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好硬我想要你第一次 上课别穿内裤我方便要你

林嫂也意会到了,哭喊着掩饰,大概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宝贝我好硬我想要你第一次 上课别穿内裤我方便要你

姜羽熙把清洁油不动声色的塞回到袖子里,乖乖的被邱云芝给带走了。



坐上车,她被人蒙上眼睛。



不过她手里的清洁油已经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给泼到车上去了,车子会不停的滴油,沿路应该都会有痕迹,但是具体能坚持到哪里,她就只能看命。



但愿沈千裘并没有对她放松警惕,她身上如果还有监听器,那是最好的。



“听说你跟沈千裘已经有三年了,本事还挺大。”



听声音,邱云芝应该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而她身边现在应该是坐着两个保镖。



“邱小姐此言差矣,你怎么知道是我勾搭沈千裘不放手,而不是沈千裘拽着我不撒手呢?”



邱云芝听了这话却笑了起来:“沈千裘会拽着你不撒手?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是啊,在旁人看来,沈千裘在这种优质的男人确实用不着去找女人,自有女人会亲自送上门。



可惜谁又能想到呢,当初姜羽熙就是被沈千裘给找上了,并且带回了家,一直到现在。



“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了,等有机会了,你自己问他就是。”



“溅人!给我闭嘴!”



那女人动了怒,吼了姜羽熙一声。



姜羽熙闭了嘴,话不能说太多,省得彻底激怒了这女人,吃亏的是她自己。



没过多久,车停了下来。



姜羽熙被他们从车上拉下来,不知道是带去了哪里,不够姜羽熙闻到了一股霉味,并且脚下能踩到松软的泥土。



她一愣,这应该是在郊区的某个地方,而且则四周应该都是泥土和青草什么的。



那她撒出去的那些油还能被找到吗?这是姜羽熙唯一担心的地方。



“啊!”



思绪间,她被人狠狠一推倒在了地上,落下那一刹那。



她连忙背靠地,避免肚子撞到地上。



还好那人没有太用力,姜羽熙并不是特别疼,喊出声也只是为了让他们觉得她被磕到碰到了。



而这个时候,有人扯开了她眼睛上覆盖的布条,姜羽熙看到的是一个废弃的工厂。



这周围潮湿,她趟的这块地方都长青苔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姜羽熙看向不远处的邱云芝。



那女人冷眼看着她,从自己的包包里摸出烟盒,拿了一根点燃,踩着恨天高一步步朝姜羽熙走了过来。



她脸上居然带着笑,走进了之后蹲下:“你不觉得这个地方很适合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姜羽熙眉头一皱:“你以为杀了我,沈千裘就会对你死心塌地吗?他那样的男人从来不会缺女人,杀了我,还有成千上万的女人排队等着,难道你都要杀完?”



“哪又怎么样?就算我杀不了其他的女人,但你一定要死!”



“为什么?”姜羽熙不明白了,她不是沈千裘爱的女人,甚至可以说沈千裘对她从来就没有表现出感情这种东西。



一个被折磨了三年的玩物,却还要被沈千裘的未婚妻给弄死,这未免也太不公了?



谁知那女人却说:“沈千裘这个人你大概还不太了解,从前的他绝对不会让女人靠近他一分,更不要说跟哪个女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可你却成为了这个意外,连我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你却享受了,你说你该不该死?”



姜羽熙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怎么可能?”



那女人把抽完了的烟头拿起来在手里看了看,唇边浮现出一丝笑意,把烟头烧得红通通的那一面朝着姜羽熙的手臂上伸过来。



“你住手!”姜羽熙喊叫着制止,甚至试图闪躲开。



可是那女人的爪牙连忙把她给摁住,愣是不给她一点反抗的空间。



烟头落下的那一瞬间,姜羽熙疼得尖叫出声:“你个溅人!给我放手!”



邱云芝一声冷笑:“还敢骂我?你胆子倒是真的不小,敢骂我的人到现在也数不出几个来,其中你是唯一一个女人。”



姜羽熙被疼痛刺激到了泪腺神经,眼睛红了,怒火冲天却被摁住没办法。



“大老远的回来了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怎么跑到这里开了?”



疼痛快要消失的时候,姜羽熙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沈千裘!



她无力的朝废厂大门那边看去,那个男人背着光,独自一人走了进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全感,姜羽熙放松了,躺在地上喘息,让自己缓和下来。



而这个时候,邱云芝也从地上起身,把烟头随意的往地上一扔,朝沈千裘走了过去。



“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呢,没想到你为了这个女人还敢找过来,真不怕我生气?”



沈千裘搂住邱云芝的腰,把她轻轻往自己怀里一带,她整个人都靠在了沈千裘的怀里:“我过来只是怕你伤到了我的摇钱树,而不是因为别的。”



“摇钱树?什么意思?”



沈千裘微微一笑:“她是我三年前捡回来的,当初姜氏集团倒闭,我看她姿色还不错,又因为仇恨带着几分干劲。你也知道娱乐圈很赚钱,我怎么可能错过这个金窟窿,就把她培养出来给我挣钱,出名了还能送出去当人情。你也知道,男人之间的交际少不了这些东西。”



听沈千裘这么说,邱云芝倒是产生了几分松动:“你以前可是从来不会跟女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我当初吵着闹着要跟你住在一起,你时说你不习惯,怎么换在别人身上就习惯了?”



“怎么?毛刚长齐就急着送过来了?”



沈千裘贴近了邱云芝几分,邱云芝反倒有些羞涩,推开了沈千裘:“少给我耍流氓,一看你就是只喂不饱的饿狼,这女人你估计都动过了吧?”



他居然也不否认:“男人这点东西你也知道,这不是你不在身边,随便找个敷衍一下。现在你来了,别的女人的哪能看得上?”



邱云芝自打出生起就知道自己会嫁到门当户对的豪门里,男人的那些事情他看得很开,只要心在她这里,其他的都可以不管。



不过不管不代表不在意,她看向姜羽熙的眼神里依旧带着敌意。



“既然是你的摇钱树,那我就先把人交给你。不过我先把话说在前头,从今往后你不能再把这个人给带去你家里,否则我会让你这摇钱树夭折了的!”



沈千裘眉头轻皱,只一瞬就恢复了那张笑脸:“这个是自然的,不过是个工具罢了,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说完,沈千裘朝邱云芝的人示意:“把她带到市区里就行了,让她自己去找地方住。”



邱云芝也冲自己的人点了点头,示意照办。



之前把她带来的那几个男人连忙过来把姜羽熙架起来带走。



姜羽熙在这期间能感受到的就是震惊,她没想到不可一世的沈千裘竟然也有低头的时候,对这个姓邱的女人竟然言听计从。



猛的,姜羽熙想到了一个点。



那女人姓邱……



而之前还有个姓邱的老头对她动过手,难道这女人跟那个姓邱的老头有什么关系?



从沈千裘对那女人的态度,和对待邱老的态度,还真是很有可能的。



思绪间,姜羽熙被带走,塞进车里之后直接带去市区,最后被丢在了离市区中心不远的路边上。



她身上穿着的是居家的衣服,也没有化妆什么的,最主要的是身上没有通讯工具,也没有钱,这要她怎么找地方住。



“哟!这不是前不久尾巴翘到前天的姜小姐吗?怎么现在穿着睡衣就上街了?”



姜羽熙还没想到办法,转头竟然看见了冯淑敏。



冯淑敏带着墨镜,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还带着一顶帽子。



她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周围的人是没办法把她给一眼认出来,但姜羽熙跟她是死对头,自然是一眼就把她给认出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这里可是市区,我来逛街不行吗?”



如果冯淑敏不那么说,也许她会相信,可是这么说了,姜羽熙反而觉得很奇怪。



因为这虽然是接近市区的地方,但这附近都不是什么大型商场,而且这些商铺卖的都是一些中下消费水平的衣服,根本就不是冯淑敏这种人来消费的地方。



也就是说,这压根就不是什么巧合,冯淑敏就是在这里等着她的。



“那个姓邱的女人,是你找来的?”



冯淑敏也不否认,还笑得很猖狂:“人溅自有天收,早知道今天,你之前何必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呢?你如果乖乖的低头,让我出了这口恶气,也许我还能放你一马,可是你这么不识时务,我只能断了你所有的出路了。”



“呵!”姜羽熙笑了起来,这蠢女人居然以为这是在断她的路。



其实现在姜羽熙都想感激眼前这个女人了,要不是因为她把那个姓邱的女人给找过来了,她现在还没有这种逃跑的机会。



“没想到冯小姐还是有几把刷子的,是我小看你了。”姜羽熙故意这么说,让冯淑敏得意一下。



冯淑敏还真是很配合,当真嘚瑟了起来:“笑话!我在这个圈子混了多少年了,岂是你这种人能欧比得过的?你自己没点自知之明,那就只能我来提醒你。”



“是吗?可惜了,我还得感谢冯小姐。沈千裘把我困了这么久,感谢你把我从他的魔掌里给救出来。你可能没想到吧?我早都想从他手里逃走了。”



冯淑敏一愣,脸色沉了下来:“怎么可能?沈千裘那样的男人,放眼全国的女人都巴不得跟他在一起,只要他挥挥手,想要攀附他的女人那么多,你居然会不想?”



如果冯淑敏感受到沈千裘的变态,大概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可惜,我就是不稀罕。”



姜羽熙转身就走,懒得搭理冯淑敏了。



“你给我站住!”冯淑敏一声怒吼,上前来把姜羽熙给拉住:“你以为你现在可以走了吗?我告诉你姜羽熙,在我还没有出气之前,你别想走!”



说完,冯淑敏把她往她车那边拽,喊了一声,从车上下来两个男人。



姜羽熙看形势不妙,而这附近也有路过的行人,想到一个法子。



“哎呀!电影明星冯淑敏当街绑架了!大明星冯淑敏,杀人灭口啦!”



她喊得特别大声,确实吸引了许多路过行人的目光。



姜羽熙反应很快,连忙指着面前的冯树明:“就是她!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影视明星冯淑敏,大家快过来看!”



“好像真是冯淑敏……”



好些路人都朝冯淑敏看了过去,大热天戴帽子又带墨镜的,把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可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好多人都凑过来看了,冯淑敏赶紧示意她的人:“还不快把人给我带车上去!”



两个男人立马动手,而姜羽熙却顺势坐下,用自己的身体来拖延住:“冯淑敏!绑架是犯法的,杀人要长命,你休想把我带走!”



本来就已经很多人凑过来了,一看这个架势,纷纷指指点点的。



冯淑敏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趁着事情还没有闹大,她赶紧让她的人松手:“赶紧走!”



姜羽熙被他们丢下了,冯淑敏带着自己的人直接离开了。



而这个时候,有路人把她给认出来了:“你不就是前几天在新闻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冯淑敏未婚夫的前妻吗?”



这一串的关系说的有些复杂,但是只要看过新闻的人大概都能听到得明白。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