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 列车肉欲公车系500章

吃过晚饭后,两人难得享受闲暇时光。苏小小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起电影。

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 列车肉欲公车系500章

许弋尘拿着红酒杯,轻轻摇晃着,仰起脖子,将红酒灌入,动作极致诱惑,随后转头轻吻了苏小小。



“我现在有点难过。”苏小小的头放在许弋尘宽厚的肩上,他牵起苏小小的手,十指相扣,她对着他漏出花痴般的笑容。



平时总是笑嘻嘻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苏小小实际上是一个泪点特别低的人。



看见彼此相爱的男女主角因为一些事误会而分开,一边吐槽着剧情,一边偷偷抹着眼泪。



话语中带一丝威胁。



“以后我们不要误会,不要冷战,遇见什么事情一定要彼此解释清楚。我可不想原本短暂的人生还要充满误会冷战。”



高挺的鼻子,俊俏的脸庞,是怎样也看不够的模样。两个人相互依偎,画面很美好,很和谐。



苏小小突然想起,前些日子在监狱与齐路晨的见面。



略带试探,“嗯……关于齐路晨我想跟你说你可不可以不怪他,他也确实很可怜。”



许弋尘给人的印象总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但内心依旧柔软,“我早就猜到你要跟我谈这件事,我本就没想怪他。等他出狱,我会给他在公司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让他足够养活自己。”



不知道两人以后会以怎样的形式见面,但是能肯定的是,两人心里都没有了怨或恨……



人来人往的街头,苏小小手持相机拍着她认为有趣的新鲜的人或事。



身为娱乐记者,每天像狗仔追着各路明星抢新闻的她,也有着成为社会记者的愿望。



接到孤儿院老师打来电话。



“您好,这里是孤儿院。”苏小小满脸疑惑的听着电话里那位女士急切的话。



“小七留了一封信,说要找爸爸妈妈,你们知道他去哪了吗?现在已经找了他一个小时,也没有找到。也不知道他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找不到了!”



神色紧张的苏小小打断老师的话。她愣在那里,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坏人那么多,一个孩子身无分文,哪里也不认识,被拐走了怎么办!她越想越害怕,吓得差点丢了半条命。



苏小小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许弋尘动用人脉,在网上发布小七的相貌特征,寻找小七下落。



一辆加长黑色轿车停在苏小小身前,车玻璃摇了下来,里面的人是许弋尘。



许弋尘吩咐司机回公司 。找不到孩子跑了一上午,苏小小早已大汗淋漓,她不理解去公司和找孩子有什么关系。



偌大的办公室内里,每一处的设计都简洁大方,干净的让人不敢走进去。



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办公室正中间地面摆了五颜六色的玩具,在这间办公室里显得格格不入。



“许总,您回来了,那我就先出去了!”陪小七拼乐高的爱丽离开了办公室。



小七看见苏小小,连忙跑过去抱住她。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有晶莹的泪珠在闪烁。苏小小摸了摸他的头,“没事了!下次不可以乱跑。”



小七稍稍平缓,“你说过会经常来看我的,可是你们已经好几周没有来了,我害怕你们把我忘掉,所以我就偷偷跑出来找你们了。”



看着小七委屈的小脸蛋,苏小小满是心酸。



工作中的那个男人,对下属总是淡淡的冷冷的语气,,给人距离感,让人不敢有任何反驳。他霸道,果断,而此时,他的每一句话都那样温柔……



苏小小看着办公室里的许弋尘,盘坐在地下的垫子上,陪着小七在画画,不时为小七擦去蹭在脸上的水彩,就像一对父子的日常。



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后,天已经黑了,外面高楼林立,闪烁的灯光给夜晚的城市带来别致的美感。



许弋尘带着苏小小和小七一起来到游乐场。



游乐场是孩子们的最爱,充满童真与欢笑的地方。可是小七却从未来过,世界是不公平的,它没有给小七一个充满幸福的童年,也夺走了父母的爱。



各种游戏设施玩了一遍,苏小小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出发吃饭吧!”



两个人带着小七来到餐厅,许弋尘点了满桌子菜。小七不愿意吃饭,迟迟不动筷子,这可能是小孩子的通病,总是要家长逼着他吃饭。



苏小小夹给小七一些青菜。



小七拒绝道:“我昨天晚上吃饭了!今天难道还要吃?”



“昨天吃饭了,今天就不吃了吗。 ”苏小小笑了笑,小孩子还真是神逻辑!



相处一天下来,仿佛不经意间习惯了三个人的世界,许弋尘觉得有了孩子才确实是完整的家,享受家的甜蜜。



简简单单的日常以及在我身边的你全部幸福。



负责人办公室里。



苏小小一字一句向负责人解释着,希望小七可以每周末来许家住上一天。



负责人痛快的答应了她的请求,毕竟这也是孩子所希望的……



苏小小今天想了很多,小七这是众多孩子中的一个,而她希望更多这样的孩子可以享受到这份幸福。



她转动着手中的圆珠笔,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人——薛祁。可以找他合作,他现在人气那么高,有一定号召力,再者他漫画画的好,可以让他定期来孤儿院教小朋友画画。



“是薛祁吗,我是苏小小,我想麻烦你件事。可不可以做孤儿院的公益大使!”苏小小很少开口求人办事,况且对方还是大名人。



“噗…”响起一阵憋笑声,“你找我,我当然要给面子喽!”



“好,那具体事宜我们约个时间我给你详细讲一下具体安排。”



她既紧张又兴奋,这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有意义的事情,瞬间精力充沛,她觉得找回了原本那个做什么事都像拼命三郎的小女生。



张姐也十分支持这个想法,让苏小小对其进行追踪报道。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秋天。苏小小喜欢秋天,喜欢秋天的模样。



清晨到处弥漫着薄雾,为其增添了神秘感。



一辆黑色豪华轿车徐徐驶近,刮起的风卷起道上的落叶。车门打开,司机从车上下来。



“苏小姐,许总安排我来接您。”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在许弋尘身边工作的任何人,都被训练的说话言简意赅。



二十分钟后,苏小小被带到一个造型室。



这里空间很大,桌子上摆满各种化妆品、闪闪发光的珠宝首饰以及身后偌大的衣架上,各式各样的礼服,让人眼花缭乱。



造型师不愧是专业的,眨眼功夫。 苏小小盘着长发,耳边些许碎发,身着一席红色小礼服,她那白皙又略带红润的脸蛋,俏皮又不失优雅……



看着镜子里的女人,苏小小一时间竟认不出自己了。



“苏小姐,许总已经在外面等着您,您现在出去找他就可以了。”也不知道许弋尘搞什么鬼,苏小小踩着一双漂亮的高跟鞋,不那么熟练地走出去。



帅气的后背,修长笔直的双腿,站在远处,苏小小悄悄走到他身后,抱住他。



他,一直盯着她,苏小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许弋尘轻拨她耳旁的碎发,充满磁性又沉稳的低音在苏小小耳边响起。“老婆,你今天真美!”



苏小小笑笑:“只有今天美?” “今天”两个字,苏小小特意加重了语调。



实际上许弋尘要领苏小小参加聚会,过来的都是许弋尘大学同个学院的,现在的他们大部分都是商业精英,有着自己的事业。



可这样的场合苏小小谁也不认识,又害怕说错话。她不情愿跟着去。



凭什么听他的……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老婆!你必须去!”许弋尘看出苏小小的不情愿。



“我拿你什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我的心啊!”语气里带着一丝挑逗,他将苏小小揽入怀中,她瞬间涨红了脸,“这么多人看着呢!注意点……”



豪华的宴会厅内,悦耳的小提琴曲,金色大礼堂被装扮得光彩夺目,灯光也是恰到好处。



说是聚会,倒不如说是在轻松环境下的一场获取各种自己想得到信息的交流。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目的,或是寻求合作伙伴,亦或是打探市场情况……



苏小小有些漫不经心,这种场合下,她似乎有些拘谨,完全不知道该到哪里说什么话做什么事。



“你就是许弋尘的老婆,我常年在国外,听到他结婚了还是挺不可思议的,现在终于见到你真容了。”



一个面带甜美笑容的女孩将手中的香槟递给苏小小。



这个萌妹,是许弋尘大学学妹,同时也是他的小迷妹,成天观察他的动向,花痴到了极致。



“你以前跟女朋友那么恩爱,怎么就分开了,我还以为你们会……”结婚两个字硬是被她生生咽回了肚子,拨弄拨弄头发,不敢跟许弋尘对视。



实在没想到这个姑娘如此心直口快,苏小小惊讶得差点儿将刚刚入口的香槟吐出来。



这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许弋尘,尴尬的低下头。心想这下毁了,在人家老婆面前说这个话题,自己这张嘴真是管不住。



苏小小脸色显然不是很好,她从不知道除了韩允儿,这个男人还有着一段自己不知道的恋情。



她灼热的眼神扫过许弋尘,她想他会给自己讲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一阵沉默,她明白许弋尘不想提及这段过去,一个她并不存在的过去……



苏小小努力告诉自己有些事情习惯就好,现在她才是他妻子,他的爱人,过去的一切都不必太在意。



“你吃醋啦?那些事都过去了,我不想提……”许弋尘不想苏小小因此而伤心,但那段过去,他实在不想说起。



在这个环境里,苏小小待久了觉得有些闷闷的,实在待不下去了,她想要赶快离开这个让她十分拘束的地方。



可是突然离开一定会使许弋尘非常没有面子,苏小小一时间很为难。摸了摸手包里的手机,抱怨着时间过得太慢了。



一群想借机拉进与许弋尘这个大老板之间关系的人将许弋尘团团围住,许弋尘偏着头看向旁边无奈的苏小小。



“抱歉各位,我太太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先带他回去了!”



许弋尘牵着苏小小走出宴会厅。



“你拉着我去哪啊,这不还没结束吗?”



“去看电影!”



穿着这身去电影院,还不得成为整个影院焦点,还真是跟许弋尘在一起后人生处处有惊喜……



马上到达电影院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电话那头,于嫂焦急的告诉许弋尘老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晕倒了,现在被紧急送往医院。



许弋尘赶紧掉头,向医院的方向赶去,苏小小也十分着急,要是出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病房内许妈妈正在给许爸爸擦着脸,一副担心的样子。



实际上许爸爸的“病倒”只是一个计谋,为了早日抱到孙子。



你爸已经醒过来了,医生说他只是情绪不稳定。看见许弋尘进来,许妈妈招呼他坐在病床旁边。



“你看爸爸现在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比从前,我跟你妈现在看着你跟小小感情那么好挺开心的。嗯……就是我们想抱孙子了……”



苏小小内心没有任何情绪,但依旧微笑应和着有关孩子的问题……



在老宅的这些日子两个人一直是分房睡的,许爸许妈表面上没说什么,其实早就着急坏了。这么一折腾,就是为了两人能不分房。



显然目的达到了。



许弋尘那个人性格古怪让人捉摸不透,房间是完全符合他气质的黑色系,简直不像人住的,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



对于这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许弋尘将一张银行卡递到苏小小面前。“这个给你,密码是你生日,我房间就交给你改造了。什么颜色,什么样式,你说了算!



这个任务苏小小是喜欢的,她很早就热衷于房间的设计,这下她可以大展身手了。



一番折腾下,原本暗黑系列的房间,变得温馨舒适,床头柜上的花更是为房间增添了几分生气。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