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人

孟苏榆年纪小,却也见过大场面,并没有当场被吓退,瘪瘪嘴反驳道:“这又不是你家,凭什么我不能来?”

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人

张若清冷笑:“当年你走的时候说过什么话你忘了?需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



“你有完没完,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非要一直抓着不放吗?!”孟苏榆带着哭音,空旷的大厅人满为患,却几乎只能听见两人的声音。



张若清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咄咄逼人道:“就怕你贼心不死!”



昨天在顾晚晴面前张牙舞爪的孟苏榆,此刻面对张若清,倒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敢怒不敢言。



顾晚晴站在人群里冷眼旁观,不料还是被波及到了。



孟苏榆慌不择路间瞄到她,像是突然抓住救命稻草,指着她直接大喊:“我现在跟齐宇在一起,你要找就找她,这个女人才是你要担心的!”



顾晚晴吓了一跳,一瞬间以为齐宇把事情告诉了她,可下一秒,孟苏榆又说:“她明知道我和齐宇有婚约,还故意插足,谁知道她是不是跟容十也有一腿!”



顾晚晴:“……”



感情她就是躺枪。



张若清看到顾晚晴,表情鄙夷:“那是你们的事情,不要随便牵扯上阿十。再说物以类聚,你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招惹上小人。”



孟苏榆咬着唇不甘心地喊:“你为什么一直针对我,我当年不懂事,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再纠缠容十了还不行吗!我真的不想再去那种鬼地方了……”



孟苏榆说着哭了起来,脸上精致的妆被眼泪晕得狼狈不堪。



张若清哼笑道:“最好是这样,如果让我发现你还敢纠缠他,就不只是出国这么简单了。”



孟苏榆恨得几乎咬碎牙,却不敢再说什么。



这时老一辈人才姗姗来迟,走形式一样说了几句打圆场的话,这场闹剧才偃旗息鼓。



张若清出了一口恶气,神清气爽,转头一看发现容十还没来,脸又黑了。



“伯父,阿十怎么还没过来?”她找到容父。



容父摆摆手:“别提了,又睡过头,这小子私底下就是这么不受管束,你多体谅。”



张若清善解人意地笑笑:“没关系,我跟他认识这么多年,早习惯了。”



这边顾晚晴被曾湘晴拉到一边:“你跟齐宇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人家根本就不承认我这个女朋友,是我一厢情愿还顺带背了个小三的名声。”



曾湘晴一脸同情:“你也是倒霉,偏偏招惹上这种人。”



顾晚晴:“怪我咯?”



“不过你也别担心,他们这几家的关系本来就剪不断理还乱,你这种小人物,估计很快就会被遗忘,哈哈哈!”



“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损我?”



曾湘晴笑得更促狭:“当然是在安慰你。不过我说的确实是实话,像他们这种大家族,哪个人手底下还没几条无辜性命,你可千万别成为其中之一。”



顾晚晴一听,脸色陡变:“什么意思?”



曾湘晴以为她是在害怕,忙解释:“我说笑啦。你真信了?”



顾晚晴扯了扯嘴角:“挺好笑的。”



“你不是吧,真这么害怕?现在是法治社会好不啦?”



顾晚晴摇摇头,显得又些心不在焉。



她随口敷衍两句,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



冰凉的水扑在脸上,顾晚晴觉得脑子瞬间清醒不少。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寻找当年害死她父母的凶手,甚至不惜出卖曾经最爱的人,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



可是直到现在,却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她不得不怀疑,这些年的选择,现在自己走的这条路,到底是对是错。



“顾晚晴……”一个声音打断她的沉思。



顾晚晴抬起头,透过睫毛上粘着的水珠,看到张若清那张傲慢的脸。



她随手抽了张纸擦掉脸上的水,问:“张小姐有事吗?”



“我突然觉得你还真是特别敬业,每一次这种场合,都少不了你。”张若清语带暗讽。



顾晚晴假装听不懂:“接到洛董的邀请就来了。”



“上一次见到你,你还是齐宇的女朋友,这才隔了多久,就变成陌生人了?”



“张小姐的意思我不明白。”顾晚晴脸色稍冷。’



张若清说:“我刚刚在外面看到齐宇,你不去打个招呼?”



顾晚晴淡淡道:“不用了,前任见面,难免尴尬。”



“恐怕不是前任这么简单吧?”张若清说,“我可听见不少人在传顾小姐的分手场面闹得很难看啊!”



顾晚晴微微抬了抬眼,从善如流:“情侣分手的场面自然不会很好看,想不到张小姐也是喜欢听八卦的人。”



张若清皱皱眉:“我只是觉得,大家在这圈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关系太难堪岂不是自讨苦吃?”



“原来张小姐是在关心我,真是多谢。”顾晚晴说,“不过这件事我有分寸,就不劳张小姐费心了。”



“关心?”张若清嘲讽地扬了扬嘴角,“顾晚晴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我是在警告你。”



这是顾晚晴连续第二次被人说自作多情,她突然有点啼笑皆非:“警告?我何时得罪了张小姐?”



“你心知肚明,本来你这样的人我不屑与你打交道,但孟苏榆的话放在那里,我不得不多说两句。”



张若清目光陡然变得阴冷,像是恶鬼一般,紧紧扣住顾晚晴的喉咙,“别去招惹容十!”



那目光仿佛如有实质,顾晚晴顿时觉得呼吸都紧了一下,但面上还是维持着平静:“孟小姐对我有偏见,她的话张小姐听听也就算了,难道还要一句句去证实?”



“我不是相信她,我只是不相信你。”张若清打开水龙头,水珠滑过她鲜红的指甲,“像你这种人,最好有自知之明,不是什么男人,都可以碰。你跟多少男人搞过我不管,但这里面,绝对不能包括容十!”



明明外表光鲜,吐词却依旧这么庸俗不堪。



顾晚晴突然感慨,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好比天与地,有时却也只是毫厘之间。



现在的张若清,除了外面那身华丽的衣袍,跟菜市场那种泼妇,又有什么区别?



“你听见我的话没有!”顾晚晴不合时宜的走神让张若清更发火冒三丈。



顾晚晴并不想插足任何人的感情,但容十,她确实不能放手。



“张小姐,你冷静一点。容先生是成年人,有独立思想,我想他也不希望事事都由你插手。何况他那么有魅力,街上觊觎他的女人那么多,你还能逐一警告不成?”



张若清闻言更怒:“我是他的妻子,自然有义务维护我们之间的感情!顾晚晴,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你这种人,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滚出这个圈子!”



顾晚晴神色如常,语气却嘲弄:“只是一句忠告罢了,我不会这么不识趣,去招惹一头老虎,看看孟苏榆的下场,我可不敢造次。”



张若清见她妥协,不免得意:“你知道最好,我劝你趁早滚回你的贫民窟,别来这种地方丢人现眼。”



顾晚晴:“……”



她很想说我不住贫民窟,但转念一想,张若清这种眼睛长在头顶的人,估计觉得B市除了别墅区,三环以外都跟贫民窟没两样。



“张小姐说完了吗?”顾晚晴将纸巾丢进废纸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恕我不奉陪。”



这是曾湘晴冲进来:“你怎么这么久,宴会要开始了!”



张若清冷眼看向她:“你又是谁?”



“我是……”曾湘晴咽了咽口水,“谁,不重要。”



“好了,我们走吧。”顾晚晴走过去,拉住曾湘晴往外走。



走出洗手间,曾湘晴还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刚刚怎么回事?你们在吵架?”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们在吵架了?”



“明显气氛不对好不好!”



顾晚晴眸色微深,表情有些高深莫测:“只不过是她单方面在警告我罢了。”



曾湘晴:“警告你什么?”



“你觉得呢?”



“不会是让你不要接近容十吧?”曾湘晴瞪大眼睛,“我说,你和容十之间,不会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



顾晚晴表情不变,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个头!”曾湘晴气愤,但话锋一转,又说:“虽然说你交过很多男朋友,但我总觉得,你应该不是那种人。”



顾晚晴扬了扬唇角,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



她抬头看向中心人群,看到了容十,一脸漫不经心似睡非睡,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眼睑半垂,脸上带着一点敷衍的笑容。



顾晚晴正出神,突然听见旁边有人说:“哟,这不是那谁嘛!听说刚跟齐宇分手,也不知道找好下家没有?”



她转过头,对上一张浓妆艳抹的脸。



“她那明明是被甩,还是小三插足,上位不成反被虐!”另一个女人尖声讽刺,“也不知道怎么还有脸过来,要是我,估计难堪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顾晚晴认出这两个女人,是上次参加容十订婚宴时在洗手间偶遇的那两个,上回被她打脸,现在逮着机会就想要落井下石。



她不觉得生气,只是觉得好笑。



顾晚晴还没说话,一旁的曾湘晴看不过眼,反唇相讥:“那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丑,没有男人看上你,所以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



“说的又不是你,你插什么嘴!”陆婷脸憋得通红,“我才不屑跟她一样,做什么不好,非得插足别人的感情!”



“你口口声声说别人是小三,你有证据?”曾湘晴一脸嫌弃,“空口无凭,不顾场合,你跟个泼妇有什么两样?”



陆婷怒道:“这里谁不知道她的事情,还要什么证据?我真就不信了,就顾晚晴这种人,还有人替她洗白?!”



曾湘晴还想反驳,被顾晚晴一把拽住,“好了,今天是洛董的生辰,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放肆的地方。”



陆婷一听,更加愤怒:“你敢做还不敢让人知道?我今天就让所有人看看你的真面目!”



她话音刚落,洛家主人就闻声走了过来:“你们在吵什么?”



顾晚晴听到这个声音,身体猛地僵硬了一下。



曾湘晴察觉到她不对劲,忙问:“怎么了?”



“没什么。”顾晚晴恍惚地摇了摇头,抬起眼看向来人。



洛子祺的视线在她们身上环视一周,最后落在顾晚晴的脸上,神色如常,仿佛根本不认识她。



“你们要吵到外面去,不要在这里影响别的客人。”



陆婷委屈地眨着眼:“洛少,我是婷婷,你不记得我了吗?”



洛子祺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抱歉,恕我眼拙。”



顾晚晴搁在身侧的手轻轻捏了捏拳头,手心泛着潮湿,好像从心里流出来的泪。



陆婷不甘心:“洛少,刚刚是这个女人先招惹我们,你应该赶她出去!”



“你有病吧,明明是你先出言不逊!”曾湘晴怒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陆婷一反之前的嚣张,整个人顿时柔弱起来,“洛少,你相信我,顾晚晴这种女人压根不该出现在这里,平白拉低了我们的档次!”



洛子祺眉头微蹙:“这里所有的客人都是由我父亲发帖邀请,我自当一视同仁,如果你非要在这里惹事,那就请离开。”



陆婷一愣,目光看向四周,都是对她的不赞同,一时间怂了,不敢再说话。



这时摆脱一众长辈的容十也溜了过来,看见这场面,又看见站在一旁低着头,情绪低落的顾晚晴,顿时起了逗弄的心思。



“洛少这是在跟谁发脾气?”



顾晚晴听见他的声音,抬起头略带警告地看了他一眼。



容十没搭理她,自顾自地跟洛子祺交谈起来。



“让容总见笑了,只是客人之间起了一些小摩擦。”洛子祺像个尽职的主人,全程一板一眼,丝毫不落人话柄。



顾晚晴有些心酸地想,他以前从来不这样,那时候的洛子祺,会对她笑,会在她难过的时候费尽心思地哄她开心,从来不舍得跟她生气。



他是她记忆中最珍惜的少年,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侧脸。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