魅惑众生,也成功的让她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话都说不利落了,“你……你别对我用……美……呸呸呸!”



“我告诉你许弋尘,美男计对我没用!不赔我相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苏小小捋直了舌头,一口气吼完了威胁,试图在气势上压倒恶势力。



然而,许弋尘却是一脸淡定,完全不受影响。



“美男计?”他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笑意又深了几分。



“你……”苏小小很想说什么来翻盘,可惜脑袋一团乱糟糟,她绞尽脑汁也没蹦出后面要说的话,突然觉着眼中落下一片阴影,“你别过……唔。”



许弋尘的吻很温柔,混合着淡淡的烟草气息,迷醉了苏小小的心。



她不知不觉就沉溺其中,忘记了挣扎,突然觉着许弋尘将什么塞进她的胸口。



苏小小顿时回过神,狠狠咬了许弋尘一口,捂住自己的衣领,防止那东西掉下去。



“流氓!不要脸!”她红着脸将那东西拿出来,这才发现是一张黑卡。



苏小小有些茫然,她自然是听说过这种银行卡的,只是不知道许弋尘是什么意思?



“你这……”她抬头看向许弋尘,突然看见他唇上渗出的血滴,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甚至忘记了她原本是想揍他一顿的。



“拿去随便花。”许弋尘伸手抹掉唇上的血迹,还带着一脸戏谑的笑容。



“什么?”苏小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许弋尘竟然会这么大方?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感动,就发现许弋尘的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过她的衣领。



忽而笑出了声,“不好意思,我刚才忘记了,你没……”



“许弋尘!你给我滚!”



苏小小将手中的黑卡狠狠砸向那张欠揍的帅脸,趁着红灯,拉开车门就下了车。



她回到工作室,才发现许弋尘的保镖早就等在了那里。



“真是阴魂不散!”苏小小撇了撇嘴,扭头就朝着门外走。



谁知保镖早就看见了她,追上来拦住她,呈上了那张黑卡,“夫人请留步,许总让我把这张卡给您送过来,还让我告诉您,下班后别忘了回家吃晚饭。”



作为本市最专业的八卦工作室,苏小小和同事们都对这种热闹有着生来的敏锐。



这句话一出,大家都围了上来,工作室里瞬间炸开了锅。



“哇!小小你真的是许夫人?”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