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深点小说 岳抬高腿让我进全文阅读

她满心欢喜的起来,穿着睡衣就冲到楼下去,想给自己的丈夫一个拥抱。

爽⋯好舒服⋯快⋯深点小说 岳抬高腿让我进全文阅读

可是当她看到郑锡元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怎么会……”



郑锡元身边的冯淑敏一袭红色修身晚礼服,精致的限量款包包,脚下踩着跟天高,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姜羽熙。



“锡元,我就不过问了,你自己处理吧。”



冯淑敏混娱乐圈的,最近被捧得很红,刚拿下了电影奖项,如日中天。



姜羽熙在跟郑锡元结婚的晚宴上见过她一次,没想到今天晚上,她居然被自己的丈夫给带回来了。



“锡元,这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姜羽熙心里像绷紧了一根弦,乞求郑锡元千万不要说出她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然而郑锡元根本就懒得跟她解释,松了松自己脖子上的领带,冰冷的眸子看着她:“收拾东西滚。”



“什么?”姜羽熙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你让我滚?”



“不然呢,你觉得我是在跟谁说话。”



虽然郑锡元对她的态度一直都不太好,可从来不会对她说这种话,她也一直抱着石头可以焐热的想法。



“我才是你的妻子,你如果这么做,我父母和你爸妈都不会同意。”



郑锡元一声冷笑,薄唇微微上扬,笑容里却都是蔑视:“还想拿姜氏集团来压我?我告诉你,姜氏集团已经破产了,你现在什么都不是。我劝你识相的话自己收拾东西滚,否则你就等着受罪。”



“你说什么!我爸妈怎么了,姜氏集团怎么了?”



郑锡元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姜氏集团因为资金流动问题停止运营,股东撤资,已经是一副空壳。至于你父母……”



他笑得更加开心:“当然是受不了这个打击,今早就双双自杀了。”



“你胡说!我都没有收到消息,不可能的!”



她克制住自己的慌张,用座机拨通父母的电话。



嘟嘟嘟……



都是无人接听。



姜羽熙绝望了,父亲做生意从来手机不离身,绝对不可能一直不接电话。



“你当然收不到任何消息,只要我不想让你知道,你就绝对不可能知道。”郑锡元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刚才那副冰冷神情。



姜羽熙看着这无情的男人,实在不愿意相信自己满心欢喜嫁的丈夫是这样的。



“郑锡元,我和我爸妈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



他冷漠的启唇:“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如果不是你父母逼迫,我爸妈不会妥协让我娶你!我最爱的人是淑敏,是你父母棒打鸳鸯让我们分开,所以你们有今天的下场都是活该!”



姜羽熙了笑了起来,冷眼看着郑锡元和坐在沙发上一脸悠闲的冯淑敏:“我明白了,你们处心积虑等到今天,就是在谋划怎么把姜氏集团搞垮,这都是你们干的吧?”



她只是猜测,多希望郑锡元否认,那样她还可以安慰自己。



可是他没有,甚至回了她一个张扬的笑:“要怪就只能管你父母蠢,引狼入室,自作自受!”



这一刻姜羽熙对这个男人再也爱不起来了,只要想到父母的死是因为他,姜羽熙就恨不得把郑锡元给掐死。



“我跟你拼了!”



啪!



姜羽熙的力气对郑锡元来说弱小得跟蚂蚁没什么区别,一巴掌就把她打趴在地上。



“不自量力,我给过你机会好聚好散,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郑锡元把保镖叫了进来,指着门外吩咐:“带去凯撒宫负一楼,别让我失望。”



姜羽熙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凯撒宫是出了名的娱乐场所,负一楼是权色交易场所,本市没有人不知道的。



他让人把她送去那里,难道是?



“郑锡元你疯了!”



“别这么大呼小叫的,你应该谢谢我才对。嫁给我这么久了,都没让你尝到情欲的滋味,是时候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放开,唔…唔唔……”



想要挣扎喊叫,嘴却已经被人给捂住了。



两个保镖把姜羽熙捆起来,扔到轿车后备箱,很快把她带到了目的地。



他们是从地下停车场进入的,周围没有人看见。



姜羽熙被麻袋笼住身体,摇摇晃晃的被带进了一个未知地点。



麻袋被人取下来,入眼的是四五个光着膀子的粗壮男人。他们一个个朝她走过来,姜羽熙已经能预想得到后续了。



“唔唔…唔……”



被捂住嘴的姜羽熙根本喊不出来,绝望的眼中蓄满了泪水。



就在其中一个男人要触及她的时候,砰的一声,似乎是门被人打开了。



五个男人纷纷朝门那个方向看过去,两个穿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沉声道:“沈少要这个女人,识相的现在就滚!”



听到“沈少”的名号,这几个男人犹豫了几秒,最后陆陆续续的离开。



两个西装男人对她也十分不客气,不说松绑,直接架着她,带到了凯撒宫顶楼的VIP包厢里。



跟其他包厢不同,这间包厢没有莺莺燕燕,更没有灯红酒绿,只有一个男人站在里面背对着他们。



“沈少,人已经带来了。”



那个男人听见声音之后回头,在包厢暗淡的灯光勾勒下,他的五官变得更加立体。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一双眼睛深邃不见底,就像地狱来的使者,神秘而不可侵犯。



“你们出去。”



他淡漠的一句话,却透着威严,两个西装男人连忙撤了出去。



姜羽熙猜想他来头不小,怯怯的问:“你,你是谁?”



他没有回答姜羽熙的问题,而是一步步的朝她走过来,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庞:“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也是能改变你命运的人。”



姜羽熙不明白他的意思:“你为什么救我?”



他依旧不回答,反问姜羽熙:“想报仇吗?”



面对这个问题,姜羽熙没有丝毫犹豫:“想!”



三年后。



剧组正如火如荼的拍摄《职场生涯》电影女二的戏份。



即便冯淑敏演的是女二号,剧组里不少人围着她,毕竟有名声在。



“冯姐,您说导演和制片方是不是脑袋秀逗了?您这么好的条件,名气也在这里摆着,居然让您演女二号。”



“就是,我听说女一是个新人,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冯淑敏心里得意,表面却装得很谦虚的样子:“话不能这么说,这部电影不管是导演也好,编剧、后期也好,都是国内最顶尖的。跟最顶尖的团队合作,不能拘泥于角色的分配,只要是好电影就可以了。”



“还是冯姐大气,我倒要看看那个被内定的女一号是个什么货色。”



有人在这个时候插了句话:“你们可别乱说人家的坏话,女一号来头不小,听说是长盛集团要捧的人。这两年长盛转战娱乐圈风头正盛,还是少说两句的好。”



冯淑敏眉头一皱:“哪个长盛?”



“冯姐您不是在说笑吧?当然是那个旗下产业占据国内半边天的长盛啊,还能是哪个?”



她当然知道长盛的名号,但是不敢相信到长盛会去捧一个新人。



“来了来了!”



人群里面有人提醒,好像是说女一号要到场了。



剧组一百来号人,所有目光都在入口处,人人都好奇这个空降的女一号是谁。



镶满水钻的高跟鞋先印入众人的视线,随后是修长的白皙的双腿,盈盈一握的细腰。



当冯淑敏看清楚她的相貌时,整个人都懵了。



姜羽熙也在人群中寻找到了冯淑敏,面带微笑的走了过去。她满怀自信,冷傲的气质险些让冯淑敏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冯小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直到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口,冯淑敏才确信没有认错人。



这一次换姜羽熙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明明面带笑容,目光之中却尽是不屑。



她从里到外都变了,不再是从前那个在郑锡元面前卑躬屈膝的女人,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气让冯淑敏很不舒服。



“确实好久不见,姜小姐。”



冯淑敏故意把“姜”字咬得很重,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我的姜大小姐,您可算是来了。”导演满脸笑容的上来招呼,对姜羽熙是客客气气的:“您的化妆间在那边,我带您过去。”



一口一个“您”,跟对待冯淑敏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之前围着冯淑敏阿谀奉承的那些人,也都变了风向,一个个都上去对姜羽熙嘘寒问暖的,热情得不行。



冯淑敏身边瞬间清冷了下来,她看着姜羽熙被簇拥在人群中的身影,暗暗捏紧了拳头。



换好衣服,化好妆,剧组开始正式拍摄。



第一场就是姜羽熙跟冯淑敏的对手戏,整部戏采用了回忆式的拍摄手法,出场镜头是女主教训昔日背叛自己的姐妹。



冯淑敏对自己的演技很自信,想要在镜头面前压制姜羽熙,让在场的所有人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影星。



“开始!”



演员就位,摄像机就位,姜羽熙在冯淑敏正要开口说台词的那一瞬间给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整个片场都安静了。



姜羽熙一点都不慌乱,跟没事人一样说着自己的台词:“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毫不避讳的直视我,先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冯淑敏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捂着脸恶狠狠的瞪向姜羽熙:“你真打?”



姜羽熙手环抱在胸前,得意的笑了笑:“别误会,这是我自己对这部戏的理解,真打才能彰显诚意。再说冯前辈的敬业是出了名的,想必一定愿意为了戏委屈一下吧?”



“你……”



“卡!”导演在这个时候喊停,不去说姜羽熙,反倒是把冯淑敏说了一顿:“假的真不了,姜小姐对这个镜头的理解没错,继续!”



一向被人捧在天上的冯淑敏,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被打了还要忍气吞声,她冯淑敏的字典里就没有“憋屈”这个词。



“你们……”她把手里的文件一扔:“我不拍了!”



导演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不拍可以,那就让你们公司准备好违约金。这角色想拍的人挤破头都进不来,真把自己当根菜了。”



娱乐圈的美女演员如雨后春笋一样层出不穷,冯淑敏虽然还有点名气,但早都不如三年前那么火了。



她心里明白,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对她没好处。但是她唯独不能接受的是,她的对手竟然是曾经的手下败将。



冯淑敏怒瞪了姜羽熙一眼:“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转身走出场景,朝化妆间去了。



两个助理在后面跟着,冯姐冯姐的叫。



姜羽熙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冷笑一声,身边的助理和工作人员又是递水,又是捶背的,把她当女王一样供着,谁也不去关心被气走了的冯淑敏。



三年了!



她已经把蛮横不讲理的女霸王形象演绎得炉火纯青,人人都把她当做不能亲近的刺猬,只有她自己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只能独自舔伤。



“姜小姐,沈总来了!”助理凑到她耳边告知。



姜羽熙浑身一颤,对那个男人,她始终是恐惧的:“我知道了。”



硬着头皮还是得去见,姜羽熙被助理引导上了一辆车,车门应声关闭。



男人斜睨了她一眼,冰冷的眸子里不带一丝情绪:“才让你得意了一天,你就忘了自己的本职了?”



“我没有!”



姜羽熙没有废话,伸手去解开他的裤头,把头埋了下去……



当初她以为自己遇到了救世的天神,谁知道却是坠入另一个深渊。



沈千裘给她所有她想要的,却也无情向她索求,在他眼里,姜羽熙不过是一件玩具罢了。



他更像是上帝,把姜羽熙为了报仇做出的所有努力当做是戏,并乐在其中。



完事之后,他抬起她的下巴,神色迷离。



“技术有待提高。”



姜羽熙猛的把头偏到另一边:“你答应我的事情不要食言。”



沈千裘眉头一皱:“我最讨厌女人在完事之后跟我讲条件。”



“我只是提醒沈总,这是你之前就答应过我的。”



沈千裘冷笑,再次抬起她的下巴,冷冽的眼神仿佛能冰冻周围的一切:“你放心,只要你足够听话,答应你的,我都能做到。”



说完,他松开姜羽熙的下巴:“滚!”



姜羽熙被他捏得生疼,却也不敢叫唤一句,乖乖的下车离开。



这个男人一直喜怒无常,有时候对她关怀有加,有时候想方设法的折磨。但是有一点一直让她很奇怪,即便他想尽一切办法来满足他自己的需求,可却从没有真正的要了她。



再回头看,沈千裘的车已经走远了。



之后,姜羽熙都在剧组里拍摄自己的戏份,一直忙到下午。



四点过的样子,助理收拾东西准备带她离开。



上了保姆车,一个尖锐的未知物抵在了她和她助理的腰间。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